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357)
   
   “革命”有两层含义:作为结果的“鼎革天命”;作为过程的“性质突变”。综合上述两层,可以思考一下几层:
   


   1、突变意味着打破常规、过激反应。
   
   2、“革命”是一个社会的应急状态,往往采取杀人放火、恐怖措施。
   
   3、“革命”意味在高度的紧张中调动一切非常规的力量,包括鸡鸣狗盗之徒。
   
   4、“革命”是一个社会、一种文化重获主动权的极端努力。革命的失败,意味着此社会、文化“应战主动力”的进一步丧失。革命的胜利,意味着此社会文化重新获得“对自身的控制权”以及“对外部环境的主动权”。
   
   5、“革命”是一个坏到极点而迫不得已再为之的“善举”即“必要措施”,犹如外科手术一样。
   
   6、革命的时间一定不能太长,否则社会就无法恢复正常了。
   
   (358)
   
   中国需要一场市民革命。一场短促的英国光荣革命式的外科手术。1989年“五十天民主”及其以后几年的镇压,提供了反面的证明。它不仅暴露了北京政府的无能,也暴露了反对派的低能。随着对峙双方的精神坍毁,一个社会真空出现了──如果有效率的公益心遭到“军事管制”、“戒严状态”的取缔,谁能创造一种“新的形式”以占领心灵的真空?秦失其鹿,天下竞逐之。
   
   在现代城市文明的格局下,逐鹿者必须具有城市人格方能定鼎中原。一个成熟的城市人格方能召唤整个民族一起前进。不实现这一人格,整个民族就没有方向感,不实现这一召唤,革命就不可能获得动力。从此言之,中国是不可能像欧洲那样发生纯粹自下而上的历史性变革的;而只能遵循中国特有的王朝模式──自下而上又自上而下地交互进行。
   
   中国需要新的王。但这新王,是在国际压力下产生的抗体。
   
   (359)
   
   对新权威主义的政体来说,必须进行一次自由选举,哪怕仅仅一次!哪怕“下不为例”!因为,神权政治已经不能赢得社会的信任,君权也就不再能神授了。除了选举式的“民意”,检验政治合法性的手段已经阙如。
   
   (360)
   
   很久以来,生活在僭主专政下的中国人,都从正反两方面争说毛泽东不齿于人类的“伟大”。事实上,第三中国要是出不了一个比毛更有人格力量的新权威,就无法清理毛的遗产,就无从把中国引出革命与内耗的漩涡。
   
   要知道,依靠毛的徒子徒孙或手下败将如邓小平一类,是不可能真正清理毛的遗产的,他们连毛都玩不过,又怎能超越毛的那种末流秦始皇政治的俗套呢?
   
   第三中国需要一位“反对秦始皇的始皇帝”,而不是毛泽东那样的“赞颂秦始皇的末世皇帝”。他知道中国必须转变,他知道自己责任重大。他知道,只有反对秦始皇政治,并把手中的独裁权力转变为国家法理,才能一举埋葬秦始皇到毛泽东的“两千年不灭的帝国阴魂”!那时,一个新型的中国国家,才能成为坚强堡垒──与本土创造的第一期中国文明、我们的祖辈精神,齐驱并驾;并超越吸收了佛教元素第二期中国文明、三教合一的精神,成为吸收了基督教元素的第三期中国文明。
   
   新文化将构筑,新民族将诞生。新的指向,以人格化形式达到法理化成果,通过“无我的、体现了历史节奏的铁腕人物”,来实现。
   
   (361)
   
   “全民革命”又称“城市革命”或“资产阶级革命”。世界东西方各国“全民革命”的时刻表:
   
   尼德兰1566年──1609年(西班牙影响之颠覆)
   英格兰1644年──1688年(荷兰影响之跨海)
   美国1776──1783年(英国影响之西进)
   法国1789年──1870年(英国影响之东进)
   中欧1848年──1945年(法国影响之东进)
   俄国1905年──1991年(中欧影响之东进,大彼得变法后两百年)
   日本1868年──1945年(美国影响之西进,明治维新后八十年)
   中国1911年──?年(八国联军之合围,辛亥革命后?年)
   
   (1991年10月)
   
   (362)
   
   中国要避免“贱民资本主义”。“贱民资本主义”是个很能妥贴表达东亚社会实情的词汇。它包括裙带关系、贪污受贿,本质上是用小团体来取代大团体,谋求不正当的利益。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