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还是没有看明白——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三]
郭罗基作品选编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是没有看明白——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三)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丁克迅本人,1983年进入北大国际政治系读硕士研究生。1982年,我被邓小平赶出北大,发配南京。从那以后,北大培养出什么样的人与我无关。但虽无直接责任,还有间接责任。国际政治系的教师中有一些人是我的学生。我没有把我的学生教好,我的学生们又没有把他们的学生教好,以至出了丁克迅这样的不硕的“硕士”,都是属于“教不严,师之惰”。
   
    如果一一指出丁凯文的文章中的差错,那就太繁琐了。
   
    克迅贤侄,听我一言相劝:你的文章显示,做学问的基本功甚差。据说你还出过一两本书,有空我将找来翻翻。在校时没学好,现在宜加紧自学,特别要在逻辑思维的训练和法律常识的学习方面多下功夫。
   
   2012年5月1日
   
   《周末文刊》2012年第27期,最后一节《原来林彪是他的表姐夫》被编者砍掉
   
   
    附:
   
   简答郭罗基先生
   •马悲鸣•
   
   
     郭罗基先生前后两篇为严慰冰辩护的文章要我作答。老实说,郭先生的问题很难回答。这倒不是我自认理亏,而是郭先生写的都是深奥的学院论文,让我这等水平的读者难以理出头绪。但这次郭先生撂下话:“我料定你们无法回答”,故只好勉为其难,简单通俗地略答两个外围问题,主要问题还是转请丁凯文先生来回答。请郭先生和读者谅解。
   
   
   一
   
    郭先生在上面这篇文章中说道:“杜先生的文章与《读者来信》是什么关系?不清楚,编者也没有交待。这里的‘读者’又是一位隐身人,我与隐身人打交道实在心烦。”
   
    至于为什么要隐去来信读者的姓名,是因为郭先生在前此一篇文章《关于严慰冰的争议》((201202)的[注]中有这样的话:[3]这才明白,本来人家是有名有姓的,是编者把“读者”编成甲乙丙丁……abcd……1234……。编者违法了,可能他自己还不知道。这是侵犯了姓名权中的姓名使用权。
   
    本刊登读者来信一般是不征求本人同意的,因为大都是用来溜缝,补足64K版面的一两句短评,无此必要。但正因为没有征得读者同意,故都把人家的原名(其实绝对大多数也都是假名)隐去而代之以甲乙丙丁……abcd……1234……。可这种做法又被郭先生指为侵犯了姓名权中的姓名使用权而违法。从此我不再给读者编码,而是直接把读者的名字删去,只登来信内容。读者成为隐身人的原因来自郭先生说编者“违法了”的指责。
   
    郭先生上文说:“马悲鸣也没有认错的习惯”。在受到“姓名使用权”上“违法了”的指责后,我以实际行动认错,改变了过去“违法”的做法,但又让郭先生“心烦”了。不知以后还应该怎样认错,应该怎么改才对?凡被我未征求同意而刊登了来信的读者,敬请表示一下意见。
   
   
   二
   
     郭罗基先生认为丘会作讲的,周恩来为严慰冰写匿名信的事大发雷霆是孤证,不足为信。那么严慰冰说:“定一在里面被吊起来打”也是孤证,郭先生怎么又愿意相信了呢?
   
     《水浒传》里有入监的杀威棍,不管有罪没罪,先暴打一百杀威棍,杀杀囚徒的威风再说。中共监狱里没有杀威棍。只要不反抗,一般不至于用刑。像陆定一这样老的高级干部当然懂得“配合组织上的调查”,再加周恩来暗中保护老战友严朴的女婿,完全没有“吊起来打”的必要么。
   
    “定一在里面被吊起来打”是严慰冰说的,不是陆定一说的。周扬耳朵被揪掉,是他在受审时老打瞌睡而遭审讯人员耳提面命的结果。林昭和遇罗克在监狱里上背铐是因为他们存心与狱方作对的结果。林昭恶骂女狱警是老鸨子。遇罗克在监狱里耍弄预审员幷教导狱友怎么和狱方周旋。但两人都只是背铐而已,幷未吊起来打(这两人后来都是被判了死刑的),又何必非要吊起来打陆定一呢?
   
