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BURMA-缅甸风云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方哲寡言。但不木訥,而極喜歡運動。北大物理系同事告訴李淑嫻:『校園裡每個球場上,都看得見你的小兒子。』高大,少言,身手矯健,這些特徵被警官學校的探子注意到了,方哲在一○一高中畢業時,就有人來動員他報考警校。他沒有答應。保鏢專業,不是他的興趣所在。不過,哲兒時常給我們當『保鏢』,在中國,也在美國。」
   我沒見過他們這個小兒子。身高一米八七,極喜歡運動,這樣的孩子,在美國該有多少歡樂啊。祭文中披露「六四」屠殺後,方哲曾隨父母進入美國大使官邸,然而兩天之後,他又秘密離開,藏在一輛車裡開出使館,再甩掉跟蹤。此後他竟一人在家等待避難於大使館的父母達一年之久。若將老方這段敘述,放置回屠殺後北京一派白色恐怖的氛圍中去,你可以想見,一個「國家公敵」的十幾歲的兒子,竟有如此的膽魄!再讀到他爸爸寫下「離奇的車禍,或許也是他在保護媽媽爸爸」這樣的告慰,直讀得我潸然淚下。
   從奧斯陸回到圖桑半年多後,即第二年夏天,老方又「離奇」地染上怪病「亞利桑那山谷熱」,高燒、寒顫、劇咳、嘔吐、關節浮腫、體重驟降、全身出水痘樣紅斑,「人皮如鬼皮也」,而且此病無藥可治。據老方兩個月後寫「簡報」《親蒞亞利桑那山谷熱》通告友朋,他居然是靠醫院裡一位老護士的「特殊療法」,快速發汗降溫,奇跡般地復原了。
   但是又過了半年,約二○一一年底我們間接得知,遠在圖桑的老方病得很厲害,心臟功能和腎功能均衰竭,醫生發現是他服用的治肺的藥引起的。我記得老方敘述罹患「山谷熱」時,說他「左肺被該菌佔領一半」。難道他還沒有逃出那一劫?但是,這次他的病情又被控制住,春天開學後他居然又去教書了。
   四月六日早晨,方勵之上課臨出門前,突然倒下。這次他真的走了。在他離去的空白中我才意識到,就流亡的慘烈而言,無人可以跟方勵之李淑嫻夫婦相比,他們承擔了沒有底線的代價。先是他們的幼子,在三十多歲的黃金年華,無端殞命;三年後,老方又遭「從深層地下湧出復仇」的細菌偷襲,雖然他以頑強的生命力搏鬥了三番,終究是上了年紀的人,把老本都賠了進去。誰敢斷定,那細菌不是趁了老方喪子巨痛的虛弱,而偷襲了他呢?
   讓我借李淑嫻挽詩《路祭哲兒》第一段,結束這篇悼文:
   天邊垂著亞利桑那少有的低雲,映襯著我的心。
   在Pinal縣的鄉間車路,
   在那令人心痛的十字路口,
   在養馬場的護攔邊。
   我看見那電線杆,木質的,
   它的東南側,還留著撞痕。
   不遠的腳下,還留著深砸下的車轍坑。
   這裡,是我兒子的魂歸處;
   這裡,是我兒子的滴血處;
   這裡,應該還留有他最後一聲呼吸的餘音。
   (二○一二年四月十八日‧美國德拉瓦州)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2/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