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北京周末诗会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3P行必有我师:多少年来一直流行着这样的说法:只有在潮水退下去之后,人们才能发现谁在裸泳。现在,重庆掀起的这股大潮已经退的差不多了,趴在海滩上那些还光着屁股的学者,是不是该抓紧穿上你们的裤子了。
   
   pyp :潮水已经退去,这些教授还光着屁股趴在海滩上,怎么办啊?

   
   檐下风铃:所谓文人学者如果看不清历史大的趋势,而去附颜趋势投机取巧只能叫识字人,
   完全谈不上是知识分子。
   什么是大的趋势:以一战时期为例,天下皇冠纷纷落地,人民要民主,国家要独立
   就是大的趋势。
   现代什么是大趋势,民主化,普世价值才是大趋势,才是历史的必然走向,
   附颜趋势,为了蝇头小利去投机取巧,为逆势而动的文革余孽张目,必然
   被万民所唾弃!
   知识分子必须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必须要看清什么才是为国为民的正确道路,
   如果一时半会看不清的话,就要寻找历史潮流的大趋势,跟着普世价值走,
   就肯定没有错,可能有一时的挫折甚至巨大的代价,但你无愧于知识分子的
   名称,你有你自己的独立人格,而不是猪狗不如的独夫民贼的师爷和管家。
   
   shixun:这帮文痞该清退赞助款啦!!!!
   
   
   
