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李芳敏144000
·你們這些靠律法稱義的人,是和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了。
·因為在基督耶穌裡,受割禮或不受割禮,都沒有用處,唯有那藉著愛表達出來的
·你們向來跑得好,誰攔阻了你們,使你們不順從真理呢?8這種勸誘不是出於那
·我在主裡深信你們不會存別的意念;但那攪擾你們的,無論是誰,必定要受刑罰
·我恨不得那些擾亂你們的人把自己閹割了!
·弟兄們,你們蒙召得了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憑著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
·肉體所行的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淫亂、污穢、邪蕩、20 拜偶像、行邪術、仇
·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和邪情私慾都釘在十字架上了。
·如果我們靠聖靈活著,就應該順著聖靈行事。26 我們不可貪圖虛榮,彼此
·我告訴你們,因為一個罪人悔改,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樂,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
·我告訴你們,因為一個罪人悔改,神的使者也必這樣為他歡樂。”
·只是因為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我們應該歡喜快樂。’”
·因為使徒教訓群眾,並且傳揚耶穌復活,證明有死人復活這件事,他們就非常惱
·使徒行傳4:4然而有許多聽道的人信了,男人的數目,約有五千。
·他們叫使徒都站在當中,查問說:“你們憑甚麼能力,奉誰的名作這事?”
·這位耶穌基督,你們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神卻使他從死人中復活。
·除了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又看見那醫好了的人,和他們一同站著,就沒有話可辯駁。
·“對這些人我們應該怎麼辦呢?因為有一件人所共知的神蹟,藉著他們行了出來
·我們看見的聽見的,不能不說!
·‘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地上的君王都起來,首領聚在一起,
·求你伸手醫治,藉著你聖僕耶穌的名,大行神蹟奇事。
·全體信徒一心一意,沒有一個人說自己的財物是自己的,他們凡物公用。
·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憎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的行為是邪惡的。
·因為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行自己的意思,而是要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
·你們研究聖經,因為你們認為聖經中有永生,其實為我作證的就是這聖經,然而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
·你們要警醒,要在信仰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14你們所作的一切,
·提多書3:9你要遠避愚昧的辯論、家譜、紛爭和律法上的爭執,因為這都是虛妄
·不要把自己的快樂建在別人的痛苦上,那就是一個很成功的人了。
·就算你們要為義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恐嚇,也不要畏懼。”
·如果神的旨意是要你們受苦,那麼為行善受苦,總比為行惡受苦好。當時進入方
·這水預表的洗禮,現在也拯救你們:不是除去肉體的污穢,而是藉著耶穌基督的
·他們必要向那位預備要審判活人死人的主交帳。
·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8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
·你們要作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領受的恩賜彼此服事。
·你們要是為基督的名受辱罵,就有福了!因為神榮耀的靈,住在你們身上。
·因為審判從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神福音的
·要審判眾人,又要定所有不敬虔的人的罪,因為他們妄行各樣不敬虔的事,並且
·【因一件大衣而死 ! 全无人性的皮草养殖场恶行大曝光!】
·【环保在身边,行动在今天。】
·要保守自己在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
·他能保守你們不至跌倒,使你們毫無瑕疵,欣然站在他榮光之前。阿們。
·2你們可以這樣認出神的靈:凡是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靈就是出於
·這樣,我們就可以辨別真理的靈和謬妄的靈了。
·這樣,誰是神的兒女,誰是魔鬼的兒女,就很明顯了。凡不行義的,就不是出於
·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這是你們從起初聽見的信息。
·凡恨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知道,殺人的在他裡面沒有永生。16主為我們捨
·凡有世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硬著心腸不理,他怎能說他心裡有神的愛呢
·親愛的,我們的心若不責備我們,在神面前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了。
·神的命令,就是要我們信他的兒子耶穌基督的名,並且照著他的吩咐彼此相愛。
· 3當夜,神的話臨到拿單,說:4“你去對我的僕人大衛說:‘耶和華這樣說:
·惡人的道路為甚麼亨通?所有行詭詐的為甚麼都得享安逸?
