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灵异往事]
曾节明文集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年近四十,往事如擦肩而过的路人一般,许多早已淡忘,但有几件当时并不在意的往事,经久反而难忘,就如同久远的壁画一样,画料已深深地嵌入了墙里。这几件真实的事情,现在看来都属灵异之事,当时虽感奇怪,并不放在心上,那时更不懂得什么叫灵异事件了。
   


   八十年代初,中共胡耀邦中央打开个体经济闸门,小商小贩仿佛一夜之间从地里冒出来,挤满了空荡荡的人行道。大概在1983年,我已故的奶奶也赶风气之先,在桂林市马坪街开了一家米粉店,当时那里多家个体饮食店成行,与菜市场合在一起,就开在马坪街南侧居民区之间的空地上,菜市和饮食店都由竹木搭建,顶上盖着石棉瓦,那真是简陋至极、土得掉渣,平时脏乱差有余,雨天更是污秽不堪...但小商小贩们都热火朝天,因为那时中共官府的胃口很小,比起现在实在是轻徭薄赋,起早贪黑的都能发财。
   
   我奶奶米粉店隔壁,是一家北方人开的饮食店,卖的是包子、馒头、豆浆、稀饭和三角立方形的桂林“发糕”,店主姓Y,当时五十多岁的样子,短颅阔脸,身材高而宽瘪,就像许多北方汉子那样,Y老头留着毛毛头,满面皱纹,但精神很好,行动利索,满面春风,喜欢进进出出串店。我那时只有十岁,Y老头每次见我都喜欢招呼、开玩笑,但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皱纹里潜藏着恶心恐怖的东西,因此每每躲到一边去。
   Y老头的老婆是个皮肤幽暗的南方老太婆,据说是桂林附近哪个乡的,终日愁眉苦脸,闷声不语,她蜷缩在店的角落里,象瘫痪了一样,好像都没见过她走动。
   Y老头有两个女儿,那时都在十八九岁以上,又白净又漂亮,简直不敢相信那是他的女儿。尤其是那个小女,长得很有点象山口百惠,身材比山口百惠还高挑,真是樱唇皓齿,窈窕多姿,我记得她那双手十指尖尖,肌肤简直象滑石一般润滑,美中不足的是指甲盖短了些。她空闲时喜欢溜到我奶奶的店里,与我奶奶或店里的小妹聊天。刚开始时她喜欢给我零食,但我总觉得她的手里有腥味、她秀发里藏着污秽,每每坚辞不受,以致于奶奶责备我不懂礼貌。
   
   越二年,中共官府的胃口增加,以“整顿市容市貌”为由,拆迁马坪街市场;因新安置的门面租金高很多,我奶奶遂处理掉行当,该行去三里店的街边摆摊卖粽子,从此再也没有见过Y老头一家。又过了一两年,传来消息说:Y老头因为长期奸淫亲生女儿,被他老婆和女儿合力杀了。记得听到此消息是在一个冬天的傍晚,我那时正读初中,听到这消息晚饭都吃不下,碗里的红辣椒就像是杨老头的血。
   
   读初中的时候,得了一场鼻窦炎,嗅觉和记忆力都下降不少,到了十五六岁时,童年时的那种灵敏的直觉基本上消失了。
   
   转眼间到了高中时期,那是1992年五月间,我与母亲和妹妹一起,住在桂林市雉山路宁远河边的一幢五层公寓楼里,我们住顶楼,那是一幢无砖的、纯钢筋混凝土公寓,桂林俗称“大板房”,隔热和隔音都不好,夏天热如蒸笼,冬天湿冷彻骨,春秋天倒是舒适。虽则冬天是风口,夏天是蒸笼,那倒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我那幢楼离喧嚣的雉山路虽不及百米,但街边一道长条子楼,刚好把主街挡在外面,是最好的隔音墙。公寓的两间卧室正对着与雉山路相反的宁远河方向,而河的两岸再无繁忙要道,朝我居室的一侧是成片的低矮居民楼。那实在是个读书睡觉的好地方。
   那时候正值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高考压力下的生活,如负重登山,每天作息如例行公事,犹如大战前的军人一样循规蹈矩,茶余饭后的聊天也提不起精神。五月的桂林,时时暴雨倾盆,日以继夜,桂林暮春初夏怡人的湿凉之气,就从宁远河上透过阳台汩汩涌来。在这样的压抑下人没有太多想法,反而是睡觉的好时光。
   
   一天晚上困倦,不到十点钟早早关灯睡觉,那晚恰逢我母亲和妹妹外出不在家。不知睡到什么时候,感觉眼前光亮刺人,睁眼看时,房里的灯竟然是开着的!房里别无他人,唯有湿凉的微微夜风,窗帘和旧时那种开关拉绳,随风阵阵拂动。怎么回事?我清楚记得,睡觉前是关了灯的,我生性怕光,不关灯睡觉是很不舒服的。难道是开关松了?我试着又拉了几下,紧得很,风吹是根本开不了灯的。灯的拉绳距我的床头至少三米开外,我也不可能于睡眠中翻身拉拽了灯绳。当时我以为母亲回来了一趟,忘记关灯又出去了,于是安然继续酣睡。但是次日母亲说,她并没有回来过,想必是我睡前忘记关灯了,我说:这不可能。于是,这件事就在困惑不解中搁置远去了。
   
