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流动的空气
[主页]->[百家争鸣]->[流动的空气]->[海到天边天连海——追忆王东海先生/毛国良]
流动的空气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17周年 作者:(浙江)毛国良
·退出中国共产党
·我第八次被敲掉饭碗
·毛国良等大陆知名民主人士公开退党 《九评》就是中国的希望 退党产生的道义力量是无限的
·毛国良因发表公开信被当地公安人员拘禁了七小时
·大陆异议人士促共产党道歉赔偿
·中国民主党海外发言人声明
·请愿全国人大,清明节全国公祭赵紫阳
·近胡耀邦祭日上书江泽民,浙江12异见人士再吁政改
·毛国良第三次遭到逮捕
·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林牧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严正声明
·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18周年/毛国良
·关于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问题的原则声明 徐文立 秦永敏 毛国良
·忍看朋辈遭囹圄,怒向刀丛饮诗酒.
·六四受害者促政府解决他们的生计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20周年/掘墓人
·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一声枪响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21周年
·李鹏只有选择自杀,才能向人民谢罪
·海到天边天连海——追忆王东海先生/毛国良
·六四,一阵枪响/六四受难者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到天边天连海——追忆王东海先生/毛国良

    4月23日(星期一)下午13:00左右,在江苏打工的我接到王东海先生打来的电话,他用一口地道的杭州话对我说:“国良兄,我是东海,我现在刚到临海,吴高兴叫我到他那里去玩,可我打了他几次电话都打不通,你有高兴的联系方式吗?要是联系不上他,我就打算在临海的旅馆里住一夜,明天就回杭州。”我马上说:“你别着急,等我几分钟,我马上给老吴打电话!”我马上拨通了吴高兴的手机,大声喊到:“老吴,你让老驴(王东海先生在八九“六四”入狱后,大伙给他起的绰号)来临海你这里玩,你关什么机啊?!他现在就在临海汽车站出口,你赶快联系他。你俩联系上并见面后,马上打电话给我!”老吴说:“我中午午睡时,总是把手机关掉的,防止手机铃声吵醒我。我不知道老驴今天要来临海。好!我马上给老驴打电话,到车站去接他。跟他联系上后,我马上电话告诉你。”过了一会儿,他俩先后打电话告诉我,联系上了,正在一起吃饭。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并祝东海兄在临海玩得愉快。

    4月27日(星期五)晚上22:46,我收到吴高兴先生从天台国清寺发来的一条手机短信:“国良,我跟老驴今晚和明晚都住在天台国清寺里面的招待所里。你猜猜吃一餐饭多少钱?2元!2009年的时候,我和妖道(浙江师范大学四年级学生黄志道在八九“六四”入狱后,大伙给他起的绰号)及妖道同学在这里吃中饭也是2元。这里住宿费每人每晚只有25元,而且里面有卫生间的,就是老毛时代的招待所!住在这里面听和尚催眠曲一般的念经声、影影约约的木鱼声,真是欲醉欲仙啊!可惜老驴这家伙八点半就睡着了,我拼命叫不醒他!”我就回了一条短信给高兴:“你们明天去哪里玩?”吴高兴先生没有回复。

    4月28日(星期六)中午11点多,我上网打开电脑,通过翻墙软件自由门打开了博讯网,浏览了一下新闻,当看到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浙江王东海先生今日早上8:30分左右在天台国清寺突发心脏病去世的新闻时,大吃一惊。这么大的事,吴高兴先生怎么没打电话来给我呢?我甚至怀疑这条新闻的真实性。我立即用手机给吴高兴打了电话,他告诉我这是真的,并详细地一边又一边地告诉我王东海病发前后一个多小时的情况,并说台州国保现在正和他在一起,王东海的家人和杭州国保正在从杭州赶往天台的路上。

