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北京周末诗会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学渊、小华、向阳
·与其争左右,不如左右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一家之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网
   
   
   这是一只“史上最牛的宠物犬”。当年是罗马尼亚“一号”的齐奥塞斯库,在统治后期,给自己的爱犬“考布”郑重授予上校军衔,从而使这条拉布拉多猎犬成了世上乃至史上级别最高的狗。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原以为这只是比喻比喻的,齐奥塞斯库还真把它拿来给实践了。
   
   “考布上校”与家族统治
   拉布拉多猎犬最初生长在大西洋纽芬兰岛的海岸上,被训练用于在冰冷海面上回收渔网以及搬运的工作;19世纪,拉布拉多犬成为买卖品,于是很快就以猎犬身份进入英国,身份一下子就显贵了,成了上流社会的宠物。为了感谢1978年访问罗马尼亚时齐奥塞斯库的盛情款待,英国自由党领袖戴维?斯蒂尔将这头拉布拉多犬作为礼物送给了齐奥塞斯库。齐奥塞斯库高兴得不得了,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考布”。那是一只黑色小狗,齐奥塞斯库非常喜欢这只狗,与它形影不离。很快,罗马尼亚人提到这只狗时,就称之为“考布同志”。人们看到“考布同志”乘豪华小汽车,穿过布加勒斯特。“狗仗人势”是很有意思的情景,英国大使曾这样描述他的所见:“这只黑狗独自坐在‘达西亚’车后部,仰脸朝天,相当傲慢,黑色的拉布拉多狗常有这种神态。”
   “考布”成为齐奥塞斯库自我世界的一部分。晚上,齐奥塞斯库喜欢与“考布”睡在一起;白天,“考布”生活在别墅12号公寓,里面设施齐全,舒适的床、豪华的家具、电视电话,应有尽有。为避免“考布”孤独,齐奥塞斯库还要求把一只名叫“希罗娜”的黑色拉布拉多母狗送到宫中。人们把这一切都看成是领袖温和、敦厚、迷人的表现。
   一位女仆后来说:“秘密警察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喂狗。有专门医生检查狗食(一种最好的肉)。只有医生尝过后,肉才能喂狗。”既然这头拉布拉多犬来自英国,那么狗食最好也从英国进口。英国学者杰弗里?雷根在《愚昧改变历史》一书中,详细叙述了那荒诞的情形:为了齐奥塞斯库的爱犬,在官方授意下,采购狗食成了罗马尼亚驻伦敦大使的重任;大使每星期都要去一趟圣伯利公司,购买英国狗爱吃的饼干及狗食,然后用外交包裹打包,寄回布加勒斯特……
   对宠物犬“考布”,除了从英国进口狗食、让它威风地乘坐豪华小车,还有什么能让它更加威风凛凛呢?齐奥塞斯库以他天才的思维和宇宙的权力,给爱犬“考布”授予了罗马尼亚“陆军上校”的军衔!这一匪夷所思的决定,让全世界都大跌眼镜,而在齐奥塞斯库的权力圈里,却合乎“规律”。他可不是像有的人给宠物取名“将军”、“上校”玩儿,更不是幽默一把给生活添一点乐趣,而是一本正经动真格。从此,“考布”变成了“考布上校”。
   “考布上校”显然懂得主人和主人的仆人们对它的尊爱,日渐变得勇猛挺拔起来。对有些重大事情,“考布上校”实际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齐奥塞斯库喜欢拆迁与重建,他要建设的是社会主义光辉大道。为了建设一条“社会主义胜利大街”,他大拆布加勒斯特老城,结果有许多老人被逐出自己的房屋,露宿街头,挨饿受冻,有的人甚至自杀了。这些失去家园的百姓,被迫签署了拆毁家园的文件,甚至有些人还要自己承担拆毁的费用。而一切有碍修建“社会主义胜利大街”的建筑物,齐奥塞斯库都将其彻底摧毁。拆到后来,一家名叫布兰科温斯克的医院,成了这条大街上的最后障碍物,它的命运最终是由“考布上校”决定的:
   医院的底层有很多老鼠,职工们为了灭鼠,养了不少猫;有一次齐奥塞斯库去视察医院,他的爱犬“考布上校”发现一只猫并追逐起来—经过一番搏斗,“考布上校”和灭鼠之猫,敌我双方都受了伤,“考布上校”的鼻子已经流血……战斗中的战士被分开了,齐奥塞斯库也愤怒地乘车离去。总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医生们吓傻了,因为他们的猫擅自攻击了总统最宠爱的、属于罗马尼亚军队的一位“陆军上校”!果然,几天后,一纸拆除医院大楼的命令送到了医院。这所每年有5万名罗马尼亚人接受治疗的医院,由此人间蒸发。
   与喜爱自己的宠物犬一样,齐奥塞斯库对族中亲人也是关爱有加,从而在罗马尼亚形成了家族统治的局面。他的夫人埃列娜?齐奥塞斯库是前总理,荣誉头衔是“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埃列娜在政坛上的地位仅次于她丈夫,是党内最高决策机构的成员,并掌管党内人事大权;在政府里,实际上她是“超级总理”。罗马尼亚各级官员都习惯地称齐奥塞斯库为“一号”,其办公室为“一号办”,埃列娜为“二号”,办公室为“二号办”。这对夫妻合作很紧密,甚至后来个人政治危机到来时,埃列娜?齐奥塞斯库这样提醒丈夫:罗马尼亚人民不配接受他的统治;对罗马尼亚人民来讲,他太“伟大”了。
   齐奥塞斯库的小儿子尼库,是地方的党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被指定为接班人。有一只宠物鹦鹉,不知道怎么搞的,总喜欢反复地说“愚蠢的尼库”这句话,秘密警察听闻此事,就去抓了它。这只鹦鹉是齐奥塞斯库一位仆人的宠物—狗狗是宠物,鹦鹉当然也能成为宠物。秘密警察费了老大的劲去审问鹦鹉,可鹦鹉却拒绝回答是谁教了它这句话。最终,这只鹦鹉被秘密警察窒息而死,它把“教唆犯”的“秘密”带进了坟墓。
   齐奥塞斯库的三个兄弟,也都担任高级官员。最有意思的是他的母亲,原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住进了豪华的宫殿庭园中,尽享荣华富贵;可长期的农村生活使她很不习惯现代交通工具,齐奥塞斯库就专门派人在庭园中饲养她喜欢的毛驴,出门走动可以乘坐毛驴,还有大批保镖前呼后拥,不伦不类,让人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对亲人是这般,那么对自己的爱犬“考布”疼爱有加、甚至授予上校军衔,也就不奇怪了。威权统治者都喜欢权力独享,在极端独裁者那里是自己一个人独享,在多数独裁者那里则是家族性独享—这也可以看作是“有限分享”。
   
   绝对权力绝对扩张奢华
   齐奥塞斯库对亲人很亲、对宠物很爱,可对老百姓实行了严酷的警察统治,全国的安全警察多达76万,实际上这是他的“御林军”。这些秘密警察拥有特权,喜欢在暗中把他人给拿下,这从审讯“多嘴的鹦鹉”中可见一斑。有则政治笑话是:秘密警察去钓鱼,钓到一条小鱼后便“啪啪”打了它几个嘴巴,然后严刑拷问:“说,其他鱼躲在哪里?”躲是没有地方的,知识分子和官员如果批评政府,得到的命运是失业、软禁或投入精神病院,与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关在一起,直到无人能区分他们;反对派统统消失了,都被送进医院去治疗“政治偏执狂”、“老年痴呆症”了。1987年发生了一次罢工,组织者全部被逮捕继而统统失踪。谁要申请出国护照,都可能遭到解雇、撤销身份证。政府还规定未经批准不许与外国人说话。而最厉害的一招,就是书刊、报纸、信件一律实行检查制度。许多正直的新闻工作者,被认为患有各种各样的精神病,包括“被害妄想”、“偏执性格”等等。作为一种检查方法,齐奥塞斯库甚至颁布了《大罗马尼亚打字机法》,打字机被视为“危险的机器”,规定擅自出租或借用打字机为非法,谁想拥有打字机,要取得警察的批准。
