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BURMA-缅甸风云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甜蜜回忆10年前:曾带着管家女皇与大小两千金(假洋鬼子和真女蕃)参加云南8日游。

   

云南、昆明

   管家女皇一路上抓紧钱袋,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而大小两千金(假洋鬼子和真女蕃)则嘻嘻哈哈,东张西望,问东问西。
   和大多数团友一样,她们三人也都以为地名所以叫“昆明”,可能因为该地阳光充足;省名所以称为“云南”,可能该省在云彩南端。
   女导游说:“非也非也!‘昆明’是少数民族语——意即‘住在滇池的人们’;而云南名称则来自‘云岭之南’”。
   

云南有26个少数民族

   当天下午导游捉紧时间先带我们游昆明花鸟市场。
   女导游说:“从花鸟市场,你们可看出我们昆明人不论男的女的,都爱花鸟、宠物——昆明人生活轻松、清闲、安逸”。
   的确,我们看满街行人走路不急,说话慢条斯理;穿民族服装的很多,五颜六色,很壮观——但个个神情安祥自在。
   女导游说:“中国有56个民族,云南一省就拿下了26族——我省的一些少数民族,其他省未必有。前面那穿民族服装、显得又温和又文雅的,是傣族——在缅甸叫掸族(Shan),他们后面是另一个民族,很勇敢很朴实很善良——我们这里叫景颇族,在缅甸叫克钦族(Kachin)”。
   女导游突然指着大前方背褙孩子的一家人,问我们:“那背孩子的,是父亲还是母亲?”。
   “奇哉!”我们失声低喊,“须眉大汉背孩子!还左手提一个大袋,右手扛一个大包,跟在女人后面!”。
   女导游说:“这是云南一怪——日本韩国大男子主义在我们这里一定翻跟斗气死!你们看那权威女当家,她走在前面一摇三摆,买东西、讲价、付钱——钱袋只由她管!男的背着孩子紧跟后面,一声不响当运输大队长”。
   

昆明的兰桂坊

   晚上游 “啤酒街”。
   女导游说从充满圣诞气氛的啤酒街,可看出昆明人的夜生活。
   我盯着女导游那双日耳曼人才有的蓝色彩虹眼问:“中国啤酒业兴起于改革开放之後——难道边陲昆明,生活着那么多德国人?而且德国人在短短十几二十年内,就传授给昆明人德国啤酒文化——让中国人只争朝夕去赶英超美?”。
   她的彩虹眼一笑:
   *香港不是有驰名中外的兰桂坊吗?
   *我们近年创设啤酒街——主要想让到此一游的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在他乡回味回味、比较比较,知道昆明也有兰桂坊!
   *圣诞节快到了,让大家感受感受圣诞节日气氛!
   
   我发现:啤酒街的众多小贩,虽然头戴圣诞老人的红帽在倾力推销圣诞礼物,但跟华洋混杂的港澳、南洋或欧美洋人之圣诞节相比,无论神韵或气氛,都相差甚远——到底历史、宗教、文化差异太大了!
   依我看,云南26个民族或中国56个民族,短期内似乎还难与西方圣诞节接轨。啤酒街上的“圣诞快乐”,仅仅是商界搞出来的生意经——商家扮圣诞老人互相恭喜发财而已。
   

本姑娘傣族姓刀!

   夜晚回旅馆时,女导游问大家:“你们猜--司机、旅馆女经理和我三人,哪个是少数民族?”。
   我们仔细打量、比较:
   *司机清瘦,有两撇八字须,小眼睛,皮肤黑,话少,个子不高,笑容可掬——三分之二团友肯定他是少数民族。
   *旅馆女经理身段苗条修长,眉清目秀、说话含笑带羞,把街讲成‘该’,北京讲成‘白京’——三分之二的团友猜她也一定是少数民族。
   *从头到脚看女导游:她脸蛋漂亮,青春逼人,满口京片子,话既不多说,也不少讲,要强调的语句,一定清晰地重复一次,然后盯着每个人的脸——十足是见惯的汉族女强人!还有,她瞥见团友心不在焉或在打盹,俏脸即现一丝怒气;团友归队迟了,她笑容更僵硬;再看她的那双杏眼,还内戴日耳曼人的蓝瞳孔隐性眼镜片呢--哼哼!这不是赶时髦的汉族母老虎,又会是什么呢?!
   