·耶和華這樣說:“至於所有邪惡的鄰國,他們侵犯我賜給我子民以色列的產業;
·他們如果有不聽從的,我就把那國拔出來,把她拔除消滅。”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這世界和世上的私慾都要漸漸過去,但那遵行神旨意的卻存到永遠。
·但這些人,好像沒有理性的牲畜,生下來就是給人捉去宰殺的;他們毀謗自己所
·直到不敬虔的人受審判和遭滅亡的日子,用火焚燒。
·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戰的。
·你們是自由的人,但不要用自由來掩飾邪惡,總要像神的僕人。
·但你們若因行善而受苦,能忍耐,在神看來,這是有福的。
·看哪,工人為你們收割莊稼,你們竟然剋扣他們的工資;那工資必為他們呼冤;
·淫亂的人哪,你們不知道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所以與世俗為友的,就
·然而你們卻侮辱窮人。其實,那些欺壓你們,拉你們上法庭的,不就是富足的人
·你們應該作行道的人,不要單作聽道的人,自己欺騙自己;23因為人若只作聽道
·唯有詳細察看那使人自由的全備的律法,並且時常遵守的人,他不是聽了就忘記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
·你們要謹慎,如果相咬相吞,恐怕彼此都要毀滅了。
·我是順從啟示去的;在那裡我對他們說明我在外族人中所傳的福音,私下講了給
·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我的幫助,我決不害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希伯來書13:5你們為人不要貪愛錢財,要以現在所有的為滿足;因為 神親自說
·如果我們領受了真理的知識以後,還是故意犯罪,就再沒有留下贖罪的祭品了;
·在這末後的日子,卻藉著他的兒子向我們說話。 神已經立他作萬有的承受者,
·神在古時候,曾經多次用種種方法,藉著先知向我們的祖先說話;2在這末後的
·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磨難、作傳福音者的工作,完成你的職務。
·你也要提防他,因為他極力抵擋我們的話。
·銅匠亞歷山大作了許多惡事陷害我,主必按著他所行的報應他。
·我第一次申辯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支持我,反而離棄我。但願這罪不要歸在他們
·如果有人傳別的教義,不接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純正的話語,和那敬虔的道理,
·其實敬虔而又知足,就是得大利的途徑,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
·有些人偏離了這些,就轉向無意義的辯論,7想要作律法教師,卻不明白自己講
·因為我們聽說,你們中間有人遊手好閒,甚麼工也不作,反倒專管閒事。
·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吩咐勸戒這樣的人,要安靜作工,自食其力。
·這不法的人來到,是照著撒但的行動,行各樣的異能奇蹟和荒誕的事,
·叫所有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不要讓人用任何方法迷惑了你們,因為主的日子來到以前,必定有背道的事,並
·弟兄們,我們求你們要敬重那些在你們中間勞苦的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
·弟兄們,我們勸你們,要警戒遊手好閒的人,勉勵灰心喪志的人,扶助軟弱無力
·要常常喜樂,17 不住禱告,18 凡事謝恩;這就是 神在基督耶穌裡給你們的旨
·不要熄滅聖靈的感動。20 不要藐視先知的話語。
·凡事都要察驗,好的要持守,22各樣的惡事要遠離。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又願你們整個人:靈、魂和身體都得蒙保守
·神的旨意是要你們聖潔,遠避淫行
·神呼召我們,不是要我們沾染污穢,而是要我們聖潔。
·我們若信耶穌死了,又復活了,照樣,也應該相信那些靠著耶穌已經睡了的人,
·又要立志過安靜的生活,辦自己的事,親手作工,正如我們從前吩咐過你們,12
·我們現在照著主的話告訴你們:我們這些活著存留到主再來的人,絕不能在那些
·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那時,有發令的聲音,有天使長的呼聲,還有 神的號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心,貪心就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我耸了耸肩,对他的话,不表示意见。世界上自然有各种不同的人,有的人以为害怕,妥协可以解决问题,有的人则坚持信念、勇敢地和逆境作战,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http://www.tianyabook.com/kehuan/nikuang/hyl/007.htm
   
   第七部 外星人的问题
   

     那白衣人只是道:“我们会引导你去看一些东西,看你在看到了这些东西之后的反应怎样,必须提醒你,当你看到了那些东西,不必用心去记忆,因为不论你的记性多好,我们都有法子令你记忆消失。”
     我很同意那白衣人的讲法,因为他们的确有特殊的方法,可以消灭人的记忆。我已经失了一天,我全然无法知道我失去的一天中,有过甚么经历。
     那种特殊的消灭记忆的方法,以及我突然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这一切,都说明他们有着超人的能力!
     从这几点联想起来,他们不是地球人,似??愈来愈可能了。
     我呆了好一会,才道:“要我看一些甚么?”
     那白衣人的身子摇摆着:“那是无线电视传真,在地球上相当大的一块地方中发生的事,这些事,你可能很熟悉。”
     我对那白衣人的话,感到莫名其妙,我道:“请你说得明确一些,同时,我的问题,你们仍然没有回答:你们来自何处?”
