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石三生
·宝马奔驰不是梦 只要汪洋点个头
·吴邦国委员长坐蜡,我来埋单
·文化与文明及政府与恐怖
·中国社会需要底限与艾未未被法律
·顾晓军先生的尴尬
·灾难是由于少数人的无耻和有知造成
·无法无天的时候 阎连科岂能幸免
·陆丰秋后算帐 汪洋左右为难
·母猪还不会上树 乌坎已转危为安
·不懂鲁迅韩寒艾未未 难明顾晓军东野长峥
·党事儿真多:圣诞节扯淡都不行
·韩寒跳梁正当时 乌坎被过分解读
·韩寒从未转身 通往朝鲜的路还很长
·共产党仁至义尽 石三生末路穷途
·汪洋都不行 唯有薄熙来才能消灭地沟油
·网管意下多容情 子孙茁壮少痔疮
·新的一年 中国依旧是绕着太阳转
·执政已过六十载 党仍热衷于地下工作
·拒顾晓军再诱徒 绝驭民宝典求荐
·党总是喜欢把戏演过火
·韩寒谦虚无理 麦田道歉蹊跷
·凤凰博报疯疯癫癫 谷歌搜索自曝家丑
·请范爷冰冰准备钱 人造韩寒确凿无疑
·韩父子假戏真唱 方舟子投怀送抱
·韩寒未输先后悔 吴英怕死难回头
·韩寒未输先后悔 吴英怕死难回头
·够绝:韩寒边悬赏边起诉
·韩寒可以免战 赌徒不能弃庄
·面对质疑,韩寒缺失起码的幽默感
·韩寒的矛与韩仁均的盾
·韩寒数学中真的很烂:30年等于15000天
·是否该起诉韩寒、李彦宏?
·李彦宏出手相救 唱衰韩寒迷雾重重
·猴子韩寒
·韩寒百度联袂捣鬼 范爷冰冰欠下巨债
·致韩寒、范冰冰的公开信
·范冰冰人美钱多 韩寒少才又缺德
·给韩寒迷们灌一点儿还魂汤
·韩寒的投降书与范冰冰的求救信
·大河网知耻而退 百度舍义为韩寒
·与韩寒谈性事同范冰冰说仗义
·抗虫生物方舟子是个骗子?
·百度恐惧“少年”时 便是韩寒受难日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归真堂:愚蠢的企业,愚蠢的公关
·扫地僧转战韩仁均 韩寒先生妙处逢生
·扫地僧闻鸡起舞 韩军团虽死犹生
·扫地僧断网出沪 百度少年今二十
·易中天品三国将就挺韩寒词不达意
·方舟子祸起萧墙 倒韩战落下帷幕
·天下第一时评人的庄严声明
·博客教父方兴东与史记作者司马迁
·致山东高级人民检察院、法院的公开信
·时代周刊为什么会选择韩寒?
·跋扈的方舟子与妾一般的深广电
·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方方思维很方 洪晃挺韩荒唐
·雷锋同志心猿意马 日记喻军队国家化
·麦田恼羞成怒 韩寒杀气腾腾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比大熊猫更珍贵的。。。
·当代五君子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我比你还要脏
·美国人为何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纽约时报佯攻恶法 秘密拘捕悄然通过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洋垃圾与洋文化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初笑薄瓜瓜 二叹薄熙来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三笑薄瓜瓜 四叹薄熙来
·给艾未未的债主普及一点常识与法律
·四笑薄瓜瓜 五叹薄熙来
·新华网重大改版 高层动态失踪中
·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司法部愚蠢 亵渎了法律侮辱了党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捅破杨澜国籍的窗户纸
·写在余杰去国后的多余话
·方滨兴与秦始皇 防民防贼两长城
·孔庆东巧言献媚 韩三骗因祸得福
·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给流年不利的公知刘晓原律师指一招
·孔庆东与韩寒是两条不太一样的狗
·毛左派正向右看 伪公知何时蜕皮
·中国民主没有左右只有欺骗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再谈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艾未未或偷漏税行政复议被驳回
·艾未未借钱缴税根本就是骗局
·中国第一真骂与世界第一奸骂
·韩寒与薄熙来有个约会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迷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引子】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顾晓军先生说:“石(三生)的挖料能力举世无双,如果真挖到什么料,不写也不太可能;而写的话,那么我们就真的坐在火山口上了。”
   