   咳哟哟!整团的人都大跌眼镜了--女导游蓝眼母老虎才是少数民族傣族姑娘!蓝眼傣族母老虎还向发呆的我们冷冷地补上一句:“本姑娘姓刀!”。
   大家都暗暗捏了一把汗:妈呀!蓝眼母老虎还姓刀呢!久闻云南刀吹毛即断,削铁如泥哟!
   咳哟哟!来云南前大家还联翩遐想:久闻边陲姑娘抛彩球选如意郎君——若被少数民族俏姑娘抛中彩球,该多风光多浪漫!哎哟妈妈!若我们被这傣族母老虎刀姑娘“娶”回家去,煮饭、烧菜、扛水、打柴、洗衣裤、换尿布、洗茅厕…….林林总总家务,100%绝对无疑要我们“大男人”全包了!而且还被蓝眼睛24小时监视!出门时她母老虎刀姑娘一定在前面一摇三摆,买东西、讲价、付钱,钱袋由她管。我们“大男人”要背着孩子,双手提物,一生一世在她后面永做观音兵。妈妈咪哟!妈妈咪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看司机可怜模样,我们就问他的另一半是否少数民族,也姓刀?他笑说她跟他一样是汉族。他补充:“国家对少数民族有优待--生男生女不设限,考大学补学分,工资有补贴,思想行为不严求……我们汉族在云南算是少数民族,但却享受不到少数民族优待政策”。
   

刀姑娘厚道

   第二天上午游西山龙门。沿崖径拾级而上,饱赏崖壁上的道教雕刻塑像,爬到最高处,500里滇池风光尽收眼底。
   刀姑娘说,其祖父母与爸妈告诉过她:
   *她出生前,滇池很大、很美、很迷人,
   *那时昆明气候比现在好很多。
   *后来被毛主席的群众运动填池造田——但烂地种不出庄稼。
   *最后只好盖商品房与工业区了。
   *结果自然环境与生态受到极大的破坏。
   *虽然花了天大数目的金钱,至今还没能抢救回来。
   读者诸君!刀姑娘不一刀指出这是毛主席的祸国殃民债之一(他老人家的文革一手制造的),充分显示她虽姓刀、眼睛蓝,其实却12万分厚道!12万分宽容!
   想当年,1973-74年吧,周总理陪“国际玩友”西哈努克亲王悠游昆明。当时昆明领导人日夜赶建许多好路,并修补了枪炮手榴弹遗留下的所有文革内战痕迹,一切一切都经过粉饰一新。但滇池填出的这块烂地,还是被周总理眼尖而发现了。云南领导人当时还拍胸自豪地说:“我们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大学特学全国人民向海要田!”。
   没料到周总理生气地说:“好好的风景区,竟然糟蹋成这个样子!”。
   
   下午游市区。
   在碧鸡城门,人山人海,仙乐飘飘——原来百货大楼在表演时装!丽人们帅哥们身穿各种名牌奇装异服,在百货楼梯一上一下,随着时代音乐左顾右盼、摆弄身段;而昆明男女老少,则挤满在楼下街上,拉长脖子张开嘴巴看得出神。
   我们也逛了美国沃尔玛SAM会员超市,发现规模宏大、商品齐全、管理先进、价格比许多国营或民营低廉——据说已口碑远播,深受爱戴。我暗想:这些外资跨国公司挟其庞大资金,可能计划先亏本两三年,打垮了中国竞争对手后,才调整卖价。
   

彝族有米有衣有酒

   第三天游九乡。
   昆明-九乡山路,是峰回路转的红土高原羊肠小道,车程约4-5小时。
   九乡是穷乡辟壤,山深崖险,山洞、崖洞、石灰洞、大岩洞特别多,奇形怪状,鬼斧神工;瀑布、急流、涌泉更蔚为奇观——若九乡岩洞自谦第二,桂林岩洞应不敢自夸第一。
   要打毛泽东的游击战,展示神出鬼没的现代孙子兵法,九乡是最最理想的地方。
   九乡也是珠江的发祥地,先富起来的广东人,不仅要感谢邓爷爷,也应饮水思源,感谢云南才对——没有云南肥水慷慨地注入珠江,哪会有珠江流域的富饶与繁荣?!
   
