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尾生诗歌
[主页]->[诗歌]->[尾生诗歌]->[尾生随笔:《商周春秋》(初探)]
尾生诗歌
·尾生随笔:《评北岛“古老的敌意”》
·尾生时评:《房价一次次侮辱着政府》
·尾生随笔:《李敖老了》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时间里的苹果》(外一首)
·尾生随笔:《湖南真的没文化》
·尾生诗歌《错乱时代》
·尾生观察:《温家宝与薄熙来》
·尾生诗歌:《中世纪来临》
·尾生观察:《长沙房地产》
·尾生日记体诗歌《对话鄢烈山》(外一首)
·尾生随笔:《一次失败的采访》
·尾生随笔:《由加藤嘉一想到的》
·尾生随笔:《余杰不讲逻辑》
·尾生诗歌:《诗的距离》
·尾生时评:《李双江的儿子打人》
·尾生诗歌:《又是一年中秋节》
· 尾生试验小说:《我你》
·尾生随笔:《所谓启蒙》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一)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五)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三、四、五、六)
·尾生诗歌:《岳麓山雨夜访友》
·尾生日记体诗歌:《蛋糕与砖块》
·尾生小诗三首
·尾生随笔:《王蒙来到毛泽东文学院》
·尾生诗歌:《涟漪》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随笔:《曾德旷的终南山》
·尾生诗歌《道德的拾荒者》
·尾生小诗:《命运》
·尾生诗歌:《如果没有蝶变》
·尾生随笔:《房价必须降》
·尾生诗歌:《无题》(献给两个朋友)
·尾生日记体诗歌:《修电脑记》
·尾生诗歌:《成为艾未未的债权人》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随笔:《无耻为最司马南》
·尾生诗歌:《湖南大剧院听马克西姆》(外一首)
·尾生诗评:《北岛诗批判》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上班》
·尾生诗歌:《闲游岳麓书院感》
·尾生诗歌:《老人与海》
·尾生诗歌:《湖南大剧院看朝鲜版“梁山伯与祝英台”感》
·民主宣言
·尾生诗歌:《天会亮的》(给高华)
·尾生随笔:《房价调控与“耍猴”》
·尾生诗歌:《暗河》
·尾生诗歌:《给余杰》
·尾生诗歌:《咏鸭》
·尾生诗歌:《你祈求》
·尾生诗歌:《80后》
·尾生诗歌:《笨鸟》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野蛮与理性》
·尾生诗歌:《理想者》
·尾生诗歌:《晨曦颂》
·尾生日记体诗歌:《我不是代表》
·尾生诗歌:《热水晨景》(最终版)
·尾生哲语:《论痛苦的来源》
·尾生废话诗:《领导电话》
·尾生日记体诗歌:《林昭是谁》
·尾生诗两首
·尾生时论:《我看薄熙来》
·尾生诗歌:《英雄颂》
·尾生诗歌:《致SL》
·尾生随笔:《未来主义》
·尾生随笔:《未来派》
·尾生诗歌:《未来》
·尾生哲语:《谈谈“心”》
·尾生随笔:《商周春秋》(初探)
·尾生诗歌:《求索》
·尾生诗歌:《为五月三十五日干杯》
·尾生诗歌:《写在五月三十五日》
·(转)硬汉李旺阳: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
·尾生诗歌:《硬汉,李旺阳》
·尾生评论:《论改革
·尾生诗歌:《现实》
·就李旺阳先生死亡等恶性侵权案呼吁
·尾生诗歌3首
·尾生诗歌:《写给未来人的漂流瓶》
·转:一个公民的建议与设
·尾生诗歌:《走出城市》
·尾生诗歌:《矛盾如我》
·尾生诗歌:《写给朱承志》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在热水》
·尾生诗歌:《沉睡兮,醒来》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秋雨的下午》
·尾生诗歌:《普世抒怀》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每当我回首》
·尾生诗歌:《我爱木芙蓉》
·尾生诗歌:《石下草》
·尾生诗歌:《醒来》
·尾生诗歌:《鹅城的黎明》
·尾生诗歌:《闻莫言获“诺奖”有感》(外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尾生随笔:《商周春秋》(初探)

   尾生随笔:《商周春秋》(初探)
   
    商周春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中国到底又有一个什么样的童年?我努力地减少偏见,想回到那个伟大时代,想看清中华民族在孩童时期的生活、记忆和选择。
   
    商周之变,到底是发展了,还是倒退了。周公旦制礼作乐到底是“圣人出有大伪”,还是“圣人出黄河清”?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去看这变制呢?


