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石三生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于无声处听惊雷
·詹云超副市长为何怕百度扬善?
·李卓人与梁国雄是好同志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潍坊副市长买官有假买文凭或是真
·石三生与部长PK言论自由
·科技部是个不懂常识的弱智机构
·“三个代表”与“三讲教育”互殴
·张德江亲手捧起了“一坨屎”
·什邡钼铜项目或本就是骗局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常识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道德
·韩寒李承鹏不是人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计谋
·给脑残的韩寒及90后讲点什邡的阴谋
·天津大火唯恐人知 什邡事件惊天动地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公开邀约中宣部大人笔战
·两个副省长落马现瞒天过海的伎俩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中纪委高调呼应石三生辟谣内幕
·民主维权是个圈儿
·夫妻党
·北京大雨与高层政治
·感谢顾晓军感谢党质疑四人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作文之前,请亲爱的读者们允许我说一句粗话吧:在中国,做骗子真塔玛的幸福!瞧陈瞎子,想念大学就念大学,全国由着他挑;想出国讲学就出国讲学,纽约大学都不惜装弱智,请一个语无伦次、编瞎话都不讲逻辑的瞎子去启迪思维。
   

   好,骂过之后,开始正题。在上篇《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中,石三生从“对华援助协会”网站上的一篇新闻入手,得出陈光诚也是一个骗子的结论。这是自己第一次用肯定的语气。之前,都是基于常识、常理上的质疑。
   
   今晨,看到顾晓军先生的《回答对顾晓军石三生的质疑》,知道自己的上述结论已经得到了佐证。翻出墙,知华夏黎民*受石三生的质疑启发,通过调查取证,认为“陈光诚是伪装成瞎子的*共特工”。其实,就揭穿国际性的骗局来说,海外的爱国者们更具优势。互联网时代,骗子也不得不上网,而上网,就必然会留下世人共见的痕迹。众所周知的原因,大陆的人们即便会的翻墙术,浏览国际性信息的能力也是很有限。自己昨日只是浏览这个“对华援助协会”的网站,在长达五六个小时的时间里,不是掉线,就是电脑硬盘、风扇狂转,十几分钟都打不开一个网页,你着急牙疼都没用。
   
   也正是在昨日才发现,陈光诚所以能有今日的“成功”,国际上的最大炒家就是这个“对华援助协会”,就是傅希秋牧师兼主席。也因此,石三生才相信习惯于阳谋的奥巴马总统、克林顿国务卿等一干美国政府大员支持陈光诚,很可能都是被蒙蔽使然;但说这傅希秋牧师,也是被蒙蔽,就于理难通了。傅希秋牧师可是个地道的大陆货,还是个毕业于聊城师范的山东人,与在下、与陈光诚都算是山水相邻的老乡。只是因为八九年学运受牵连,才皈依的上帝。说如此一个中国人,竟然看不出陈光诚的叙述当中堪称弱智的阴谋,也没人相信不是?
   
   一个对自己赖以成名的被监狱经历都瞎编的人,能有什么可信度?在此,我可以更大胆一点说:陈瞎子的四年服刑,也肯定是瞎编的!因为他描述的,根本就不是监狱生活。虽然自己也只是从书本上了解一些囚犯服刑的知识。
   
   由陈光诚不可能的胜利大逃亡,可以推断出他不是个瞎子。那么,说从他瞎编的监狱生活,推断出让他因此身陷囹圄的“临沂计生维权”事件,也是伪造,成不成立呢?
   
   通过阅读临沂计生事件的始作俑者----滕彪的相关文章,不得不悲哀地承认:临沂计生事件确实发生了。但陈光诚维权的结果,就是巧妙地化解了这一重大社会矛盾。陈瞎子在其中的作用,就跟《英雄儿女》当中的王成“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是一样的。这一事件的最终结果,正如同他自己所说:“这件事情起因是揭发计划生育。现在我还要告诉大家,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短暂地有所停息。但自从2008年底一直到现在,暴力计划生育有增无减,而且现在是有恃无恐,在全国各地依然存在株连,强恃,结扎等等。”
   
   或许有人还是看不懂陈光诚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如此,可去参考一下屠夫、许志永等维权人士在钱云会一案中的表现(对了,陈光诚计生维权事件,也是公盟一手打造,许志永、滕彪、江天勇、郭玉闪等)。如果不出预料,中国社会从本就不堪的法治转向更加荒诞的维权,或就是从陈瞎子的临沂计生事件维权开始。正是在这一事件中,“当局”尝到了甜头,并由此逐渐掌握了运用特工伪造受迫害等手段恫吓民众的技巧。
   
   作出如此判断的理由很简单,无论是维基的“临沂计划生育事件”还是滕彪所著《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维权大事记》,你都看不到陈光诚及滕彪等法律工作者们,在这一事件中所起到的法律作用。甚至可以说,自始至终,陈光诚们都是在将法律问题社会化,不断地同过非司法渠道,将临沂计生事件搞的满城风雨、名扬天下。更为古怪的,本来完全可以通过行政诉讼等法律手段来阻止临沂市有关当局的违法行为,他们一大帮子律师却选择了依靠网络舆论,依靠境外媒体;而对陈光诚本人的遭遇,他们又选择了法律诉讼。
   
   如果这么说,还是有人看不明白,你只要琢磨一下:轰动世界的临沂计生事件,为什么从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通过对陈光诚的监禁、软禁,已经悄然转化成了一件只与陈光诚的个人被迫害有关的人权问题。后,不管是大陆人,还是美国国会、奥巴马政府,都统统对临沂计生事件不闻不问,就该豁然开朗了。
   
   诸君看陈瞎子化解临沂计生事件的本事,可与于建嵘教授在钱云会事件中的打拐救弃儿行动媲美吗?当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善良、仗义的于建嵘教授身上,集中到那些可怜的弃儿身上时。谁还在意钱云会到底是被谋杀,还是普交死呢?
   
   看吧,他日谜底揭开,让陈光诚闻名天下的临沂计生事件维权,肯定是一个骗局,一个由政法委一手主导的最成功的骗局。
   
   最后,呼应一下华夏黎民*,那什么知情人透露的,说陈瞎子能够分别出菊花的颜色,实在算不得什么奇事。滕彪在《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中,就说:“他知道哪一株月季是黄的,那一株是红的。他自学 法律,为残疾人维权,卓有成效;他会操作电脑、传真机、复印机。”
   
   相比区别花儿的颜色,陈光诚运用科技产品的水平是否更难以捉摸?一个瞎子操作电脑也许没问题,但这传真机、复印机,他又该如何区别反正面呢?普通的印刷品,也可以用手盲读的吗?
   
   如果真有什么物极必反的规律,是否可以认为陈光诚就是瞎到了极点以后就复拥有了视力的呢?
   
   可能吗?国人或许觉得可能。估计以欧美幻想家们愚蠢到想象出来个天使,也必须有翅膀才能飞行的智慧,是根本无法理解中国人只要愿意,啥行头都不需要,就能上天入地的玄学思维的。
   
   可惜啊,陈瞎子只学了点儿玄学,却忘记了那句古谚:聪明反被聪明误。
   
   【石三生2012年5月5日 延边】
(2012/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