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江中学子
·方氏11
·方氏12
·方氏13
·方氏14
·方氏15
·方氏16
·方氏17
·方氏18
·方氏19
·方氏20
·方氏21
·方氏22
·方氏23
·方氏24
·方氏25
·方氏26
·方氏27
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工作人员袁氏夫妇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袁氏1
·袁氏2
·袁氏3
·袁氏4
·袁氏5
·袁氏6
·袁氏7
·袁氏8
·袁氏9
·袁氏10
·袁氏11
·袁氏12
·袁氏13
·袁氏14
·袁氏15
·袁氏16
·袁氏17
·袁氏(18)
黑社会青年余康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余某1
·余某2
·余某3
·余某4
·余某5
·余某6
·余某7
·余某8
·余某9
·余某10
·余某11
·余某12
·余某13
·余某14
·余某15
·余某16
·余某17
·余某18
·余某19
·余某20
·余某21
·余某22
·余某23
·余某24
·余某25
·余某26
·余某27
·余某28
·余某29
·余某30
·余某31
·余某32
·余某33
·余某34
·余某35
·余某36
·余某37
·余某38
·余某39
·余某40
·余某41
·余某42
·余某43
·余某44
·余某45
·余某46
·余某47
·余某48
·余某49
·余某50
·余某51
·余某52
·余某53
黑社会青年王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王明(40)(图)
·王明41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图文)江西邹引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2012年3月19日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打手机通知我俩明天上午去县信访局谈。次日上午我俩到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接谈。关于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罗局长说:“困难补助分批给你,一年给你两千元,拿钱后不准去北京上访。”我俩询问总共给几年,罗局长拒绝回答。我俩提出一次性领钱签协议了结此事,罗局长说:“一次性给钱不可以,只有这样才能禁止你们去北京上访。”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罗局长一会儿说他权力有限处理不了,一会儿又说还在协调。我俩问,已经协调了几年,到底何时解决?罗局长不回答。我俩摆脱监控于3月31日中午到达北京,抗议当局欺骗拖延、长期监控(见图)和打击报复。天安门东西两侧均设有两处检查点,警察站在警戒线旁严密监视过往人员,发现像访民的人就拦下搜查,确认则扣留。我俩通过检查点时,几名男女警察上下打量,觉得我俩不像访民,没搜查就让我俩通过了。下午13点20多,我俩来到天安门城楼前,母亲举写有“冤”字的状纸,我举上访材料,一起喊冤。周围游客和行人纷纷驻足观看。几名便衣和警察冲过来夺了状纸和材料,将我俩带至附近警车内,登记身份证和询问上访事由。几分钟后,警车驶往天安门广场附近的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到达分局,登记拍照安检后,将我俩关押在分局内过道羁押区,羁押区除我俩外,还有其他九位访民,陆续有访民被关进来。下午15点20分,一名警察拿着四张打印好的“训诫书”(一式两份),叫我俩按手印。我俩说是被当地官员逼得走投无路才来这里喊冤,拒绝按手印。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晚上19点10分,被关押的访民增至二十多位,所有的访民被点名叫出,排队登上分局前备好的公交车。半个小时后,到达久敬庄,安检登记后,访民被关在几间并排的平房内,每位访民领到两个馒头、一包榨菜和一个咸鸭蛋。22点多,两名抚州市驻京工作人员(花主任、潘主任)将我俩领出,带至省驻京点“金鑫大厦”,安排我俩住在A520房间。4月2日下午花主任、潘主任来找我俩谈话,花主任说:“你们反映的问题我们已向市里和省里汇报,一年给两千元确实太少了,一年给两万元,总共给十万元左右。”我提出一次性领钱签协议了结,花主任说他会再去沟通。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潘主任说这件事当地政府做得不对,市里和省里会再去协调。下午两点半多,才送来两盒菜和两盒米饭。我俩打开两盒菜,看到两盒菜内均有大量吃剩的鲶鱼骨头,显然,这是宜黄县接访人员酒足饭饱后的残羹冷炙。宜黄县委县政府指使接访人员将访民关在宾馆里挨饿,把吃剩的餐厨垃圾打包给访民吃,我俩用手机将盒饭拍照后原封不动放在宾馆房间内,以绝食表达抗议。当晚,两名宜黄县赴京工作人员带我俩上火车,上火车前带我俩到炒菜馆一起吃晚饭。这两名宜黄县工作人员只买了四张站台票,就把我俩带进了北京西站,当晚开往南昌的火车有五趟(Z65、Z67、Z133、T107、K105)。这两名宜黄县工作人员将我俩带上Z65,我俩看了一下,发现这趟火车没有硬座全部都是硬卧,而且硬卧已满,我俩提出坐其它几趟火车。这两名宜黄县工作人员说,宜黄县驻京工作人员熊某某(负责带队驻京监控钟如九全家、截访及接访)和这趟火车列车长关系熟,列车长会安排座位。火车开动后,列车长没来,只来了一名女乘务员,她叫我俩坐到她的乘务室去,我俩在狭小的乘务室坐了一夜,次日上午返回南昌。4月3日上午9点50分乘班车,下午13点30多回到宜黄。当局对我俩赴京上访很恼火,指使亲戚邹某晚23点多上门对邹引娇说:“你的问题很难解决,你下次带汽油去北京上访,泼汽油去烧(自焚)……”宜黄县官员两面三刀,一方面挖空心思欺骗拖延监控迫害我俩,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不怕我俩去北京上访由我俩去哪里告,我俩被逼上梁山只能去北京喊冤,一旦我俩赴京上访,宜黄县官员又气急败坏想方设法在北京和回家途中伺机报复我俩,态度和做法越来越恶劣。宜黄县官员派人赴京接我俩回宜黄,起初买火车硬卧下铺票,之后改为硬卧上铺,后来变成硬座,最后竟只买站台票把我俩带上火车。坐火车待遇越来越差,吃饭也一样,起初带我俩一起去炒菜馆吃,后来把我俩关在宾馆里送饭吃,最后竟变成把我俩关在宾馆里挨饿,把吃剩的餐厨垃圾打包给我俩吃。宜黄县官员这样做只能适得其反,无益于解决问题,只会激化和加深官民矛盾。兵法云:“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官员若能真心实意设身处地为百姓着想,世间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

