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曾节明文集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十年前,法轮功和许多民运异议人士声称中共政权很快就要灭亡了,但时间让越来越多的善良愿望都落了空,中共政权既渡过了奥运会、又捱过了辛亥百年大关,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速垮论者的信心越来越少、队伍越来越小,中共政权来日方长论反而回潮。最近有知名异议人士抛出中共国五十年不亡的高论,与万润南等人宣扬的“中共气数未尽”论、芦笛断言的“中共气数正旺”论相唱和,至今仍然未有点中要害的反驳。
   

     这种现象令人徒叹:无论是亲共人士还是反对派人士,历史感的匮乏都到了惊人的程度,这倒是亲共派和反对派高度一致的地方。因为历史感的严重匮乏,反对派倾向于以良好愿望代替客观研判,最典型的如某团体,十多年如一日,一天到晚咋咋呼呼地嚷嚷:江已瘫了、周已垮了、共就亡了——“十六大”是中共最后一届盛会,已经没有“十七大”了、2005年就亡、奥运会就亡、辛亥百年就亡...这种嚷嚷,总感觉中共已经“解体”了几十次了;亲共人士则集体势利眼,好像现在中共有钱有势,就可以百毒不侵,病危病死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针对某君抛出的中共国五十年不亡的论,有人以中国古代王朝的灭亡来反驳,某君竟辩称:汉朝、唐朝、明朝有飞机、坦克、大炮、原子弹吗?这种势利眼蒙蔽的理性的说法固然不值一驳,以中国古代王朝的灭亡来反驳也并不恰当,因为中共政权根本没有中国古代王朝的稳定性:
   
     一,中国古代王朝有儒家作为道统;中共政权如今道统已失。
     通晓政治原理的人都知道:要维系政权的长久,得靠软实力,因为军队、官吏等“维稳”机器皆出自于民,但靠镇压是不可能长久的,这就是中国古训的道理:马上打天下,但不能马上治天下。这软实力就是政权的道统,用共产党的话说,就是“意识形态”。自秦以后,每个长久的王朝都有道统,如李唐倾向于佛家和道家,赵宋倾向于道家,晚期倾向于儒家,明朝则奉儒家理学为正统,即使是少数民族殖民政权满清,也狡猾地阉割儒家理学,以为笼络和驾驭汉族士人为己所用的思想法术。满清乘明末中国大乱内虚之机倾巢入侵,赤裸裸地以征服杀戮夺得江山,但光靠武力杀戮(硬实力),满清绝不可能维持两百六十多年,很可能早就在吴三桂云南起兵讨满之时,象蒙元那样土崩瓦解了。满清得以长久,靠的是供奉和利用儒家,并且大力迎合汉族文化官本位的劣根性,培养出大批死忠的汉族奴才鹰犬,如曾国藩、左宗棠、叶名琛、李鸿章之流,并且依靠这些红顶士人,把汉族民众糊弄成只知毫无民族意识和自尊心的愚民,只知“君臣之义”,不懂夷夏之别。
     古代王朝中基本上没有道统的王朝,蒙元算是典型。本来蒙古朝廷尊奉西藏喇嘛教为国教,对蒙古人来说也算是道统,怎奈汉人不接受喇嘛教,因此蒙元统治中国的“合法性”始终薄弱,所以蒙古人的朝廷,竟因开河变钞这根最后的稻草而垮塌,国祚竟无百年之运。
   