    4月29日(星期日),在家属提出将王东海的遗体运回杭州,以便让王东海80多岁的老父亲能见上王东海最后一面的要求被杭州国保否决后,吴高兴、王东海家属和杭州、台州的两地国保一起回到了杭州。4月29日深夜,吴高兴从杭州著名异议人士陈龙德家里发来一条手机短信:“晚上接老驴妹妹电话告知,她们决定明天去天台火化遗体,然后回杭州在老驴家里设个灵堂。”

    4月30日(星期一),王东海家人和王东海的生前好友陈龙德、吴高兴、吴远明、吕耿松、楼保生、邹巍、戚惠民、萧利彬、陈树庆以及杭州、台州的两地国保一起返回天台县殡仪馆。在王东海家人的坚决要求下,国保只允许在很小的一间房子里,让王东海家人和王东海的生前好友向王东海遗体作最后的告别。我因在江苏打工和4月30日老家国保来看我,没能去天台和杭州。4月30日夜里23:53,我收到吴高兴先生从杭州发来的一条手机短信:“今天下午在天台殡仪馆已将老驴的遗体火化,哀乐不让放,简单的追悼会也不让开,一言难尽。在杭州老驴家的灵堂里,我和龙德已替你送了花圈(我们每人一个)。我明天跟台州和临海的国保一起回临海。”

    王东海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大陆民运的一大损失,是浙江民运的重大损失,听到他去世的噩耗,大家深感震惊和悲痛。江苏青年画家萧勇跟王东海也是朋友,当他得知这个噩耗时,一定要我代他向王东海的家人表示沉痛的哀悼,在发表有关悼文时,要写上他的名字。王东海先生性格开朗,性情活泼,思想活跃,由于他善于结交持各种不同观点的异议人士,他的家已经成为近20年来南来北往的中国各地异议人士(包括浙江各地异议人士)在杭州的落脚点和聚会场所。

    我开始认识王东海先生是1990年初在浙江省第四监狱里。在第四监狱里,王东海先生是非分明,在得知难友叶文相遭到狱警殴打后,坚持绝食抗争,直到狱方公开向我们全体政治犯道歉为止。1993年9月17日,在投票表决中国申办2000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的前夕,我被当局释放走出了监狱。当时王东海先生资助了我500元,让我搭乘他朋友的小汽车去了深圳。1995年以来,在王东海、陈龙德、傅国涌、王有才等人的带头下,多次发表公开信签名活动,浙江民运一度成为全国最活跃部分,在中国大陆的东南之角撑起了中国民主运动的半边天空,王东海因而成为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浙江民主运动中最著名的异议人士,1995年,他获得了方冠青基金会人权奖。由于在各种公开信和呼吁书上领衔签名,王东海多次遭到抓捕关押,被杭州市公安局劳动教养一年。 1998年6月25日,王东海、王有才、林辉三人向浙江省民政厅公开申请注册成立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揭开了中国民主党公开组党的序幕。

    “七九”民运、“八九”民运、“九八”组党,是王东海先生人生中的三大亮点,他不仅积极参加了,而且每次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王东海先生始终不后悔,他坚信专制一定会在中国大陆灭亡,民主一定会在中国大陆实现!

    我最后一次和王东海先生见面是在2009年6月下旬,吴高兴、陈龙德和我三人一起来到他家。那时,他因家庭婚姻巨变,已经独身一人在家。我们在他家住了几天,下围棋,聊天,游玩了杭州西溪湿地国家公园。我在这次聚会中结识了杭州的毛庆祥、戚惠民。我们在6月27日公开发表了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毛国良、陈龙德、王东海、吴高兴等,我也因此在2009年7月处被当局第九次敲掉了打工的饭碗。 最近二年多来,我常在QQ上和他聊上几句。他的QQ号是1076559019,他在QQ上的个性签名是:海到天边天连海。他胸怀开阔,向往大海,他一生都在追寻蓝色文明,我想这也许是他内心心愿的真实写照吧! 海到天边天连海。东海兄,你在天国的路上一路走好!你未竟的事业,我们将继续下去!等到山花烂漫时,我们一定设酒重祭!

    浙江异议人士:毛国良(QQ号:158704745) 2012年5月10日星期四下午写于江苏

(2012/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