我俩打开两盒菜,看到两盒菜内均有大量吃剩的鲶鱼骨头,显然,这是宜黄县接访人员酒足饭饱后的残羹冷炙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4月9日我俩打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在外学习。4月18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今天安排凤冈镇彭书记(党委书记彭武)接谈。我俩到凤冈镇,但工作人员说彭书记刚才出去了。等了半个多小时后,一名男工作人员走过来对我俩说:“彭书记今天不会来,你们可以去找李书记(党委副书记李惠兰)谈。”我俩说:“李惠兰不会做好事,信不得(见附文)。”我俩打罗局长手机询问彭书记会不会来,罗局长叫我俩再等一下。十多分钟后,彭书记来了。双方谈了一下,彭书记说下周答复。4月28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询问处理方案何时落实,罗局长说五一节后谈。5月2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叫我俩到信访局谈。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接谈。宜黄一中人身损害赔偿,罗局长说仍按照上次说的(一年给两千元)处理。我俩将花主任说的话讲了一下,罗局长听后说:“一年给你五千元,这五千元分两次给,6月给两千五,12月给两千五。”我俩问总共给几年,罗局长拒绝回答。我俩提出一次性领钱签协议了结,罗局长说:“一次性给钱不可以,也不需要签协议,因为签协议对你们不起作用,以前签了那么多协议,你们还不是照样去北京上访?”我俩回答:“以前签的两份协议我俩都遵守了,已处理的事我俩没再提。倒是你们反复无常,一天一个花样。一年只给五千,又不说给几年,也不签协议,这纯粹是在耍花招。”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罗局长仍一会儿说他权力有限处理不了,一会儿又说还在协调,不说具体何时解决。罗局长还说:政府对你俩很好。我俩回答:“好得觉都无法睡,政府长期收卖赌棍(线人)监控我俩,这伙赌棍经常打麻将赌到凌晨一两点,故意拍桌子大声叫嚷制造噪音,吵得我俩睡不着觉。”5月9日我俩打陈主任和罗局长手机。陈主任说彭书记这几天去了井大(井冈山大学医学院)。罗局长敷衍说,如果领导有空,我会安排领导接谈你们。5月11日上午,几名凤冈镇工作人员送来一台旧彩电(TCL,型号:AT2565A)。他们叫我俩手捧旧彩电摆好姿势,一名女工作人员拿数码相机拍摄。5月1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仍敷衍说,如果领导有空,我会安排领导接谈你们。我俩说:“已经等了几年,今年赴京上访被接回后又等了将近两个月,领导究竟什么时候才有空?”罗局长随即挂断电话。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2012年5月16日,我俩打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在开会。5月21日(周一)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这个星期安排领导接谈。5月24日(周四)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常务副县长叶峰)出差去了,下周一或周二接谈。5月28日(周一)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领导还没回来,来了我会打你电话。5月3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领导这两天没空,上面来了人在县里检查。6月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在省里开会,晚上回来。 6月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在外地回来车上,到了再联系!6月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在开会,周五接谈。6月8日(周五)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在市里开会。

次子李永强通过了毕业考试,参加了毕业合影,因宜黄官员在08奥运前与李永强就读的井冈山大学医学院联手截访邹引娇及长子,次子李永强受迫害09年毕业证被扣留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6月1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叫我俩下午到县信访局谈。下午,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又老调重谈。弟李永强通过了毕业考试,参加了毕业合影(见图1)因我俩上访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罗局长仍一会儿说他权力有限处理不了,一会儿又说还在协调,不说具体何时解决。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罗局长说:“一年给你五千元,五千元分两次给,6月给两千五,12月给两千五。”我俩问总共给多少钱分几年领,罗局长拒绝回答。我俩提出一次性领钱签协议了结,罗局长说:“一次性给钱不可以,也不需要签协议,因为签协议对你们不起作用,以前签了协议,你们还不是照样去北京上访?”我俩坚持要求签协议,明确总共给多少钱分几年领。罗局长竟狡辩说已经给了我俩几十万!我俩问罗局长几十万是怎么算出来的,罗局长不回答。事实上,我俩上访6年签了两份协议,将两份协议上的所有金额加起来总共也只有7.7万(见图2):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医疗纠纷信访救助金5万元;拿回因欠费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件花费1.5万元;补偿被县建设局拆除的家中谋生店面材料费6千元;熊学辉拆毁我家位于黄陂镇房屋信访救助金6千元。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当局不但挖空心思设圈套诱导我俩携凶器(菜刀、钢管等)上访,还多次指使线人甚至亲戚游说我俩去天安门自残和自焚(以后再谈),制造轰动性事件,引起中央高层重视,问题才会解决。去天安门自残和自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人最宝贵的莫过于生命,采取极端方式拿生命做赌注未必能解决问题,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可见,当局对我俩恨之入骨,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附文:

博讯编者按:视频是流氓打手公然大小便和打麻将。中国的维稳实际上养活了大批的流氓黑社会,然百姓受到更多的残害。维稳经费高消耗了国家的经济实力,还滋长了社会腐败、黑恶的势力,百害无一利。这个维稳的癌症只有依靠制度的变革才有可能切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