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谢选骏文集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216)
   
   器是精神的体现。欲治器者,必先调养精神。中国人若不明此理,一切“现代化”之器都是无缘的!飞机的前身是汽车,汽车的前身是奔马,而正是训练了奔马的那种飞马精神,创造了一切现代交通工具!首先飞翔起来的是精神,这在神话里已经体现得活灵活现了:飞翔的希腊精神,天马行空的中国精神。
   

   “人类的巨大牺牲究竟为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是无法回答的。看穿了,那一切吸引人类为之赴死的目标,也就是希腊神话所总结的财富、爱情、权力、智慧、名声等等,都是虚设的,是一些勾引人们上当的圈套而已。在我视之,人的一切牺牲,其价值就在牺牲行为本身的壮丽,其目的就在于显示生命循环本身的力度。除此之外的“目标”、“召唤”之类,都是虚设的圈套,一些网鱼和捕兽的诱饵。
   
   (217)
   
   在中国的风景网点中,存在太多的“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关,天下第一浴,天下第一山,天下第一谷……其要害在于,正如中国生活的其它方面,这里也缺乏一种“有效、普遍、权威的评价机制”,结果,太多的“天下第一”在那里聚讼不休。甚至更糟:互不闻问地自在,仿佛其他一切都不存在!
   
   (1978年7月5日)
   
   (218)
   
   中国古人对“名山大川”的赞慕,其实含有风水观念和宗教观念。当然,任何民族、任何时代对于自然都有敬畏,只是他们的观念不同于“风水观念”而已。中国的风水观念不仅含有审美意味和卫生内容,而且含有宗教甚至迷信思想,以为风水设置能够影响政治兴废以及天下兴亡。
   
   (219)
   
   古代中国还有一种哲学教义,通过《周易》卦象与卦义,把事物分为现象与本质两种形态。前者构成现象世界中的一切:天地、万物、星辰、日月、雷电、云雨……后者则被人类的语言概括为“乾”、“坤”、“屯”、“蒙”、“需”、“讼”、“师”……前者是后者的现象化、物质化,后者则为前者的抽象化、本质化。由是构成了一种双重的完满的宇宙秩序……
   
   (220)
   
   从《周易》的阴阳化合来分析世界,哪一种要素相当于阴,哪一种要素相当于阳?我以为:此两大要素之任何一种,本身都是阴阳运化之结果,都是既包含阴又包含阳的。所以,这两大要素的任何一种都不可以独立存在。由此可见,中国文化本质上是一种“复合的文化”,所以中国文化“如此复杂”。
   
   “开辟新生活、创造新文化”这一思想本身,也是复合的:它摄取儒、道两家特点而成。一方面它是入世的;另方面它寻求异境,所以这一思想兼容并蓄了儒道阴阳。
   
   (221)
   
   中国哲学里的“天”,本身是不具备人格的:“天”只是一种天上的秩序即天道的简称。只有“天帝”或“上帝”才具备人格,因为他是天的统治者,而在西方他还是天的创造者。古代中国的神明,只有文化世界创造者的身份,没有自然世界创造者的功能。
   
   (222)
   
   一个产生庸人的时代肯定是一个“幸福”的时代,即比较“阴”的时代。
   
   在“痛苦”而伟大的时代即“阳”的时代里是很少庸人的。不是善者,就是恶者,产生庸人的平衡已被打破,有的只是失重的人、奇特的人。中庸难矣哉!中、庸,都是特定时代的特征。革命时代则可能反之。所以从更深一层而言,子程子解释“庸”为“不易”,是有道理的。“不易”不就是“特定”与“长在”吗?
   
   中庸实为和平时代的政治要素,在那样的时代,不中庸则危矣!中庸也是不走极端而富于自我调节能力的表现。中庸是“一种社会现象”,而不是“社会靠中庸来维持或创造”。
   
   中庸之道是和平统治的真理,是保守勿失的真理,是歌舞升平的真理,不是革命、进取、苦斗的真理。因为,革命、进取、苦斗时,即使需要“中道”,也不会需要“庸道”的。
   
   (223)
   
   伟大天才之所以不同凡响,不在于他们从不失败;而在于他们能从失败的残酷击打中迅速恢复;更在于他们能从失败的耻辱中汲取教益与革新的力量,经过一番重新酝酿后,用前所未有的热情与勇气、技巧与狂妄,投入新的战斗,用精血洗清失败的耻恨,此之谓“失败者成功之母”也。第三期中国文明在各个领域的表现,很大程度要取决于阴阳两大要素之间的互相冲突、消长、厮杀、融合……
   
   (224)
   
   儒家学说是史官文化心灵的公开表现形式;道家文化则为巫觋文化心灵的秘密表现形式。在中国历史上,北风(史官文化)终于压倒了南风(巫觋文化);南风只能在北风的隐蔽形式下找到自己的出路,并以北风的观念为自己的外表形式。
   
   儒家文化是动的、入世的;它要达到的目标却是静的。即实现良好的秩序、宏大的天下统治。
   
   道家文化是静的、出世的;它要达到的目标却是动的。即不断寻求异境、与天地造物者游。
   
   这样说来,儒家以动为静、静里动表;道家以静为动、动里静表。它们一往一来、一张一弛、错综反对、殊途同归──不断形成中国的浪潮与文化潮涌,暗淡的消歇与灿烂的崛起互为交易……
   
   中国政治史、社会史表明:每当政治紊乱、社会崩解的时代──道家文化就油然复兴。每当政治稳定、社会升平的时代──儒家文化就占有主导地位。这表明了什么?而中国的艺术和有活力的文化──却往往和道家文化的兴衰同其命运;而与儒家文化却取互相消长的态势……
   
   两大文化要素哪一种更“好”呢?我们更需要哪一种呢?
   