   
    如果说周以前还是分封诸侯,是无为而治,还是得道者治国,那么是否可以说到周朝的对礼乐的追求,对秩序伦常的捍卫就导致了后来的秦制呢?中国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有春秋有战国,就没有希腊诸邦,就是没有民主。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中华民族的民族基因到底有什么样的序列。他到底具有人类的哪些禀赋异质。拿孔子与苏格拉底做一个比较,苏格拉底是总认为自己无知,于是到处与人辩论,而孔子则是“朝闻道夕死可矣”地一直喋喋不休地四处宣扬自己的主张。多么奇怪,一个认为自己无知的人,会成为爱智慧的哲人,会成为西方文化的一个源头,一个“十有五而志于学”的人,最后能“从心所欲不逾矩”地进入道的境界,也照样成为东方文化的一个源头。
   
    有些人会说孔子仅仅是说了一些常识。是啊,常识。春秋战国时期难道是不讲常识的吗?孔子在那个时代像一个不合时宜的人,四处讲“爱”,讲“仁”,讲“父父君君臣臣”,各安其位,各领天命。难道不是应该的么?孔子的时代子弑父,臣乱君,人相食人相恨是一种常态。其实由西方的归纳法,或许可以归纳出“人之初,性本恶”,可是孔子没有做归纳法,他确是在演绎一个“仁”,及到他的弟子孟子才演绎出“人性本善”。
   
    春秋是多么混乱。有人也许会这样说?春秋是多么伟大。有人也学会这样说?杨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人人不拔一毛”似乎就和谐了,就没有争斗了。苏格拉底的学生亚里斯多德就说了“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我们人虽然一出生就注定了孤独的命运,但我们却无法单独地脱离群体,真正做到离群索居。人类的社会是慢慢演化过来的,原始社会已经用残酷的动物世界告诉人类要联合。杨朱的回归狮子老虎般的人,就能推出民主么?我很困惑。
   
    春秋到底如何?春秋如果怎样,又会是什么样的今天的中国?我们在说孔子回归周礼是选择性错误。我们春秋就应该选择老子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无为而治么?周公旦到底是圣人,还是“伪人”呢?我们可以来一个往前推,就能推出一个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一个由单独原人、自然人组成的社会。
   
    圣人是不应该出的,伏羲神龙也是不该出的。人类社会最理想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呢?人类应该这样发展。人类就是一群动物。或者上帝应该出来,把人带到亚当夏娃的伊甸园,时刻看守,再不许蛇的引诱。
   
    人类确实需要无为而治,需要给个体以独立和自由,但在无为而治的同时却不应该忘记圣人和先知的重要性。孔子是伟大的。有人说孔子说的都是常识,都是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东西,谈不上什么哲学。易经是“简易变易不易”的。真理往往也是简单的。
   
    如果说老子是在春秋时期喊出了“还我自由”,是有自由主义传统的,那么按照老子的活法,顶多就是一个自了汉,在佛教里也就一个阿罗汉的果位。孔子却是“明知不可为而为”,是“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在世的菩萨。自了汉的阿罗汉也好,在世间的菩萨也罢,毕竟境界高于普通人的,是段位比较高的。
   
    中国人有个老毛病就是爱往回看,本来是自己的时代出了问题,需要新的圣人、先知出来的时候却拒绝艰苦的思考,拒绝承担,而把担子一股脑地全推给古人。孔子和老子可没有义务来承担二千多年以后的人类的挑子。我们应该往前看,走向未来才对。
   
    商周春秋是一个前鉴,是我们的一个梯子,走向未来的梯子。这里就有一个圣人与普通人,制礼作乐与无为而治的关系问题。我觉得他们不是二,而是一。水是往低处流的,时间是往未来走的,而人应该是向高处善处去的。人类容易堕落,容易朝六道轮回的恶道里去,这个时候就需要帮助需要接引,而先知、圣人、佛就承担着这样的角色。
   
    (注:此文是在看李劼《商周春秋》代后记:一个思想者的自言自语而后作)
    2012年5月29日 于汝城
   

此文于2012年05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