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第七章《黄金时代的重来──论礼制的世界统治》
   
   [1975年──1990年4月2日]
   


   
   (363)
   
   从世界史来观察,政治军事上的事业若不能在文化上留下深刻印记的,则无长期建树。一切具有影响的政治军事事业,也就是所谓文治武功,都必在文化发展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甚至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影响。换言之,一种伟大的政治武功其本身也是一种文化运动及社会潮流在权力方面的表现。一种文治武功要是没有新的文化模式作其背景、为其陪衬,那将暗然失色、百无聊赖、平庸无奇!创造新的文化,因此必不可免成为生活的最终目的!创造新的生活,就是为新的文化创造基础!
   
   (364)
   
   随着中国的兴起:“太平洋文明”必定焕然一新。中国的复兴将导致苏联重心的东移:否则它将不能应付这一挑战。苏联重心的东移将促使美国重心的进一步西移:于是世界舞台将从大西洋移至太平洋。显然,这样一个“太平洋文明”决不会是和平的,它先天充满了静静的硝烟与冲天的血光……
   
   鉴于这种可能性,中国切不可过早露出锋芒。要之,太平洋文明的过早来临其实对中国是一把双刃剑,并不见得真正有利。中国的要务在于:避免在羽毛丰满之前激发这一“文明”,以免过早过多地损耗了自己应该肩负的更为远大的世界责任。
   
   中国还需要某种更为深刻的“冬眠”,而不仅仅是文革时期的那种自我孤立,以便完成艰难的自我调整──一切过早过重的世界任务对中国都是不合时宜的:这一期限从现在算起:至少还得花上一百年。这百年的历史将是内部压力史。建设是作为战争的准备而兴起的;解放只不过是新迫害的先声。积极的内战与压抑从根本上说,不是破坏而是建设。这是一个新民族的诞生所不可逃避的临产痛苦。
   
   (365)
   
   强大的压抑力量及其实施的迫害,损毁不了一个真正负有世界命运的坚强民族。压抑及迫害,会更为有效地除去坚强民族内在的杂质:使它变得更纯洁、更有耐力、更富于弹性也更加充沛扭转乾坤的精力。
   
   我所刻画的蓝图并不仅仅是幅悲惨的祭祀场景。须知:在这祭祀场景的帷幕之后,还闪烁着天命的灵光……为了取得这种殊荣,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更何况,这本就是无可逃避的宿命?
   
   (366)
   
   中国必须坚守自己的宿命。尽量不被腐朽的世界风潮所败坏。西风如果东渐成功,世界就太单调了。为了世界有一个可以持续的未来,让我们为中国保留一点多元化的净土吧。
   
   这不仅是个目标,而且还是一种战略。这种战略的终极目标是等待──特别等到中外力量的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转折的时辰:用最后一击摧毁根基已经腐朽的欧洲文明,就像摧毁一座报废的大楼,以便为新的建筑扫清场地。这其实不是“破坏“,而是“动工”和“奠基”罢了。这也许是收尸入殓,因为在这以前许久,欧洲的享乐主义“文明”就已经让其社会寿终正寝了。
   
   为了保障这一战略的遂行,中国不惜采取孤立主义政策。一切与外国的交往:都要有利于这一“清场”战略;而不可损害这个“最后一击”。一切国家的与私人的生活,都必须围绕这一轴心旋转。这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道理。
   
   (367)
   
   中国人,拿出传统的耐心来:扬己之长、去人之短……等待时机,发动一场“新文化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也不必勉强,那就老老实实接受别人的同化和改造。就像毛泽东时代接受“全盘苏化”那样卑躬屈膝。因为世界的统一势在必行,区别只在由谁主导。
   
   (368)
   
   社会的治理被古人简称之为“政治”。政,就是“正”,就是止于“一”之下,甚至可以理解为“止于天之下”(这里的“一”就成了苍穹),这就是“顺应天命”。“知止而后能定”(《大学》:“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这就是“政”,就是确立那个“与天命对应的人间秩序”。政治是什么?就是这种人间天秩的体现,是自然律在人间的延伸,而不是违反自然律。良好的政治,决非消极地维持某些人的特殊权益,而是积极地符合自然、顺应天命的启示。
   
   可惜,现在的“政治”已经被大众庸俗化了,成了朋党之间争权夺利的代名词。这样的坏事也许无法消除,但对它所进行的“历史误解”却需要澄清一下。
   
   (369)
   