     那白衣人又摇了摇头:“这没有意义,请你不必再问了。”
     我大声道:“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十分有意义,是以我必须要问!”当我讲到这里的时候,我略顿了一顿,然后加强语气地道:“你们来自甚么地方,我想,你们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白衣人发出了一下笑声,也不知道他这下笑声,究竟是甚么意思。
     他坚持着不回答我,我也难以再问下去,沉默了片刻,他才道:“你愿意不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去看一些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
     当他这样讲的时候,我的心中也恰好在想,你不回答也不要紧,我是可以在和你接触之中,慢慢地探知你来自何处。
     要探知这神秘的白衣人究竟来自何处,以及要得到保尔和巴图的消息,我当然非装作和这家伙十分合作不可,是以我点了点头:“好,我们去看,我们怎么去?坐飞机,还是搭潜艇?”
     “不用,就在这里,我们有电视,极大的电视萤光屏,使你如同置身现场一样,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声音。”我呆了一呆,问道:“刚才你说要我去看一些东西,是看电视?”
     那白衣人点头道:“是的。”
     我又问道:“电视上出现的,是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情形么?”
     白衣人的回答,仍然很简单:“可以说是这样。”
     我急速地想着这个问题:他们用甚么法子,使得他们设在此处的电视接收机,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呢?
     照地球上的方式来说(我已经假定他们不是地球人),那么,必须在世界各地,普遍地设立电视摄像站和播送塔,而且,还一定要通过人造卫星的转播,才可以在一个固定的地点,收看到世界上固定地方的情形。
     若是说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人,居然能在地球的每一个地方都设上电视传送站,而地球上的人仍然一无所知,那太可怕了!
     那白衣人道:“请跟我来。”
     他向前走去,我在后面跟着,来到了雪白的墙前,我伸手在墙上摸了一下,以确定这种洁白的建筑材料,究竟是甚么质地。
     但是我却得不到结论,这看来全然是新的东西,它摸上去是温热的、光滑的、像是一块刚被温水浸过的玻璃。在我摸向墙壁之际,白衣人冷冷地道:“你似??十分好奇?“
     “当然是,身处在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没有人会不好奇。”
     “你这话多少有点过分,”白衣人不同意:“有更多的人,来到了这里之后,一点也不好奇,害怕得完全成了木头人。”
     我耸了耸肩,对他的话,不表示意见。世界上自然有各种不同的人,有的人以为害怕,妥协可以解决问题,有的人则坚持信念、勇敢地和逆境作战,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白衣人伸手,向墙按了一按。
     他手上戴着白色手套,在他伸手向墙上按去之际,我注意到他的中指之上,有一团白亮的光,突然出现,一闪即灭,墙上一度暗门打开,白衣人随即向门外走去。
     我仍然跟在他的后面,门外是一个穿堂,一切都是白色的,穿堂的中心,是一条十分粗大的圆柱,白衣人带着我,直来到了圆柱之前,“刷”地一声响,圆柱打开了一个半圆柱形的门,白衣人走了进去,我也走进去,和他并肩站在圆柱之内。
     然后,门关上,我觉得像是在向下降,圆柱内一片银白色。
     在我离开了普娜的吃食店,来到了这里之后,我所看到的一切,全是白色的,这使我不能不问道:“看来,你们似??很喜欢白色。”
     白衣人却笑了一下,道:“你不会明白的。”
     这时,下降的感觉停止,门再打开,我到了一个巨大的大堂之中。
     那大堂像是一个大城市的火车站,上下四面,全是白色,只有在正对着我的那一面,大约有十尺高、二十尺宽的一幅长方形,是银灰色的这是我唯一看到的不是白色的东西。
     大堂中有七个同样的白衣人,坐在一具巨大控制台之前,那具控制台,看来像是一具极其复杂的电脑,上面各种各样的按钮,数以千计。还有许许多多发出白色光芒的小灯,在明灭不定。”
     那七个白衣人并不转过头来,只是自顾自地工作着,那带领我前来的白衣人则将我领到了一张沙发之前:“请坐下。”
     我坐了下来,坐下之后,我正面对着那一大幅银灰色。这时,我才陡地想起,这是电视萤光屏如此巨大的电视萤光屏。
     那白衣人站在我的身边:“请你用心地看,然后,请你合作,解释我们一些问题,因为你是直到如今为止,我们遇到的最大胆的人。”
     我立时试探着问道:“我的朋友,巴图和保尔呢?”
     那白衣人支吾道:“他们很好,但是我们主要的问题,还得要你来解决,因为你……”他停了片刻,像是不如该怎样措词才好,然后才道:“因为你对我们表示最大的疑问的一些问题,可能比较熟悉些。”
     我自然不知道他的话是甚么意思,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所谓“疑问”是甚么!
     那白衣人扬了扬手,道:“开始了!”
