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刘逸明文集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5月8日,《新京报》的一篇报道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报道称,在5月7日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民政部部长李立国透露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那就是中国将改革现行的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制度。他特别强调,政治、人权类社会组织在登记管理上是平等的。
   
   现有“民间组织”多为官办机构
   
   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全国共有社会组织45.75万个,这个数据应该会超出很多人的意料,因为在中国,独立的社会组织缺少独立运行的政治空间。可想而知,在数量如此庞大的社会组织当中,每个组织都或多或少带有官方色彩。诸如红十字会和作协、足协这样的组织就是典型的官办机构。


   
   结社自由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然而,这项权利早就被官权剥夺殆尽,任何未经许可的组织都会被官方视为潜在的威胁稳定因素,即使一些民间组织已经获得官方许可,只要没有按照官方的意志运行,也会遭受被取缔和打压的厄运。
   
   民间政治、人权组织被视为洪水猛兽
   
   当然,不同类型的民间组织所面临的风险也有所不同,如果是与政治、人权无涉的民间组织,相对而言比较容易生存,在有一定社会关系的情况下,也容易获得官方许可。而民间的政治和人权组织则完全不可能成功注册登记,不仅如此,参与者还会被严惩,中国民主党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遭遇便可以证实这一点。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曾公开指出,倘若以是否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为标准,那么,人数已经逾8千万的中共显然也属于非法组织。的确,没有谁能看到中共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的文件,在民国时期,虽然中共在一开始作为地下党遭到国民党的打压,但国民党自始至终没有将其定性为非法组织,中共最终有了跟国民党分庭抗礼的机会。
   
   或许是因为中共自身的经历,使得这个政党对于民间组织有着极大的不信任,尤其是政治组织,即使哪个政治组织是真正寻求民主的,也同样会被打入另册。在新的历史时期,人权成为热门领域,一些人权组织也应运而生。然而,中国当局对这类组织也极为忌讳,认为其别有用心,所以,我们迄今为止看不到一家民间政治组织和人权组织得到民政部门许可。
   
   开放社会组织登记并非政改信号
   
   早在去年11月份,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曾表示,要放开社会组织的注册和管理,凡是社会组织能够“接得住、管得好”的事都交给他们。虽然半年过去了,但在这方面,广东并未出现令人期待的景象。如今,民政部负责人重谈开放社会组织注册登记,并特别强调不排斥政治、人权类组织。这让很多人自然而然地跟此前温家宝多次提及政改以及赵紫阳被解禁、“六四”图文重现国内网络等情形联系起来,认为是又一政改信号。
   
   改革现行的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制度,允许政治、人权类民间组织注册登记,绝不是民政部所能决定,真要改革,必须得到中央高层的许可。民政部属于国务院下属的部委之一,温家宝对其有直接的管理权,所以,此举至少得到了温家宝的肯定。当然,因为高层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已经是集体决策,所以,同意改革的应该不止温家宝一个人。
   
   跟汪洋此前的相关提法一样,民政部负责人能提到上述改革,显然是一大进步,但是,这种改革并非全国性的,而是仅限于广东等少部分地区。可见,在这背后,汪洋做了很多工作,这是汪洋实现自己诺言所走出的一步。据悉,到今年7月份,在广东等地的非官方社会组织将可以到民政部门直接登记。
   
   有人担忧这一举措会导致社会组织井喷,对此,李立国说,直接登记需要经过一个过渡阶段,社会组织的成立审查(尤其是超出民政部门业务范围的社会组织),须向有关部门征求意见,因此“过渡阶段估计不会出现井喷现象”。可见,一切都在当局的掌控之中,李立国所说的“有关部门”显然包括公安、国安等部门,只要有这些部门在提前审查,自然不会出现井喷的景象,可想而知,一些希望得到官方许可的民间组织到时候仍然无法如愿以偿。不能真正做到开放注册,显然也就不能将此举视为政改信号。
   
   开放民间组织注册或成引蛇出洞诱饵
   
   在人权状况依然非常恶劣,法治程度依然非常有限的当下,中国当局的开放社会组织注册让很多人实在不敢有太多的幻想。在毛泽东时期,毛泽东曾一度高呼“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然而,最后的事实证明,那只不过是引蛇出洞的策略而已。历史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在民众依法上访或依法申请游行示威都会被抓捕、骚扰的今天,能否真正做到开放社会组织注册非常值得怀疑。
   
   在薄熙来事件和陈光诚事件之后,不排除中央高层有政改的设想,但是,从宣传官员执掌敢言媒体、微博管制日益严厉、网络封锁和网络攻击依然存在、维权人士继续遭到打压等情况看,“稳定压倒一切”依然是当权者的核心执政思维,这种思维不改,即使民政部负责人和汪洋等官员真的有改革的决心,也难免会让开放社会组织成为一块看似可以充饥的画饼和引蛇出洞的诱饵。
   
   2012年5月8日
   
   原载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观察》栏目,栏目网址:http://www.dw.de/dw/0,,30124,00.html
(2012/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