    遇罗锦一直要求遇罗克的难友张郎郎写出他哥哥在狱中的“全部真实故事”,包括遇罗克遭受毒刑的惨烈往事,以证明遇罗克在许多人心目中的普罗米修斯形象。但张郎郎坚持只能写他所见所闻的事实,无法无中生有。遇罗锦非常愤怒,认为张郎郎故意贬低他哥哥的光辉形象,因此推断张郎郎是中共特务,被当局派到监狱去成为遇罗克的“狱友”。
   
    诚然,丘会作和周恩来只是工作关系,没有严慰冰和陆定一那样夫妻之间的私房话。但严慰冰还说林豆豆是叶群和陆定一生的女儿。如果说“定一在里面被吊起来打”是陆定一告诉老婆的私房话,那么说林豆豆是陆定一的私生女也有可能是他们夫妻之间的私房话。不知道郭先生是否也相信林立衡真的是陆定一的私生女?
   
    林豆豆长得象陆定一吗?
   
    郭先生上文说:“从丘会作到丁凯文,再到马悲鸣,都是以讹传讹。” 而严慰冰确有造谣前科,连她老公陆定一本人都说她有神经病。可郭先生宁愿相信这种人的话,却不愿意相信连郭先生自己都称之为“用词是很讲究的”,没有精神病史和造谣前科的丘会作的话。“从丘会作到丁凯文,再到马悲鸣”和“从严慰冰到郭罗基”哪个才更“以讹传讹”?
   
   
   
   严慰冰匿名信事件及其他
   •丁凯文•
   
   
    马悲鸣先生传来两篇郭罗基关于严慰冰匿名信的文章,请我作答。有关这个问题,本人以前曾撰文略加论述,该说的话基本都说了,本不打算再多啰嗦。惟郭罗基先生在文中多次提及我和我的文章,由此之故,本人觉得这个问题还值得再予论述,作为对郭罗基的回应吧。郭罗基先生曾在北京大学马列主义教研室任教,对中共党史,特别是文革史应该不会陌生,对严慰冰匿名信事件应该有一个基本的是非认识。没想到,看了郭罗基的文章才发现,郭基本上还是站在共产党“政治正确”的立场上评判这么简单的一桩刑事案。
   
    1960年以前,林彪一家与陆定一一家基本上没有往来,以往也没有任何私人恩怨。林彪从事军队工作,但1959年以前因为身体健康的缘故基本上远离中共政治漩涡,中共建国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都与林彪无关。叶群更未涉入中共党内任何事宜。陆定一则长期从事党务宣传工作,是中共掌握宣传口的总管。林彪与陆定一在工作上也从无交集。套用一句俗话来说,林彪与陆定一往日无冤、近日无仇。陆定一的夫人严慰冰自1960年3月到1966年1月之间,共投寄50余封匿名信(其中绝大部分是寄给林彪一家的),以罕有的下流语言,辱骂林彪一家,幷挑拨林彪的家庭关系。此事经公安部门的侦查而破案,日后则被称为严慰冰匿名信案。严慰冰为何持之以恒地给林彪一家写匿名信?这些匿名信的内容到底为何呢?
   