   极端统治下,罗马尼亚经济的“繁荣”只体现在报告和报表上,于是到处虚报浮夸,作假成风。人民生活极其艰苦,甚至连面包、玉米都要定量供应。1987年苏联领导人葛罗米柯在访罗时,曾参观布加勒斯特一家国营食品店,看到商品丰富,购物者装满了塑料袋。苏联人一走,这些购物者立即把手中的塑料袋交给站在一旁的罗内务部官员。原来排队的人都是内务部指定的,商店里丰盛的蔬菜和食品,也是苏联客人到来前临时摆上去的。1989年10月8日,齐奥塞斯库在未通知手下人的情况下,到布加勒斯特几个大的副食商场视察,看到货架上空空如也,他十分生气,予以严厉批评。两天后,他再到这几家商场视察,看到那里鲜肉、熟肉、奶制品等等花样繁多,十分丰富,他认为是他的“视察”使市场供应发生了变化。可他走后,农副食品又从货架全部撤掉。
   齐奥塞斯库治下的罗马尼亚,成了“国家破产”极端之例。在20世纪70年代,他们借入210亿美元外债,要“发展工业”,那种计划经济的效益如何可想而知;到了20世纪80年代要开始还债,齐奥塞斯库不顾国力,压缩进口,将大量食品、肉类、电力出口到国外,以换回急需的外汇,结果是本国农副产品严重短缺。罗马尼亚冬季严寒,民用煤气、暖气和电力供应不足,老人、孩子受冻生病,医院的病房、产房、手术室得不到适当供暖,正常的手术也无法进行……而齐奥塞斯库自己和其他高级官员却生活在穷奢极侈中,不仅享受政府的“特供”,还拥有豪华别墅、高级游艇等等。
   权力本身有着巨大的可延伸性,威权更是不用说了。威权独裁的发展结果,就是不断地扩大特权,许多荒谬行为都会伴随而生。齐奥塞斯库最喜欢个人专断和个人迷信。他在党内被称为“思想的多瑙河”,被歌颂为“罗马尼亚人民最喜爱的儿子、高瞻远瞩的领袖、伟大的天才、现代社会主义罗马尼亚的建筑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英明领袖、为世界和平与合作而奋斗的坚定不移的战士”等等。他们夫妇的行为,几乎成了罗马尼亚人民的惟一新闻来源,到处是他们的著作、报告、照片,甚至花重金到国外出版齐奥塞斯库选集,营造受到世界人民欢迎的情景。博物馆内有他们的专馆。全国到处都有“齐奥塞斯库万岁”的标语,立在最大建筑物上。他每到一地,官方都要组织成千上万的群众进行盛大隆重的欢迎,群众必须提前几个小时到场,即使风吹雨淋、烈日暴晒也要参加。官方则组织一批政治“拉拉队”,坐在会场前头七八排,齐奥塞斯库讲话时,每隔两三分钟他们都站起来鼓掌、叫好。他每讲一次话,听众都得起立鼓掌、欢呼几十次。
   绝对权力绝对扩张奢华。齐奥塞斯库的兴趣比较广泛,不仅喜欢自己的爱犬,还爱好行宫。集权、极权、皇权环境下,整个国家几乎都属于自己,当然可以到处公开、半公开建设各种行宫。在全罗马尼亚共有40个县,每个县都建有1至2个行宫,行宫戒备森严,老百姓一概不得接近,更不能参观。由于各地行宫建得太多,有的只被使用过两三次,而有的行宫建后一直未使用过。
   权力集团的权力需求、利益集团的利益需求,都是刚性的需求。齐奥塞斯库的建筑最大“手笔”,是1984年下令建造“人民宫”。把首都布加勒斯特市中心老城区的建筑物拆除后,倾全国之力来建设这个“人民宫”。齐奥塞斯库想用这座几乎是世界上最大的“宏伟建筑”,为自己“树碑立传”。“人民宫”有1000多个房间,间间金碧辉煌。从地上铺的纯毛地毯到天花板上的大理石浮雕,无不出自手工。仅大大小小的吊灯,就用了水晶2800多吨。由于太过庞大太过奢华,修了5年一直到1989年剧变骤起,“人民宫”还未完工。在这座庞大建筑里,同样有不少房间从来就未被使用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