   导游已换为彝族女青年。她解释:
   *我族名称繁多,但自称彝族的人数超半。
   *解放初期毛主席接见我族首领。他喜爱彝字有米有衣,显示丰衣足食。
   *我族经过民主协商,才决定统称为彝族。
   
   至于九乡名称,女导游说:
   *可能来自第九乡镇。
   *可能来自酒乡——我们彝族喜爱杯中物,每天无酒不欢;有朋自远方来,更不醉不休——因而我们的家乡被叫为酒乡,传开去,日久逐渐变成九乡。
   

彝人、纳西人、缅人、日本人

   我注意到:
   *彝族、纳西族、缅甸人、日本人称日(太阳)为NE或NI,手为LEK。
   *黑色——大家都称为NEK。
   *黑日(黑太阳)叫Ne Nek,黑手叫Lek Nek——形容词不在前面,而放在名词後面。
   *现代缅语、彝语、纳西语等,都不发尾音K,T了。
   *读音、声调(太阳 Ne,Ni。手Lek。黑色Nek)、文法(形容词放在名词後)等惊人一致。
   
   我又注意到:
   *纳西族喜爱打猎,历来也被称为MOSO摸索人,而缅族叫猎人就是MOSO摸索。*MOSOPO摸索埔是缅族的发祥地 (在缅甸中部)。
   *再举个例:比如“我爱太阳在东方”,彝族、纳西族都讲成”我太阳在东方爱”,动词一定放在句子的最后面——这点与缅文、日文完全相同。
   
   由语言文化、风俗习惯、神话故事、体形脸型等比较、追查後,我怀疑、肯定:
   *缅族与彝族、纳西族,极可能是同源同族。
   *缅族先民完全可能由甘肃、青海,经纳西地区,再游牧南下一直到缅甸中部。
   *最近考证日本人与彝族有历史关联——单单从语言、文法推测,已肯定非空穴
    来风。
   *清楚记得日本历史教授井上清先生曾跟我谈过:二战结束时,有不少在中缅边界的日军,因迷恋亲人般的LOLO多情姑娘,死都不肯回日本。
   *据查,元明清时代彝族被称作罗罗或裸裸,英文拼写为LOLO。
   

纳西族胖就美

   第四天游丽江:
   *那是长江上游金沙江U字型拐弯的地方。
   *也叫“长江第一弯”。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贺龙的红二方面军曾由此北上抗日。
   *东汉诸葛孔明曾在此“五月渡泸”。
   *元朝忽必烈曾在此“革囊渡江”。
   
   在这里,女导游与司机又都换为纳西族。
   新女导游笑着向我们解释了:
   *“纳”(NEK)意即大黑,“西”是人。纳西人就是大黑人。
   *他司机和她导游都取汉姓“潘”——水边山民。
   *大家可叫她“纳西妹”或“潘金妹”,叫司机“纳西哥”或“潘金哥”。
   *记着哟!他“潘金哥”和她“潘金妹”,就是水浒传里的潘金莲兄妹——名字挺好记哟!
   
   团友们笑着回答:
   *我们个个都是打虎英雄武松,我们不是那矮冬瓜武大郎!
   *我们个个为身强体健而爱吃醋——尤其陈年老醋!
   *若“大黑人”潘金妹再去跟水浒传西门庆打情骂俏,准会闹出命案的!
   
   “大黑人” 潘金哥哈哈大笑。
   “大黑人”潘金妹则故作惊慌状,哀求身强体健爱吃老醋的武二郎们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纳西族男女都喜欢胖,都喜欢黑——认为胖就美,黑就靓!
   潘金妹无他——“胖就美”的谐音也!而潘金哥是“胖就够”!
   潘金妹 = 胖就美?潘金哥 = 胖就够?
   全车人大笑,于是冲着“潘金妹”喊 “胖就美”, 遥对潘金哥喊“胖就够”。笑声喊声飘荡出车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