   对社会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社会的治理”!社会可能“有秩序而无自由”,但不可能“有自由而无秩序”。显然,自由是建立在秩序的基础之上的,自由是一种比较高级的秩序,自由社会是比专制社会更为高级的社会。
   
   “社会的治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它决不等同于简单地维持警察秩序,否则那就十分低级。维持警察秩序,不仅低级,而且保守,甚至反动。
   
   社会要想得以治理,只有顺应天命;而且是主动地、创造性地顺应,这就是自由。社会要想得以治理,就不能被迫地、无可奈何地因袭,否则就会走向腐败与享乐主义。反过来看,凡是得到良好治理的社会,就必定是顺应了天命的社会。
   
   (370)
   
   好的政治,是科学的化育,是保护自然的;受命于天,然后又以天命临莅世界。在实践上,也正如在“礼制的天下统治”的一切其他方面一样,不但不要强迫人们遵循礼制,而且在相当长期的历史时期内,还要尽可能地限制人们进入礼制文化。物以稀为贵,社会择优制度及文明化育制度的实施,也要像限制狩猎与限制耕作一样,限制教养,不要滥用。滥用会导致早衰,持盈保泰是一个慎重的智慧。
   
   1、不论用法律、行政还是经济诱惑、社会压力、文化约束等手段,敦促群众为“礼制的复兴”与“文化的纯洁”这些高级的历史目标而约束自己的情欲,是很困难的,而且根本无此必要。高级的东西永远只能有少数人在使用,任何高级的东西一旦普及,就会劣质化。例如一度高级的大学教育现在相当劣质化,原因就在于此。
   
   2、人民生活一旦被导入礼制文化的范畴,必然会导致这一文化的鄙俗、僵硬;尽管从文明的进程来看,这也许是无法逃避的定数,但“普及”毕竟是“衰亡”的开始,所以绝无必要来加速普及。加速普及高雅的东西,就是加社会衰亡、就是加速黄金时代的结束。要知道,群众迟早都会挤入礼制文化的圈子,并使整个礼制为之崩解的。
   
   3、从策略上看,强迫人们向善即使表面看来是“自觉自愿”,也远远不及“同化”来得效果持久。“同化”导致的“普及”虽然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历史进程,并将导致礼制的鄙俗化及僵硬化,但它的效果还是比较强迫推行的效果来得稳定,并能通过持久影响而渗入文化的各个方面,从而奠定自己的历史地位,所以使人民“向化”是最紧要的。而倾心向化的杠杆原理就是“上有好之者,下必甚焉”的“榜样的力量”。
   
   (371)
   
   人民是文明过程的“草”,君子是文明过程的“风”──文明的创造意志则体现了“天命与易化的节奏感”。天子应成为君子的楷模,而人民也就在倾慕上层人物的风气中,自然而然地感化到了礼制的文明中,并被化育给成全了……天子及辅佐他的君子,作为礼制的中坚,通过永不间歇的“日新其德”,进取不息。这种努力如果有一天微弱了,以致其动力也消耗殆尽了,那一天也就是人民群众进入礼制的一天,也就是礼制的黄昏……自强不息的日新其德,被大众的习俗给取代了。
   
   (372)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贫血的时代。这是第三中国的史前黑暗。但有一天,精神创造者会从中国文化的废墟里昂然步出,天才大师把中国文化的沙漠变成了超越欧洲的景观。──会有的!会有的!尽管我们是看不见了。
   
   个人不可能真正超越他的时代。没有一定的养份即使仙人掌也无法存活、难以生长。问题的关键谁也超越不了,那就是:环境与品种。
   
   为了新的环境:塑造新的品种!为了新的品种:开创新的环境!──这就是历史的“适应过程”。
   
   我们时代的悲剧性在于:既没有“良好的环境”更没有“良好的品种”。什么也没有,没有。但这也是我们时代的伟大性所在──它提供了一种“继绝世”的可能性……而未来的“好时代”,百无聊赖的人们却不再拥有如此“空间”了!
   
   (1982年2月15日)
   
   (373)
   
   “中国文化的原教旨主义运动”。接近一种“原教旨主义”的原文化状态,再以此状态注入混乱的现代生活。
   
   (374)
   
   “顽固地坚持资产阶级的自由化”还是“自由地坚持特权阶级的顽固化”?
   
   “理论上的矛盾”,乃是一种“自限性”。
   
   (375)
   
   桓温大将军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主席说:“与其让你独裁,不如让我独裁。”
   
   他们都共同致力于揭示理论的这一前提:总是有人被骗,总是有人独裁,所以从宏观来看,谁被骗谁骗人,谁独裁谁受独裁,都是一样的。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