    郭罗基先生对此辩护称:“严慰冰的几十封匿名信,究竟是捏造事实还是陈述失实还是揭露真相?或兼而有之?无从判断。”为何是“无从判断”?郭罗基归结为“因为叶群不公布匿名信”。
   
    郭罗基文中自称法学也是他的专业,那么他应该知道在中国公布案情是公安部门的职责,而非受害者。再说郭罗基先生一句“无从判断”就能将其瞒天过海遮掩过去吗?事实真如郭罗基所言吗?严慰冰案告破后,党内高层对此知之甚清,只不过严慰冰的匿名信太过下流,一般人不愿再作传播。
   
    据知情者透露,严慰冰的匿名信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挑拨林家的家庭关系,指称林豆豆不是叶群与林彪所生的孩子;二是对叶群个人的造谣,无中生有地称叶群与他人有染,而这些有染之人竟然还包括了陆定一;三是恶意辱骂林彪全家。
   
    曾列席1966年5月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的王力说:“陆定一早就受审查了,就是因为严慰冰写匿名信的事。信上说叶群在延安时跟陆定一好,林豆豆就是陆定一生的。林彪到哪里信就到哪里。”(王力《王力反思录》,下,香港北星出版社,2001年版,第593页)
   
    吴法宪回忆说:严慰冰在匿名信中还说“叶群不是处女以后又跟别人乱来,生下两个小杂种。”还说“叶群是王实味的情妇”等。(吴法宪《岁月艰难-吴法宪回忆录》,下卷,香港北星出版社,第702页)
   
    丘会作回忆说:“严慰冰是陆定一的老婆。大约从1960年起,到1966年1月,5年多的时间里,她给林彪一家写了几十封侮辱人格的匿名信。信的内容主要从挑拨豆豆同她母亲叶群的关系起,直到乱编乱骂。例如,说豆豆不是叶群生的,说豆豆长得像刘少奇。……陆定一在延安追求过叶群,这是很正常的事,严慰冰在匿名信中谩骂叶群,给叶群造谣,总之,信的内容恶毒下流。”(丘会作《丘会作回忆录》,上,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版,第438页)
   
    林办的秘书官伟勋有一次与叶群闲谈,叶群忽然问
   
    “你看豆豆长得像不像我?”
   
    “像,既像主任又像首长。”
   
    “是嘛,人家都说她长得像我,可是她就是不相信,老怀疑她不是我生的。都是让‘坏人’挑拨的!”(官伟勋《我所知道的叶群》。中国文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70页)
   
    叶群这里所称的“坏人”就是指严慰冰。正是由于严慰冰长年累月不断地写匿名信挑拨叶群和林豆豆的母女关系,林豆豆与叶群的关系在很长时间内都非常紧张,林豆豆怀疑自己是叶群的亲生女儿。林家为了证明严慰冰匿名信的捏造,找到了当年在延安时期的保育员、接生员等,证实林豆豆确实就是林彪和叶群的亲生女儿。尽管如此,这已经给林彪一家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严重伤害和无穷的烦恼。
   
    林办另一位秘书张云生回忆说:“我到林办工作不久,从毛家湾现存档案中看到过严慰冰写的一些匿名信的影印件。这是文革前夜中央公安部侦破的一起重大‘反革命’案。……信的内容令人读后不堪入目。”(张云生、张丛坤《文革期间,我给林彪当秘书》,香港中华儿女出版社,2003年版,第65页)
   
    请注意,张云生这里的用词是“不堪入目”,这足以说明严慰冰匿名信的丑陋、下流。这岂是郭罗基先生轻飘飘一句“无从判断”就能一笔抹煞的了的?
   
    郭罗基先生指责林彪在政治局会议上曾说过“严慰冰的反革命信,所谈的一切全系造谣”,幷由此指责林彪这是“断言”,“以后就有人跟着说是‘造谣’”。
   
    林彪这段话所指是很清楚的,就是针对严慰冰的匿名信中所说叶群乱搞男女关系,林豆豆是叶群和陆定一的孩子这种事情。林彪在5月19日会议上散发了一纸证明:
   
    我证明:(一)叶群在我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婚后一贯正派;(二)叶群和王实味根本没有恋爱过;(三)老虎、豆豆是我与叶群的亲生子女;(四)严慰冰的反革命信,所谈的一切全系造谣。林彪 1966年5月14日(卜伟华《砸烂旧世界: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与浩劫》,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88页)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