   1996年夏,我大学毕业,幸运地得到桂林电视台的工作。因单位住房紧张,我只得继续住在宁远河边那套五楼顶楼的公寓里,与我母亲和妹妹挤在一起。不久我母亲搬到别处去住了,一年以后,我妹参加工作,也搬了出去,剩下我一个人住在那河边。因为安静,我住在那里还算惬意,只是早上醒来有时头痛,以为是劣质席梦思凹陷太深,对颈椎、腰椎有不良影响造成的,乃换了硬板床,头痛好了,但睡眠时常不稳,天一亮就睡不舒服,人说:“有钱难买天光觉”,我却是无事小神仙也享受不了天光觉。
   
   当年冬天,忽然发觉楼下正对我房间的四楼公寓竟无人居住,下晚班回来,常见那里房门洞开,自宁远河上呼啸而来的北风,将门吹得开开合合、吱呀呀作响,显然是因为门锁坏了,大力的北风吹开了房门。楼梯和走道的灯早就坏了,咧开的房门,却于黑洞洞的楼道中,幽幽地泄出束束奇怪的光线,那应该是穿梭室内的楼外路灯,刚见这种情形,实在心惊胆战,因为每次门吱呀一声咧开的时候,好像总有什么东西要向你猛扑过来。但我那时基本是个不信科学解释之外怪事的无神论者,天不怕地不怕,惊怵了一阵子后,便习以为常了。
   1998秋年我结婚,因在单位分不到房子,只得与新婚妻子住在宁远河边的那套“大板房”中。秋天的宁远河畔是怡人之所,金风送爽,水清见底,三三两两的竹筏,悠闲地斜挂在榕树荫下,古铜色皮肤的渔人,坐睡一般地垂钓,只有鸬鹚,在煞有介事地上下忙碌。转眼间冬天到来,江风凛冽,妻子很快就受不了四楼“鬼门”的恐怖,吵吵嚷嚷要搬家,但我没有房子,望哪里搬?
   1999年春,我的睡眠愈发不好,夜间多梦,白天疑神疑鬼,有时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就起来到阳台上凝望宁远河,那时宁远河的东岸已修了一条新街,车流量很小,但路灯林立,造成了一定的光污染。春水浩大,白荧荧的灯光映照在幽幽的河水中,被动荡的水波揉搓撕扯,裂碎又聚合,扭曲成一张张魔怪的面孔,霎那间令人心中寒惧,直至耳根。黑夜的湿凉中望着那河水,有好几次我感觉有一张狞峥的面孔,在侧后方的黑暗中,瞧着我幸灾乐祸地怪笑着。
   
   母亲注意到我的脸色很苍白,问我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住得有什么不舒服,我说没有,只是睡眠不好。作为一个男人,是不愿意示弱的。有一天返家,忽然发现床头那面大墙镜不见了,一问才知道是母亲取走扔掉了,因为她听人说:卧室有镜子不吉利。我那时片面崇奉西方、根本不信这些东西,不由大怒责骂曰:你有什么权利不经过我同意扔掉我的东西!于是愤而换锁,从此不让母亲擅自出入。今天想起自己当年那无情无义不孝的行为,后悔不迭。
   说也怪,镜子去掉以后,睡眠真的好多了。后来读了一个有神论派材料,那材料解释说:人睡着后,灵魂会暂时离体旅行,到行将睡醒的时候返回肉体,所以人在梦中有时会去到平时从未去过的地方,见到从未见过的人...如果卧室有镜子,灵魂在返回时,见到镜中的躯体,会疑惑、彷徨,重新入体就会不顺利...所以,睡在有大镜子的卧室中,人的阴气就会很重,睡眠就不好,就容易生病。
   睡眠虽然好了,但清晨时仍然睡不稳,很多次不得不早早地起来,人却仍然困倦;深夜起来如厕,总觉得幽暗中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但是问题随着热天的来临而改善。
   1999年七月的一天,暑热难当,我因为前一个晚上没睡好,不到十点钟就一个人早早休息,躺在床上,我还因妻子看书灯光刺眼抱怨了几句。很快睡着了,那晚没有梦,不知睡了多久,因尿意而醒来,竟发觉自己睡在地板上!而且,并不是床边的地板上,我睡的位置,已到了通向厨房的房门口,头朝向厨房,离床足有两米远。第一判断还是从床上掉下来了,但遍摸头部和身上,没有一寸伤痛之处。我那床至少有三十厘米高,像我这种一只老鼠走过都会惊醒的人,从床上掉落不醒来是不可能的,而且,从床上摔下来肯定会撞到头,不可能没有一点淤痛之处。再则,从床上掉落后应该睡在床边,怎么落得到距床两米远的地方呢?醒来的时候,仍是沉沉黑夜,惊讶了一阵后,又在困倦的驱使下上床大睡。
   第二天醒来定神想时,益觉奇怪,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放一边去了,也没有把这事告诉别人。我妻子则根本不知道我睡在地板上一事。
   2001年春,我终于乔迁新居,入住新居很长一段时间后,一天晚上,母亲于闲聊中突然告诉我:正对我们原来的那套房子的楼下四楼,以前有人被杀死在里面,房主不敢住了,拿来出租,但租了一阵子后,不知什么原因,就一直租不出去。
   
   来到美国以后,有一次注意到沈阳铁西区“鬼楼”的新闻,找来看时,才怵然得知:“鬼楼”中的部分怪事和我当年经历的一模一样,就是:明明自己入睡前睡在床上,醒来后却发觉自己睡在地板上、甚至走廊上...究竟是什么力量,把睡着的人挪了位置?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五月四日中午于春湿纽约州家中
(2012/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