    中共建鼎的前三十年,以马列毛主义为道统,;约1980到1989年,以胡耀邦、赵紫阳主导的“改革开放”为道统(有政治民主化和平演变的趋势);“六四”屠杀后到1992年春,中共国又重举马列毛破旗,但随着“六四”事件、东欧变天、苏联解体的连串大地震,马列毛意识形态在中国迅速走向破产,中共国一时间岌岌可危;从1992年邓小平“南巡”开始,到2002年胡锦涛上台,中共国采取邓小平“不问姓资姓社”,“不管黑猫白猫”,不择手段拼命追求GDP的“道统”,这纯粹金钱收买的“道统”,导致了市侩流行、社会道德的深入崩溃,不过,邓式的“不问姓资姓社”的道统,好歹保留了一线由经及政,全面私有化政权和平演变的可能,江泽民晚期提出“三个代表”,也显示出将共产党改造成全民党的趋向...这“不问姓资姓社”的“邓小平理论”(包括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就是中共政权的最后道统,因为中国大多数人都不想再折腾,文革折腾怕了,东欧的“休克疗法”也很恐怖,因为这种心理,主流社会很长时间内并不盼望共产党突然垮掉,而是相信和期盼着“不问姓资姓社”的邓路线,能够引导中国走上一条代价小的新路。
   
    但是胡锦涛上台后三十年来空前的倒行逆施,彻底地砸碎了这政权最后的道统。胡锦涛上台伊始,就大树特树早成国际破烂的马列毛意识形态,发起保持共产党子虚乌有的“先进性”运动,到2009年“六十”大庆时达到高潮——重又打出“毛泽东思想方阵”,属三十年来首次;胡锦涛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正襟危坐地高调胡说:朝鲜、古巴一贯正确,我们(中共)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我们应该向朝鲜、古巴学习;胡锦涛还慷纳税人之慨,斥巨资在各高校重建马列学院、打造马克思主义工程......
     总之,在胡锦涛治下,一边是官僚资本主义“经改”掠夺变本加厉,强拆、强征全国成风,弱势者流离失所,权贵私有化国企“改制”遍地开花,工人权益遭官商勾结践踏,九州之内,普通老百姓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生活水平稳步倒退,更遑论假冒伪劣毒空前泛滥成灾,民众每天吃毒、防不胜防;一边是胡锦涛不说人话的假大空左僵尸脸孔,和胡共宣传机器睁眼瞎话带来“今昔何年”时空错谬感,什么“共产党的先进性”、“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反和平演变”、“资产阶级虚伪的民主”等等邓江时期多年不见的名词一夜之间又沉渣泛起,浸透着上世纪五十年代八宝山墓穴中的腐尸气。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还有些娱乐功能,胡锦涛打造的僵尸意识形态,与现实的反差到了齿冷的地步。这哪是在树立意识形态,这根本是在侮辱广大被统治者的智商:今天中国的广大愚民再愚昧,难道还认不出僵尸来吗?在没有能力再造铁幕、重新共产的情况下,胡锦涛以上世纪五十年代坟墓中的鬼话,企图重树共产党政权的道统,除了让老百姓对现政权更加鄙视,没有任何作用。
    以前邓小平、江泽民虽然拒绝民主化,其理念和口号多少联系一些社会现实,都不像胡锦涛这样纯粹指鹿为马——睁眼说瞎话,胡锦涛瞪着三角眼,以瞎话重树过时意识形态,就等于一个突发老年痴呆的诈骗惯犯,唯恐别人不注意他,冲大伙狂喊:“大家注意了啊,我是玉皇大帝下凡!”本来他不喊,还没那么多人这么快认出他,这一喊,新老受骗者都转过来了,一起围过来要他退钱。
   
    邓、江“改革开放”的道统,现已彻底破产,因为它已成为大众深恶痛绝的名词——“改革开放”,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胡锦涛愚蠢地重树马列毛道统,反而加速政权合法性的流失,于是只能愈来愈依靠暴力“维稳”来维持政权。为了维稳,就得扩充公安、武警、政治警察等专政机器,以加强镇压能力(美其名曰:“加强执政能力”),但权力不受制衡监督的专制政府,在官僚资本主义环境中贪赃枉法、官商勾结强拆强征等社会不稳定的根子仍然存在、继续生长,所以单靠暴力“维稳”,只能愈维愈不稳。这种情形,从胡锦涛上台后连年增长的“群体性事件”就可看出来。现在的中国民众,不会象1989年时的民众那样为理想而献身,但为了自身的利益,却可以拼命,这就是为什么尽管现在中共疯狂镇压,维权民众的反抗层出不穷,而且越来越激烈的原因。
   
