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熊飞骏的博客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熊飞骏

   中东那些由专制骤然转轨为民主选举的国家,为何容易选举出极端势力?

   埃及人民议会选举为何伊斯兰政党取胜?

   巴勒斯坦的第一次民主选举为何选出了哈马斯?

   这不是民主体制本身的过错!

   而是“被强奸的民意”造成的。

   官僚专制国家因为实行严密的新闻管制,鼓励对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极为有害的“极端民族主义”、“狭隘国家主义”和“排外意识”,绝大多数民众除了不明真相外,还普遍浸染了“极端思维”,只有极少数例外。

   官僚专制国家没有真正的民意,只有“被强奸的民意”。

   因此专制国家不但官僚集团是不可靠的;民意在多数情况下一样是不可靠的。

   一个健康的民主体制来自相对“独立自由的民意”;而不是“被强奸的民意”。

   “独立自由的民意”来自理性的公民;而不是拥有“极端思维”的公民。

   在信息爆炸的现代化社会里,一个国家告别专制并不需要漫长的血腥搏斗。多数看似铁桶样坚固的专制国家倒塌不过是挥手之间,连专制力量最为强大,仅核力量就可把地球毁灭N次的红色苏联,专制大厦的轰然倒塌也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

   一个国家告别专制也许能在顷刻之间;但告别“被强奸的民意”则非一朝一夕之功。

   在“被强奸的民意”基础上骤然举行“一人一票普选”,则很容易把“极端势力”和善于忽悠鼓动民众的大骗子推上领导岗位。

   “极端势力”一旦走上领导岗位,就会利用掌控的国家资源为“极端思维”推波助澜,同时打压真正有益于国家的“自由意识”,多数民众依旧被“极端思维”的毒汁浸染。

   这就是典型的“伪民主”国家!

   “伪民主”国家多数继承前朝的“新闻检查”制度,民众除了“一人一票普选”国家元首和中央议会外,并没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民主自由”。

   在“极端思维”和“新闻检查”的政治框架下,民众就算有权“一人一票普选”国家元首和中央议会,也习惯把选票投给前任元首或他的代理人;把极端分子选进中央议会。

   这就是“中东民选”的悲剧!

   …………

   那些长期生活在专制黑夜没任何民主经验的国民,很容易在推翻他们痛恨的官僚集团,争取“一人一票选举”的政治层面上达成共识。

   一个专制国家推翻官僚集团,实现“一人一票普选”不等于就真正“民主”了?

   一个因偶然突发事件导致专制大厦轰然倒塌的官僚专制国家,多数民众并没有在走出专制大厦时同时走出“极端思维”。

   “极端思维”则是专制复辟的最肥沃土壤。

   让多数民众告别“极端思维”构建“民主意识”需要普及“真相、常识和逻辑“。

   还原被专制掩盖的“真相”至少需要半年时间。

   仅仅还原真相还远远不够,还必须让多数国民拥有基本的常识认知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这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一个国家在民众中普及“真相、常识和逻辑”的前提是“新闻自由”。

   “新闻自由”还能对官僚政府形成强有力的监督力量,是反贪反腐的最有效武器。

   所以“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的第一步!

   没有“新闻自由”传统的国家,骤然实现“全民普选”中央政权往往事与愿违收获伤心果。

   各位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当今中国突然决定“全民直选”国家元首,哪一位最有可能被选出来?

   不用飞骏道出此人的名字,各位懂的!

   “极端势力”一旦主宰中国政局,无论是通过“文革式权斗”还是“伪民主直选”途径,中国都将在劫难逃。前朝官僚集团将被无情清算,广大民众接下来也朝不保夕,不会有更好的命运。因为“极端势力”有如大蛇,大蛇不但吃老鼠也爱好吃人,在吞食完国家粮仓里的硕鼠时必定要拿人来开胃。

   文化大革命和斯大林肃反就是前车之鉴。

   台湾1987年开放党禁报禁,1995年才全民直选台湾总统。

   所以台湾成为民主最为成功的地区,在同时期走上民主的诸多国家中遥遥领先,把领先四年直选国家元首的俄罗斯远远抛在后面。

   台湾民主就是从“新闻自由、县官直选、司法独立”开始的。

   没有任何民主经验的国家,民众的民主生活历练也是必要的。

   所以 “地方自治”和“司法独立”是中华民主变革的第二步!

   “地方自治”就是“基层政权直选”,在中国就是“县官直选”。

   当今中国的民主幼稚人士常常选择在错误的方向努力,不是争取“新闻自由、县官直选、司法独立”等“有限但有效”且朝野双方坐下来有可能达成共识的民主目标;而是致力于争取“一人一票普选”等看起来振奋实则前途难测的目标。

   中国的民主人士现阶段努力争取的目标应该是“新闻自由、县官直选、司法独立”;而不是全民直选国家元首。

   我们在谴责专制一错再错的同时,八字还没一撇的民主人士一样不能犯原则错误,更不可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二0一二年五月十七日

(2012/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