   荣剑:  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清华大学教授崔之元是新左派的领军人物,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当过教授,以一篇重新论述“鞍钢宪法”的文章声名鹊起,对中国改革前的制度安排及其合理性有充分的认可,认为中国第二次思想解放的重点将不再是对保守派的简单否定,而是着重在扩大制度创新的想像力空间,寻求各种制度创新的机会。他所谓的“制度创新”,主要是对毛时代的制度遗产的重新挖掘和整合,而他的理论依据则是美国“新进化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和“批判法学”那一套说法。这个整天掉洋书袋的学者,几乎没有什么中国历史意识,但这并不妨碍他为中国开出一系列药方,尤其是为重庆模式作出一系列论证。他对重庆模式合法性的论证,主要来自于乔治、米德和葛兰西所给予的三个理论视角,除此之外,他还会引用一大堆洋人名字,用他们在某个地方说的一些话来为重庆背书。这是一件让我极度困惑的事情,难道重庆模式的合法性只能来自于洋人的说辞?通过洋人的逻辑和方法,崔之元证明:“如果说深圳和上海分别是中国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象征的话,重庆则展示了21世纪头十年中国的发展势头”。
     崔之元的清华同仁李希光教授,是传媒领域的专家,曾在华盛顿邮报做过五年访问记者,回国后因强烈批评美国媒体妖魔化中国而名声大噪,他与人合写的题目为《重庆梦与中国模式》一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内部文稿》2010年第四期。该文据说得到重庆最高领导的高度重视,其中有些说法可谓前所未有。它的一个核心说法是:“20世纪后半叶,美国创造了一个梦想之地。今天,中国模式及重庆实践将继美国之后成为另一个梦想之地”。在李教授看来,重庆的意义在于它具有某种普世价值,“‘中国道路’或‘中国模式’及‘重庆实践’,将为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渴望经济发展的国家带来实在的政策影响。未来关于政治经济的学术讨论中会加上新的一章——重庆案例能够为如何利用政府和市场,并同时为消除它们的极端情况提供很好的借鉴”。为了让人们对此有更广泛的认同,李希光还写了一个名为“重庆故事”的通俗版,认为“重庆故事”清晰地表达了中国未来发展的理念和奋斗目标,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未来的信心,建立了一个道德高地,在这位教授看来,“重庆故事不仅是每一个重庆人的梦想,也是全中国大多数人的梦想。重庆故事是一个能够打破话语障碍、激发共同兴趣的话题,因此理论工作者和新闻工作者要勇于参与观念的竞争和故事的竞争,要讲好重庆故事”。
     王绍光教授也是一个著名教授,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清华大学长江讲座教授,1993年和胡鞍钢合作共同撰写《中国国家能力报告》,影响深远,是一个公开主张国家主义的学者。在为重庆撰写的文章中,王绍光的修辞能力比李希光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提出了“中国社会主义3.0版”这个概念,一时显得高屋建瓴,出语不凡。在他的描述中,改革以前的中国社会主义是1.0版,谓之“匮乏阶段”;改革以来三十年,中国发展出社会主义2.0版,谓之“温饱阶段”;现在的重庆模式,则代表着中国社会主义的3.0版,进入“小康阶段”。为了证明这个说法的合理性,王绍光尽显其学术能力,引经据典,图文并茂,注释近百,看似无可辩驳。今年3月15日,在重庆书记已经被免职的情况下,由王绍光教授主持,邀请北京大学教授潘维在重庆大学举行报告会,演讲“当代中国的‘体制’问题”。潘维一如既往,批判普世价值,宣扬“中国模式”的制度优势,认为它代表着一种“特殊而且出色的利益平衡形式”。
     以“三农问题”研究而知名的温铁军教授,对重庆模式也极其关注,他的总结也有别开生面的地方,把重庆的几项经验概括的简易明白,朗朗上口,“什么集中力量干大事”,“两大资本的扩张是重要突破”,“三项运动推动四个转型”,“落实五大目标”,等等。最后对重庆经验的总结是:“重庆经验的意义在于:第一,它可能走出西方发展主义的巢臼,因为它从亲资本体系转向了亲民生体系。第二,它把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和土地制度创新性地结合起来。第三,重新塑造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第四,增长理念转变,重庆发展从排斥性增长转变成了包容性增长。第五,重庆的探索从一般的所谓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升级到了党的十七大提出的生态文明,重庆现有的五大目标正是向生态文明转型”。按这些说法,重庆实践意义重大,关系中国未来。
     《中国震撼》一书作者张维为教授,据说差不多已跑遍全世界,对世界各种体制多有研究和比较,在《重庆归来话重庆》一文中,惊喜于在重庆已经找到了中国模式一个最典型的样板,断言“重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从硬件和软件两方面来总结重庆的巨大变化,在他的眼里,重庆的市政建设、高楼大厦、村级政府设施、交巡警平台等公共建设,已不输于任何一个欧洲国家,而居民的居住条件已好于香港和日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已经得起国际比较。从“软件”上看,他从几个街上出租车司机的话里,就认定重庆老百姓人心顺,心满意足,对重庆这些年的变化很自豪,对市委市政府的工作评价很高。
     在众多参与总结重庆经验的学者中,那个半调子的经济学家杨鲁军,则以诗人的激情尽情歌颂薄熙来的“千日新政”,他借用电影《日照重庆》为名,写了一篇上万字的长文《日照重庆——薄熙来与重庆模式》,从十二个方面概括重庆经验,认为薄到重庆执政,是“中央英明和意义深远的决定”,称颂薄“以超乎寻常的勇气、智慧,和共产党人无私无畏敢于屹立于时代浪尖的大开大合英勇机敏的执政自觉,上演了一出出波澜壮阔、深得党心民心的精彩活剧。”这些阿谀之词,无异于谱写了新一曲的“东方红”。就是这么一个“学者”,和社会学家邓伟志、某基金会理事长胡锦星等,于2010年11月在上海共同发起“重庆模式”高层研讨会,不仅邀请崔之元等重庆官员宣讲重庆各项经验,而且也广为邀请各路左派人士,其中包括文革时代的大红人戚本禹、朱永嘉和乌有之乡的张宏良。张宏良在这个高层研讨会上发表了主题为《重庆模式证明了中国社会主义仍然具有自我革新的历史能力》的讲话,在这位毛左领袖看来,“薄熙来的‘千日维新’不过是刚刚拉开唱红打黑这第一幕,波澜壮阔的民生大戏还没有完全展开,重庆老百姓就欢呼‘社会主义又回来了’,如果重庆的维新运动能够全部展开,并且能够在全国展开,‘社会主义又回来了’的欢呼自然会响彻整个神州大地,中国社会主义自然能够回归自己的阶级性质和政治基础”。张宏良的这个言论看来并非一厢情愿,从这个会议可以看到新老左派已经携手联合,重庆模式是他们联合的基础。
     奔赴重庆的著名学者远不止上述几位,值得一提的还有来自美国原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校区教授黄宗智先生和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主任张旭东教授。黄宗智在中国制度史和经济史研究领域卓有成绩,据说和王国斌、彭慕兰共同形成了中国史研究的“加州学派”,退休后来中国人民大学执教,也算是衣锦还乡。这回对重庆模式也表现出高度热情,多次撰文予以良好评价。他的切入点是顺着崔之元的话接着说,充分认同崔的洋书袋里的那些说法,认为“重庆所走的这条道路,如果真能成功,是一条具有深远意义的道路。它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道路不同,因为政府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体现了国家促进社会发展来推动经济发展的理念,照顾到多年来被忽视的社会公正问题”。张旭东教授师从美国新马批评大师杰姆逊(詹明信)教授,身份也是显赫,这次是以另一种“学术方式”介入到重庆的场面之中,到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担任院长。他在题为“为什么选择重庆”的采访中,从所谓“总体性时代”开始谈起,话题广泛,涉及文化政治,中国主体性,中国集体性政治认同和文化认同,中国新人和中国模式等不同方面,思想视野很大,预期很高,目标是在重庆建立起一个区别于北京和上海的“第三话语中心”。
     左派的思想资源在重庆汇聚,得到制度整合,形成了极大声势,这在近三十年来的中国地方发展和思想界,均是极其罕见的现象。民粹的毛左,政治的老左和学术的新左,首次在重庆的旗帜下汇成一股共同的洪流,似有不可阻挡之势。在执政党主管意识形态的最高官员去重庆背书之后,重庆意识形态的正统性进一步得到确认,以致引来更大规模“红色朝圣”潮。各类“官学”或具有官员和学者双重身份的一大批要人,纷纷前往重庆,在2011年达到高潮。先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由院长常务副院长亲自带队,各大所的所长和众多学者参加,浩浩荡荡奔赴重庆,召开“共同富裕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讨会”。接着是北京大学,也是由校长和书记一马当先,率大队人马来重庆,大张旗鼓地宣传“市校合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人民大学也不甘落后,校长纪宝成临退休前率队去重庆考察,赞扬重庆是为中国的改革开放“真想事、真做事、敢想事、敢做事”。至于像北京邮电大学,档次和规格都低一些,也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重庆相关人物的高度尊重,聘请其为该校的兼职教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