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张成觉文集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六四将至,陈希同在港版新书中自诉冤屈,去岁李鹏亦拟推出《回忆录》中推卸血债,但被北京阻止。本文其实与陈李并无关系,只是呼应何清涟女士一篇檄文---鞭笞若干为毛招魂的御用文人抄写其70年前《讲话》之行径。
   
   事缘何文中有云:
   
   “这些人当中的不少人其实墓木已拱,党能够赐给他们的现世利益不会更多了,”


   
   笔者认为用词不当,遂致函转达何女士。结果引出一场笔墨官司。由于何女士已在其博客中公开此事,故将来往电邮披露如下,以就教于识者:
   
   1.
   
   XX兄:您好!
   
   何清涟女士讨伐文甚为有力,但下句用词不妥:
   
   “这些人当中的不少人其实墓木已拱,党能够赐给他们的现世利益不会更多了,”
   
   “墓木已拱”只能用于去世已久者。或可改作“已属耋耄之年”?
   
   请转何女士为荷,谢谢!
   
   此祝编安
   
   张成觉谨启
   
   5-27,11:56am
   
   2.
   
   XX:
   
   谢谢转来张成觉先生的批评。这话出自于《左传》蹇叔哭师一段。其中秦穆“公使謂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
   
   不一定用之于去世之人。在此我是认真考虑过,那些人中的老人全都懂这是句雅骂。
   但请转告张先生,无论如何,非常谢谢他的关注与指谬。欢迎他以后继续关注,并随时指谬。
   
   清涟
   
   3.
   何女士:您好!
   大函收悉,谢谢。
   也许本人孤陋寡闻,印象中该成语只用于已故者。经查网上有关“墓木已拱”之资料得知:
   1)汉典
   语出《左传•僖公三十二年》:“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此谓墓地之树,大可两手合围。后因以“墓木已拱”为慨叹人逝已久之词。宋 范祖禹 《答刘仙尉书》:“近《资治通鑑》印本奏御,因思同时修书之人墓木已拱,存者唯僕,尤可感叹!” 宋 李清照 《<金石录>后序》:“今手泽如新,而墓木已拱,悲夫!”
   2)汉语百科
   
   墓木已拱
   mù mù yǐ gǒng
   
   • [释义] 拱:两手合围。坟墓旁的树已有合抱粗了。形容人已死去多年。
   • [语出] 《左传•僖公三十二年》:“中寿;尔墓之木拱矣。”《梁书•武帝纪上》:“墓木已拱;方被微荣。”
   • [正音] 拱;不能读作“ɡònɡ”。
   • [辨形] 已;不能写作“己”或“巳”。
   • [反义] 尸骨未寒
   • [用法] 中性词。一般作谓语。
   • [结构] 主谓式。
   • [例句] 可惜王老师~;如果他能看见今天的盛世景象;该有多高兴。
   3)金山词霸旗下网站HAPPY Life汉语站成语词典为广大网友提供墓木已拱的成语解释、墓木已拱的成语故事、墓木已拱的例句
   • 墓木已拱
   •   【发音】mù mù yǐ gǒng   【解释】坟墓上的树木已有两手合抱那么粗了。意思是你快要死了。这是骂人的话。后指人死了很久。   【出处】《左传•僖公三十二年》:“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亦。”   【示例】同时修书之人~,存者唯仆,尤可感叹。 ★宋•范祖禹《答刘仙尉书》   【反义词】尸骨未寒
   4)墓木已拱- 成語百科Wiki
   【用法】比喻人去世已久。
   • 義近屍骨未寒
   由此可见,其原意或可用于尚在生者,是骂人的话。但后来实际只用于已故者,且为中性词。
   
   大函称“那些人中的老人全都懂这是句雅骂”,愚意未必。读者更可能产生困惑之感。
   
   供参考。
   
   此祝撰安
   
   张成觉谨启
   
   5-28,9:30am
   
   4.
   
   收读张先生第二次函。他的执着与认真令我感动。我少时读左传,对原意印象甚深。以下我已经将他的两次来函张贴在我的博客后面。请转给他一观。
   
   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5/100-cultural-chiefs-who-saluted-to-the-gallows/#comment-197932
   
   谢谢。
   
   清涟
   
   上述链接末尾附“何清涟注”:
   
   我少时读《左传》肴之战(即蹇叔哭师),第一次读到“墓土已拱”,对其原意印象甚深。文中用的是原意,张成觉先生强调的是衍生意义。
   张先生的认真令我感动。
   
   笔者行年七十有三,但涉猎古文甚少。何女士之渊博令我佩服。不过我还打算“认真”地补充几句:
   
   一是成语用法约定俗成,上引范祖禹及李清照文,均将该词语用于逝世已久者,此亦当前一般用法。如果按“原意”使用,恐怕并不合适。
   
   二是《左传》原文为对话的场合,何文的语言环境却并非对话。具体情况应作具体分析,不宜不分青红皂白地照搬硬套。
   
   假如何女士今日在纽约或华盛顿街头偶遇李鹏,血脉贲张地直斥其非曰“尔墓之木拱矣”,则不仅不会受到质疑,还会激起在场华人中之正直人士热烈的掌声。不过,是否“他们中的老人全都懂这是句雅骂”却存疑,相信主要从阁下的语气及身体语言中领会真意。李鹏则肯定不懂什么“雅骂”不“雅骂”的!
   
   据说老年人一大特点是啰唆。如此聒噪不已,尚请何女士海涵。
   
   顺便说一下,倘若在港邂逅李鹏,我会使用“行将就木”奉赠之!不知这算不算“雅骂”?
   
   六四23周年之前四天完稿
(2012/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