     同样是窃据中国,以前满清的维稳,靠的并不单是屠刀:与蒙元拒绝科举相反,满清入关的第二年就开科取士,并且让汉人担任绝大部分地方文官,以竭力笼络汉族士人阶层;为了笼络汉人,爱新觉罗集团一方面假惺惺地供奉儒家、大力迎合汉族官本位传统,另一方面也做了一些减轻暴政的调整:如康熙亲政后废除了“圈地运动”,实行“摊丁入亩”的轻徭薄赋政策,废除人头税的“摊丁入亩”客观上大大减轻了农民负担,刺激汉族人口激增(这倒是满洲统治者始料未及的)。所以,满清能够长期维稳。现在中共胡锦涛当局,僵硬得连撤销“计生”、劳教、截访、强拆强征这种远不会危及政权改动,都不愿动一根指头,这样的政权要想维持得住,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愈维愈不稳的形势,迫使胡锦涛一伙一再追加“维稳”(镇压)经费,以适应政治警察、公安、武警、特警、截访便衣、居委会等专政机器不断膨胀的需要,在胡锦涛治下,中共国政治警察组织由公安机构中的一个部门,发展到如今成为仅次于国安系统的又一庞大的秘密警察系统——“国保”系统,基本独立于公安系统之外。“维稳”(对内镇压)经费连年剧增——2010年增幅百分之七点八、2011年增幅达百分之十五点六...而2010年中共国“维稳”经费竟达5490亿人民币,越了军费开支(5330亿人民币)(英国《金融时报》2011年三月七日)这样畸形疯长的维稳怪胎,实为世界奇观,全球罕有。胡锦涛无耻地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实际上早以抛弃了邓小平的“以经济发展为中心”,转而奉行不惜代价“维稳”的路线。
   
     问题是统治资源总有耗尽的一天,胡记“维稳”统治,只能导致统治资源加速耗尽。这种不讲道理的暴力维稳,全靠金钱来驱动,钱从哪里来?“羊毛出在羊身上”,还不是来自于收刮和压榨纳税人;越“维稳”越不稳,迫使当局加速增大“维稳”投入,而连年剧增的维稳投入,又逼使中共当局加倍疯狂地掠财虐民,这回过头来加剧了强拆强征等掠夺、或者各种巧立名目的摊派和收费,这必然进一步催生“群体性事件”;高涨的群体性事件又反过来刺激中南海更加疯狂地撒钱维稳...这就形成无比的恶性循环,导致公安、武警、国保等“维稳”机构象晚期的癌瘤一样疯长,吞噬着党国有限的统治资源。
     另一方面,不断追加的维稳经费又造成企业税费不断高涨,于是经济发展的成本越来越高昂,政权的统治资源加速枯竭,羊身上的毛是有限的,长出来是需要时日的,胡锦涛的不惜代价“维稳”路线,实为新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就好比光取毛不养羊,这样下去只会把羊折腾病、折腾死。对经济一窍不通的胡锦涛,自以为中共国经济“一枝独秀”、“风景这边独好”,在马屁学者文人的吹拍下,胡锦涛昏昏然地以为:现在美国和欧洲都在羡慕和学习中共国发展经济模式。殊不知,“树不可能长到天上去”,经济发展只盛不衰的例子,现在随着毛时代人口红利丧失、邓计生恶果浮现,多年维持中共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大优势——年轻劳动力优势倒塌了,中共国房产大泡沫、制造业大衰退前景已清晰可辨,昔年拥有先进工业体系和核心技术的日本,在经济泡沫破碎后至今走不出低谷,如今根本未完成技术升级、人口未富先老、人口结构和产业结构都严重畸形、生态环境严重污染破坏、社会道德全面崩溃的中共国此次经济崩溃后会是什么恐怖的情景?这实在很难想象,届时恐怕乞求前苏联“休克”的境遇都为可得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