   我知道这世上本没有佛,也就对佛嘴中的地狱没有丝毫的恐惧;
   
   我知道人世间,真的有火山。因此,对顾先生的赞许就不知是该欣然领受,还是知难而退?料,肯定是有,无需挖,回忆一下自己这些年来走过的历程,答案已经是昭然若揭。骗中骗,局中局,看起来虽然令人眼花缭乱。但,正如顾先生所言:只要解释通怎么才能弄到钱花?一切便迎刃而解。
   
   而怎么才能弄到钱花?投入与产出如何才能最划算?作为一种管理社会的创新机制,如何能以最小、甚至是无本的代价,获取最大的金钱效益?这些本来是商人们的伎俩,却阴差阳错地被政府运用到了社会管理中。于是,据说是江泽民的伟大发明:政治问题---经济解决,也就有了逆向成立的理论依据。于是,便有了邓玉娇刺官案,钱云会普交死,723动车事故,等等一系列经济社会活动中发生的天灾人祸。其解决方式的背后,都毫无例外地披上了浓浓的政治背影。
   
   当政治看到钱,眼中泛着绿光之时,群体事件以几何级数爆发就成了必然。顾晓军先生曾经建议政治:维稳不是不可以,照实赔偿即可(大意如此)。如此简单的算术问题,为什么就是做不到?老百姓都明白的很,难道中央领导们真都是些酒囊饭袋?非也,无论大政治们从纵览全局的角度,还是小政治们出于诸侯称霸的考量,都不会允许公正的买卖泛滥成灾。就拿钱云会案来说,钱当村长,村民要求的赔偿是19个亿。而当地政府只肯给3800万。整整五十倍之差,这买卖如何能谈得拢?生意谈不拢,买卖还必须做。除了强买强卖,除了政治打压,还有什么办法呢?
   
   或许有人又疑惑:既然要用政治的谋略来解决问题,为什么不能让钱云会死的好看一点儿、自然一点儿呢?为什么要留那么多看似弱智的漏洞给世人看呢?为什么央视、人民日报等等国脸国嘴都跟着像白痴一样的呢?
   
   说实话,这个问题,自己也是琢磨了很久,才想明白。或者是说,自己本来就明白,只是不敢那么去想!试问,如果真的是自然或意外死亡,人们除了悲伤,还会感到恐惧吗?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有啥好害怕的呢?只有弄死,让人们明显地感知到那是被谋杀,而后定性成普交死。这才会让世人不寒而栗,才会起到杀一儆百、儆千的伟大效果吧!
   
   记得钱云会案时,顾先生也质疑:为什么中央不出面?
   
   他们出面能做什么,像白痴一样承认那是一桩普交事故?从政法委到意识形态领域,全都认可了的普交死。胡、温还能说什么(这是后话,非是比顾先生先知)?
   
   想那秦朝时,令大臣们感到恐惧的,哪里是赵高指鹿为马。如果胡亥不以常识问群臣,不就是一个玩笑吗?
   
   就是故意暴露出常识性的破绽,让你看。让世人都能从心底明白,与政治作对的下场,就是钱云会。也惟其如此,恐惧的阴影才会在世间自然弥漫开来。
   
   一边制造恐惧,一边强力维稳。至此,顾晓军先生提出的“怎么才能弄到钱花”的弄到钱与花钱,算是从个案做出了解释。余下的,就是一回又一回对大局的破译了。
   
   时隔多日,有个网站才通知删除了《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隐隐的,我感到自己已经找到打开潘多拉盒子的钥匙。
   
   顾晓军先生,您准备好去坐火山口了吗?
   
   欲知迷情,请看第一回 《长平为陈瞎子作赋 司马南暗挺美帝国》
   
   【石三生 2012年5月19日 延边】
(2012/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