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BURMA-缅甸风云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愿爱心浩然正气长存人间
·缅甸史请再多读三分钟
·三八妇女节与丁丁笙环球游记
·安得广厦千万间?
·缅甸的以夷制夷 & 以华制华
·世界肾脏日与缅甸公益善举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风吹草低见牛羊
·谨防伪装荷兰警察的东欧骗子!
·中国土豪大妈被依法罚款
·漫谈泼水节缅甸
·敬请基督教勿用佛教专用名词
·缅甸若开邦穆斯林事件
·从BBC缅语简介马克思谈起
·英国大使微服考察缅甸民情
·缅甸塘虱鱼
·缅甸违规食品(2017年第三季)
·黄曲霉毒素对人体的危害
·美国枪击案与缅甸内战
·嚼槟榔与口腔癌
·BBC转述缅甸儿童落后状况
·在“吴本”桥上谈古说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方哲寡言。但不木訥,而極喜歡運動。北大物理系同事告訴李淑嫻:『校園裡每個球場上,都看得見你的小兒子。』高大,少言,身手矯健,這些特徵被警官學校的探子注意到了,方哲在一○一高中畢業時,就有人來動員他報考警校。他沒有答應。保鏢專業,不是他的興趣所在。不過,哲兒時常給我們當『保鏢』,在中國,也在美國。」
   我沒見過他們這個小兒子。身高一米八七,極喜歡運動,這樣的孩子,在美國該有多少歡樂啊。祭文中披露「六四」屠殺後,方哲曾隨父母進入美國大使官邸,然而兩天之後,他又秘密離開,藏在一輛車裡開出使館,再甩掉跟蹤。此後他竟一人在家等待避難於大使館的父母達一年之久。若將老方這段敘述,放置回屠殺後北京一派白色恐怖的氛圍中去,你可以想見,一個「國家公敵」的十幾歲的兒子,竟有如此的膽魄!再讀到他爸爸寫下「離奇的車禍,或許也是他在保護媽媽爸爸」這樣的告慰,直讀得我潸然淚下。
   從奧斯陸回到圖桑半年多後,即第二年夏天,老方又「離奇」地染上怪病「亞利桑那山谷熱」,高燒、寒顫、劇咳、嘔吐、關節浮腫、體重驟降、全身出水痘樣紅斑,「人皮如鬼皮也」,而且此病無藥可治。據老方兩個月後寫「簡報」《親蒞亞利桑那山谷熱》通告友朋,他居然是靠醫院裡一位老護士的「特殊療法」,快速發汗降溫,奇跡般地復原了。
   但是又過了半年,約二○一一年底我們間接得知,遠在圖桑的老方病得很厲害,心臟功能和腎功能均衰竭,醫生發現是他服用的治肺的藥引起的。我記得老方敘述罹患「山谷熱」時,說他「左肺被該菌佔領一半」。難道他還沒有逃出那一劫?但是,這次他的病情又被控制住,春天開學後他居然又去教書了。
   四月六日早晨,方勵之上課臨出門前,突然倒下。這次他真的走了。在他離去的空白中我才意識到,就流亡的慘烈而言,無人可以跟方勵之李淑嫻夫婦相比,他們承擔了沒有底線的代價。先是他們的幼子,在三十多歲的黃金年華,無端殞命;三年後,老方又遭「從深層地下湧出復仇」的細菌偷襲,雖然他以頑強的生命力搏鬥了三番,終究是上了年紀的人,把老本都賠了進去。誰敢斷定,那細菌不是趁了老方喪子巨痛的虛弱,而偷襲了他呢?
   讓我借李淑嫻挽詩《路祭哲兒》第一段,結束這篇悼文:
   天邊垂著亞利桑那少有的低雲,映襯著我的心。
   在Pinal縣的鄉間車路,
   在那令人心痛的十字路口,
   在養馬場的護攔邊。
   我看見那電線杆,木質的,
   它的東南側,還留著撞痕。
   不遠的腳下,還留著深砸下的車轍坑。
   這裡,是我兒子的魂歸處;
   這裡,是我兒子的滴血處;
   這裡,應該還留有他最後一聲呼吸的餘音。
   (二○一二年四月十八日‧美國德拉瓦州)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2/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