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谢选骏文集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206)
   
   只有立足于文化阶层的“等级制度”,才不至于在社会净化的同时,抑制“社会的活力”。而这样的文化阶层,必须首先是一种“精神的贵族”!就现代中国的情境言,新文化阶层正在百年以来的民族溃败中重整旗鼓;他们崭露头角,将是中国复兴的先决条件。这不是什么“把经济搞上去”之类的胡说八道可以取代的。


   
   新的文化阶层,新的精神的贵族,将是新中国的社会中坚!我们所期待的精神贵族……新型的文化阶层,不是像“共产主义新人”那样的螺丝钉,而是有能力再造文化形态和社会结构的超范集团。使他们感动的对象,不是物理性的经济活动,而是心理性的创造活动;他们的征服对象不仅是此岸的,而且是彼岸的。他们以“崇高得骇人听闻的创造”,作为“最高的享受”。
   
   对于这样的精神贵族,并不需要社会性的支配权力,过多的财富和过好的境遇反倒是他们的致命伤。奢侈只会败坏他们的口味,颂扬只会瓦解他们的动能;权力的罪恶性,同样会对他们的体质产生剧烈的毒化。真正的精神贵族,却能担当最沉的负累,否则,他们的名号“精神贵族”,岂不成了一种挖苦。
   
   (207)
   
   真正的精神贵族,犹如一个社会的大脑皮层和中枢传导,这些器官需要的只是适度的营养:过多和过少一样,同样危害它的健康。贪得无厌的食欲、四处窥探的情欲、一切有关占有的奢侈──只是下等人类处心积虑猎取的对象;或是精神贵族的观察对象,仅此而已。这些下等人多有自命为“中产阶级”的,或被其他更贱的人视为“上流社会”的。但精神贵族却拒绝“与民争利”,否则,他将失去精神上的全部能量。古代的贤人强调财富的罪恶,并不仅仅是出于精神分析意义上的“嫉妒心理”,而是发自深谋远虑:人性要经得起考验,就得有所不为。
   
   (208)
   
   中国的历史证明,对人民不能单用政权的力量、法律的力量来强制;更不能凭借军事暴力的手段反复“扫荡”──共产党人将此叫做“运动”:这种“治理”,只能培养奴隶和暴民的奇特混合物,却打不下一个现代民族的坚实基础。对于中国人民的有效治理,必须依靠文化阶层为中介,依靠所谓“榜样的力量”施行“间接的统治”,这也就是所谓的“王道”。相反,直接统治的霸道,只能一时“矫枉过正”,不能达到“长治久安”。而“舆论监督”之所以具有强大的作用,就因为“独立的舆论”乃是文化阶层正在发挥影响力量。
   
   新的文化阶层,不是统治集团的传声筒,甚至不能仅仅充当从“统治集团和人民大众之间的纽带”。新的文化阶层,是统治集团的基础,是人民大众的师表──有道德、有效率的管理者,从中生发;人民的仰慕、民族的精华,在此凝聚。他不断从人民中吸取有生力量,对统治集团进行吐故纳新:只有这样的文化阶层,只有从文化阶层中崛起统治集团:才是中国复兴的主干道路!
   
   “中国难题”的症结在于,积弱不振的病根正是“人民的惰性”!消解中国的症结,正需要以强烈的电击,击溃人民的惰性!这不是一个玩笑,更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个宣告!
   
   (209)
   
   消除长期的外来统治(从沙陀、辽、金、蒙古、满清直到“中国”共产党人……)所形成的“消极抵抗的民族性”,这一艰巨的使命,已经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文化阶层的头上。
   
   新的文化阶层如何消除中国人民的惰性、如何结束中国民族长达千年之久的消极抵抗、并消灭统治集团的自私、伪善?
   
   1、新的文化阶层从人民中来,故能体现民意,并对人民反馈其“酵母作用”──他们把高级文化的因子注入人民的生活。他与人民的血肉联系,犹如荷花池塘──荷花能使池塘摆脱临近死亡的消极状态。
   
   2、新的文化阶层到统治集团中间,以其道德、效率、自我牺牲精神等等提升统治者的品质,并从另一个侧面激励人民。他把人民的活力带到统治集团中,使之避免“封闭集团”必然衰朽的厄运:又使人民的活力不被压死,反能升华。
   
   3、文化阶层的中介性质,使他面临“两线作战”的生存状态。但他深切同情底层人民,因为他知道,中国人民的消极抵抗,正是针对官僚机器的压榨所进行的自我保护。
   
   (210)
   
   新文化的创造者──革命者──天子,这是三位一体的。他需要三方面准备:意识形态、设施、策略。另外必须为建立新文化而奋斗。策略堪称为“王道”三部曲:议礼、制度、考文!
   