     他一句话才出囗,我的眼前,突然感到了一阵目眩,在那一大幅的银灰色中,我突然看到了绚烂的彩色,而且彩色的传真度又是如此之高,我看到了蓝天、白云,然后,我又看到了成千成万衣着绚烂的男女。
     那是一个极具规模的足球场,而一场显然是十分精彩的足球比赛,则正在进行。
     我定了定神,我立即怀疑,那是他们在故弄玄虚,放映一套纪录电影,因为我看到的一切,实在太真实、太清晰了,甚至于有立体感,以致我在刹那问,犹如自己也在球场中一样。
     但是当我回头四顾之际,我却看不到任何电影放映的设备,我还想再找时,我身边的白衣人已然道:“这是巴西的圣保罗大球场,你看!你看!”
     我给他的声音,引得转过头去。的确,那是南美洲。
     因为只有南美洲的足球迷,才会在足球比赛之中,有那样疯狂神情。
     他们不论男女,都在张大喉咙叫着,挥着手。
     正如那白衣人所说:可惜没有声音。
     我看到,镜头是不断地转换着的,有时我看到的是球场的全景,有的是球员的特写镜头,但是更多的则是观众。
     在我看了约莫十分钟之后,事情便发生了。
     事情是突如其来的,好像是由于此赛中两队中的某一队,踢进了一球,但后来又被裁判判决无效之故我不能十分确定这一点,由于我在事先,根本不知道事情会发生,所以也未曾注意。
     我只是看到,先是球赛停了下来,接着,便是观众涌向球场,然后我看到一大队警察冲了进来。
     再接下去,事情便发生了。我所指的“事情”,是指那疯狂狂的打斗而言的。观众和观众、观众和球员、观众和警察之问,开始了混战。几万人都像疯了一样,有些人则并不三加打斗,只是直着喉咙在叫,这一部分人,大多数是女人。
     我看到了一场足球暴动!
     在南美洲,足球暴动并不是甚么特别的新闻,但是在报纸上读到足球暴动的新闻,和眼看到的,究竟不同,虽然没有声音,但那种血肉横飞的情景,仍然看得我膛目结舌,难以喘气。
     我更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拍摄来的,因为我还看到有两个中年人,被推倒在地上,上千的人,就在他们的身上踏了过去,踏得他们脸上只是血肉模糊的一片。我又看到,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人,被人用小刀子用力地刺着。
     刺他的也是同样的少年人,一刀又一刀,似??将被刺者当作一块可囗的牛排一样。我更看到了互相群殴的场面,人像是疯狗一样地,用他们的手、脚、头、囗去攻击对方。
     我足足看了半小时之久,才看到直升机飞来,浓烟自直升机上喷出来,人群开始走散,但是仍一堆一堆地聚集着,破坏着他们所经过的地方的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囔叫着。
     在球场上,遗下的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有的尸体,由于已经伤得太重,以致实在没有法子辨认出那原来是一个人。
     尸体的数字,至少在两百具以上。当我看到了这里的时候,白衣人扬了扬手,我眼前的一切不见了,又恢复了一片银灰色,但由于那一切太使人吃惊了,是以我仍然呆坐着。
     好一会,我才听得那白衣人道:“我们想请问,为甚么好好地在寻找娱乐的人,会自相残杀起来?为甚么他们要相互了结对方的生命?他们全是人!?”
     我苦笑了一下:“当然他们全是人。”
     “那么,请回答我,为甚么?”
     “你也看到的了,我想,是因为有人抗议裁判的决定。”
     “那么,除了流血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时,我更加肯定了这几个白衣人不是地球人,也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我有着替地球人辩护的义务,是以我道:“你该知道,人的情绪,有时很难说,球赛的时候,必定有敌对的双方,每一方面的人,都希望自己拥护的一方获胜。”
     “那也不至于动武,就让球队凭自己的技术,去公平地作出胜负好了。”
     “当然那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有时,一些细小的问题,便会导致争执,而在情绪的激昂之中,争执就可能演变为动武了。”那白衣人冷笑了一声:“朋友,照你的结论来看,地球人实在还是一种十分低等的生物,因为地球人根本不能控制自己。”
     我听得那白衣人这样讲,心中自然十分不愉快,但是我却又难以反驳他,因为我刚才所讲的那些话,的确是可以导致这样一个结论的,我只是反问道:“那么你呢?你是不是一个高等生物?”
     那白衣人对我的问题避而不答,却继续攻击地球人:“地球人低等,是一种近??白痴的极度的低等。为了一场球赛的胜负,竟可以演变成如此凶残的屠杀,这种行动,实在是白痴的行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