   这还要到中国精神本身去寻求答案!
   
   伟大神奇的《易》曾用阴阳观念启示我们:两者都不可偏废。它们的各自价值随着易道的轮回而不断移易、永无固定的一天!我们的需要也无非如此:不断地迁异、不断地自新、不断地革命……永远存在的只是一颗不安的心灵!
   
   不应彼此指责、评判孰是孰非;只应该说:我们顺从天命的呼唤、挚爱终极的善,并奉此为最高的善:谁胜利了;谁就是圣人。这就是准则。
   
   总之,阴阳两大要素在易化的浩荡中,和谐地融汇贯通。儒道要素之于中国文化,犹如阴阳观念之于易学。
   
   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这体现在他的古籍就已谆谆告诫人们:“兵者凶器”、“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等等,所以中国古籍中很少印欧民族那样的好战神话。但是,这些还不是主要的,中国和平还在其悠久的政治传统、礼制的天下秩序,以及把长治久安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上。
   
   (225)
   
   中国创造了独一无二的史官文明,用人的力量、社会的规范、政治的算计来代替宗教,也就是代替一意义的“宗教”即“对神的崇拜”,其结果造成了“中国的政治传统”,也就是“礼制的天下统治”。
   
   黄河的不肖子孙们,现在已经丧失了自己祖先的可贵品德,在因循守旧与惰性消沉里奄奄一息了。但是,古代中国并不比近代日本更少自我调节能力,黄河更不比日本海更为减色。中国只是被二千余年大统一帝国所搓成了一团烂泥。
   
   我读《左传》,就发现其中的人物更像近代的日本人,行事为人比较干脆,敢于负责,不像现代中国人这样首鼠两端、拖泥带水。
   
   (226)
   
   圣人出而黄河清,这是一个真理吗?无论如何,中国文明的每个胜利,都是对黄河的胜利,都可以表现为“消除黄河的弊害”。有人曾经解释,“黄河清”的原因主要是农耕减少、水土得到了保持,以此使得黄河能清的圣人,该是游牧民族的野蛮杀伐者与征服者。黄河清,也就是农业文明退化的结果。
   
   但我们却是要用一种文明的方法而非野蛮的方法根除黄河弊害的,我们要让黄河流域比欧洲更像一个花园。否则,我们就不是中国文明的再造者。我们如果不能根除黄河之弊,就不堪称为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创立者。
   
   在古代,中华民族在其无与伦比的艰苦环境中,在黄河流域糟糕的地理条件及其严酷气候下诞生了!在这种惨淡困难的包围之中,它产生了什么?它产生了礼制的文明!它用礼制的光芒照亮了黄河,也照亮了中国,也许,还能照亮整个世界,用礼制恢复世界的平衡。
   
   (227)
   
   考不上大学的毛泽东晚年用枪杆子强迫推行“工农兵推荐上大学”的荒唐闹剧,自以为是一大发明,其实这个不学无术的政治骗子完全不懂,这不过是东汉“察举征辟制度”制度的回光返照,诚如桓灵时期童谣所嘲讽的:“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才怯如鸡。”毛的“工农兵推荐”,是中国历史的大倒退,整个共产党中国在毛的癫痫发作中垂死挣扎,漫漫长夜之后,第三中国、第三期中国文明其兴乎。
   
   (228)
   
   由于中国在先秦王国时代的伟大成就和后秦帝国时代的奇异命运,它在近代所遭受的一切苦难与严重的失调,似乎就是“罪有应得”的了,这正是所谓的“祖宗造的孽要由子孙来偿还”。这也许是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不必感到委屈和绝望的,尽管落在每个“无辜者”的头上备感痛苦。要知道,想从一种坚固的传统与奴性的习惯中挣脱出来,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更何况这种传统与习惯曾经取得如此持久的成就。
   
   这里的成就,是指中国的历史连续性在世界历史所占有的独一无二的位置。且中国社会还有一种绝境求生的奇特能力:指不被异族征服所消灭、瓜分、蚕食,或没有因内部动乱而彻底分裂。中国对抗异族压迫的力量,比起埃及、两河及印度来,似乎还略胜一筹。相比之下,和中国的处境十分相似的希腊,现在的状态比中国还不如。
   
   (229)
   
   最伟大的胜利往往来自不流血的政治,而在当代,中国的悲惨遭遇已经证明:流血将导致进一步的流血。在此,我们应该好好回顾明智的《孙子》所说:“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谋攻篇》)
   
   近代中国社会的重建之所以一再失败,始终未能达到其振兴中国的目的,是由于犯了一个方法上的错误:没有将新野蛮主义(这是一切真正革命的原动力)与复古主义(这是一切文明民族创建新文化时所惯常借用的斗蓬)结合起来,反而使二者对立,并进而互相摧残──这是一个可以理解但决不能重犯的错误!这个错误一再妨碍我们刷新民族的历史目标。纠正这个错误,使得中国社会的“变革力量披上复古主义的外衣“,才能根本解决中国问题,进而创建一种能给世界带来希望的新文明:第三期中国文明。
   
   (230)
   
   我坚决反对把中国文化做为一个不变的机体来看待,王国时代的公学变私学、帝国时代的儒学变道学……都可为我作注脚。当然中国文化始终都有一个核心遭人忽略,那就是易学及其派生物:政治精神与艺术精神、史官与巫官、传统与神话……可谓其大端矣。别的都是其派生物的派生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