   (211)
   
   革命的势力若不终于放弃革命──则必定自取败亡。生活是如此强大,生活的法则是如此牢不可破──以致于它被某些哲学家形容为“性恶”,形容为自私、庸俗、残酷。任何革命的冲动和革命的理念,充其量只能改变“性恶”的表现形式及其色彩与方向;却不可能取消性恶与生活的法则。例如,把一个和平的社会变成一个好战的集体,或把红色娘子军变成黄色娘子军、把靓丽的色彩注入灰色的空间……这些都很容易。因为这些改变丝毫没有违背“性恶与生活的法则”。但是,所谓理性若不向现实妥协屈服、同流合污,从而变成一种实实在在的、物化了的东西,甚至沦为“性恶与生活的法则”的一种表现形式或一个组成部分──它们自身就会被现实生活无情地粉碎。
   
   (212)
   
   关键的问题在于认清自己的使命,认清任何使命就其本来意义而言都是具有强烈的时间性。没有永恒的使命;只有永恒的“生活法则”。刻舟求剑是理想,但却是“不对”的,因为那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历史作广阔的洞察和全面的理解,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对于自己使命的伟大自觉。在完成使命的过程中──既要“无所不用其极”,又要有强烈的分寸感和高度的戒备性。要预防自己干了“非份之事”、以致越出了自己的使命之轨,从而导致翻车覆舟的危险。
   
   如果需要的话,文化阶层应该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作为自己使命的牺牲,而不是要别人来供养自己甚至为自己牺牲。这并不是百无聊赖的理想主义,而是避免堕入一个低级的交换。因为说到底,这些超级动物依然有其动物性,但他们不该让自己的动物性受到诱惑:他们的“使命”是“天性”的体现,而不是摇尾乞怜的表演。
   
   (213)
   
   “客观的使命”那只是宣传。使命首先发自某个心灵的深处,然后传遍四方;最后才成为一种“实在的即客观的东西”。至于“生命”,都是“天性”也即“使命”的附庸──这不是自我意识及高尚情操使然;而是自然存在、是性恶的生活法则。他的行为必然收取他的果实,不论这果实是什么。
   
   未来执掌中国命脉的大能者!请听听这些金言!因为它也暗示着你的命运。一方面,你是个不会间断毕业进程的革命者、学习者;另方面,你又要时刻准备将不合时宜的“革命运动”淹没在血泊之中!因为只有你能体察到宇宙的变化、进程的脉搏──并灵巧而坚定地伴随它跳着你的“骷髅舞”。其余的一切你都是不管不顾、充耳不闻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这是古代的先知贡献在你座下的奇妙预言!你把《庄子》变成了先知书。
   
   大能者!愿你成为庄严的胜利者。愿你的仆从都习诵献给你的《胜利者的书》!那是一本新的《庄子》。我们应该以我们的良心──给这能者戴上象征的桂冠:胜利和荣耀、纯洁和道义!因为他不愧为政治的谋略、历史的主人。
   
   他的这种高级艺术,得之于那全方位的视野、无与伦比的透视、历史鉴别力、行为的判断力、高雅的决断力、近乎虚无的轮回、圆圈式的柔韧……
   
   (214)
   
   与其说支配历史的是某物的作用力──不如说支配历史的是某物的反作用力。虽然这种表述从语法上看略欠畅达,但事实毕竟是:反作用力“在历史中”与“在物理上”并不一样──它往往大于作用力。这就是“反动者”的价值所在。虽然还有许多反作用力激发不起来或没被激发起来,但那终于被激发起来的反作用力──将对历史施加格外强大的影响。
   
   在我们“世界之海”出现了这样一个杰出的能者:他施行他根本反对甚至厌恶的东西、他助长他切齿痛恨的势力──为的是“以速其败”。而且,不是在小处试练;而是要“瞒天过海”:稳稳地欺骗时人也巧妙地瞒过历史。因为他意欲操纵和揉捏的,恰恰是历史本身──时人不过是其垫底的材料而已。
   
   (215)
   
   社会变革的节奏,烙印在三种人身上;换言之,社会变革的节奏通过三种人的登场而被认识的。这就是:
   
   1、宣传家
   
   2、组织家
   
   3、战略家
   
   宣传家是煽动者,爱好表演的戏子。他的本能钱是身体的姿势、唇舌的灵巧、丰富感人的面部表情。
   
   组织家是工程师,喜欢对人进行机械组装。他的本钱是交际能力、记忆容量、热衷操作。
   
   战略家是下棋者,他以组织为器具,以宣传煽起的热情为动力,去从事历史的博奕。他的本钱是优越的判断力和对全局的了然。他的特征是对可能的目标,具有透彻的认识。
   
   宣传家的时代,变革浅而泛;组织家的时代,变革深而窄;战略家的时代,变革深而广。
   
   至于精神领袖的作用,既开其务,又成其物;周流而不息,贯穿在整个过程中。“目标是没有的,过程便是一切!”──这是不对的。事实上,“目标是有的──精神创造世界!”中国的圣人、希伯莱的先知、希腊的哲学家,皆此类也。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