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人民不答应(小说)]
东方安澜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不答应(小说)

               人民不答应

       文/东方安澜

   一

   金秋的天气好的没话说。王志文背着背包,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一阵蹦蹦跳跳的冲动。今年市里组织台湾万人游,王志文是市作协的秘书长,也有幸被列入名单之内。刚才大巴上下来,他径自先走,把正在和每一个人握手道别的陆副主席等人丢在后面。

   王志文停下脚步,点燃一支烟,微风拂过脸颊,卷走了第一缕烟岚,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一个礼拜台湾游,许多地方都不能抽烟,想掏烟,看看人家都不抽,又不知道所在的地方能不能抽烟,怕惹出事端来,只能强忍着。在参观台湾博物馆出来的走廊上,实在是熬不住了,刚吸两口,就被工作人员勒令掐灭,自己闹了个大红脸。好像自己丢了全大陆人的脸。

   王志文沿福山塘边的人行道上缓步地走着。回到熟悉的土地熟悉的环境,感觉所有的东西在都向自己投怀送抱,亲切得不得了,似乎秋天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生出恨不得把秋天搬回家珍藏的欲望。心情好,王志文并不急着回家,沉浸在秋天里。与喜悦同在,与幸福相伴。

   王志文把背包撂下来斜跨在左肩上,又点燃了一支,烟岚像喜悦的精灵,围绕在自己周围,随着走走停停的节奏跳跃升腾。这次台湾行的点点滴滴,在自己颠簸的脚步里,不断跳出来,一路走一路回想,喜悦感在头脑里层层扩散,不知不觉,王志文把平时二十分钟的路程走了一个半小时。

   老婆回家,王志文已经做好了晚饭。女儿住校,不在家,但两个人因为有了台湾的话题,有说有笑。王志文发挥自己作家的特长,把台湾风光和台湾的所见所闻,讲得绘声绘色。王志文平时寡言少语,一开心也是眉飞色舞。这次台湾行从他嘴巴里出来,添油加醋惹得老婆嘎嘎嘎一连串笑声。老婆因为是司法局公证处的领导,作为公务员,接下来也会轮到去台湾,所以听得格外仔细认真。

   王志文是老宅男,因为有电缆厂的股份,已经五年没上班了,主业是老婆女儿的后勤部长。星期五傍晚去学校接女儿,风雨无阻。王志文做着本市作协的秘书长,听起来是个“长”,但小小县级市的作协,都是空衔,没官饷。这个秘书长唯一的出场,就是年终作协主席台上,最最靠边的位置,给他设置了一只凳子。

   夫妻的互补性在王志文两人身上体现得最为真切。他老婆开朗大方,王志文就不善于交往,还有些孤僻,不写文章,就练练书法,或者干脆背个画夹,出门写生去。他这个秘书长不秘书长的头衔,还是几年前,文联主席吴人杰老娘分家产,老婆出了大力,吴主席投桃报李的结果。那年吴主席刚刚上任,手下要拉一批干将,王志文就阴差阳错,做了这个秘书长。

   王志文不是场面上的人,一味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和文联一帮领导就很疏远。虽然文联的领导很多也写写书法,有了共同爱好,照例找到共同语言不难,但王志文就是受不了那一腔官味。看来此书法和彼书法搞不到一块,吴主席对他有点失望。老婆劝过他几次,希望他多走走上层路线,虽然虚衔不打工资,但毕竟是个官位,面子上也光彩。而且万一哪一天天上真的掉馅饼,有官位终究是抢馅饼的最佳位置。

   王志文饭桌上讲得兴致勃勃,

   “你看,你老说秘书长不打工资,这不,台湾游还是有甜头的吧”。

   王志文被老婆小小一诘问,一下子噎住了。只得朝老婆翻翻眼皮。

   “我经常说,你反正呆在家屁事没有,文联里常走动走动,熟络熟络关系,你跟小孩子一样,不听话”。

   “哎,文联里去,他们一个个官老爷那样坐在那儿,我立无立处,站无站处,周身不自在”。“再说,从大菩萨到小菩萨一圈拜下来,我这浑身是鸡皮疙瘩。”

   夫妻两个话不投机,王志文起身,收拾筷碗。

   王志文系着围单在厨房洗刷,心里默想刚才老婆的话。自己平时来往的都是一些小人物,看相的、小教师、电厂职工、小公务员,虽然个个不要说才高八斗,也是都有自己独门秘籍,可惜都是一些边缘人。这次和自己同去的,不是科长就是局长,所以自己下车时没好意思打招呼,有点自卑地径自先走,溜之乎也,自己也觉欠妥当,但跟春风得意的他们相比,自己就是自信不起来。

   正在自己胡思乱想,门铃响了。门铃清脆悦耳,王志文不用听,就知道姚小玲来了。长久坐家,王志文从门铃上有了感觉,清脆连续的是熟人,门铃躲躲闪闪的,一般都是上门求事的。姚小玲跟老婆是同学,碰巧也是作协的理事,两家石林小区的住房,又是一起买的,一家楼上一家楼下,几重关系,两家就格外亲。

   “新世纪好男人,还在厨房忙呢”。

   姚小玲走进来,敲了敲厨房的门。

   “嘿嘿,我是没出息,还是你家那位好,开公司赚大钱”。王志文挤了挤脸,苦笑了一下。

   “我家那位可没你这么嗲老婆”。

   这时,老婆在客厅喊了一声,姚小玲转身过去了。

   二

   第二天上午,王志文刚泡好一杯茶,铺开宣纸,打算练练字。刚想关掉手机,接到了文联吴人杰主席电话,叫他有空去文联。王志文迟疑了一下,心里盘算刚去过台湾,会有什么事?年终总结又不到时候。从内心里,王志文本能地有些抗拒,实在是怕见那些一本正经的官老爷。

   不过既然主席亲自打电话,硬硬头皮也得去一趟。

   王志文到文联的时候,十点差两分,正是办公的一个小高峰。走廊上走过,虚掩的门里望进去,茶雾烟雾雾气腾腾,王志文不自觉怯了一下,想人家工作得热火朝天,自己二流子一个。一个闲散人员和门内的世界实在格格不入。

   推开走廊底里文联主席办公室的门,吴主席坐在办公桌后面,夹着烟的手指凑在嘴边,眯着眼对着前面墙上的“厚德载物”凝神静思。门虚掩着,王志文敲敲门,吴主席看见,马上换出一幅热情的面孔,脸上的皱纹里能开出花朵来。

   “喔唷,志文来了,坐,坐”。

   王志文被他热情地一招呼,一阵温暖。

   一位美女给王志文泡了杯茶,搁在茶几上。王志文看着有点面熟,一时半会想不起,只好冲她笑笑,“谢谢”。

   吴主席递过来一支烟, “志文呀,你有空,也不常过来坐坐,这里是你的娘家,难道一定要打电话你,你才来”。吴主席带有关怀的责备,听在心里更加舒服。

   “不,不,我一个闲散人员,过来打搅你们,这怎么过意得去呢”。

   “志文,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只要我在这儿主持工作,随时欢迎你过来吗”。

   吴主席说这句话,很义气。不管怎么,王志文听着很舒服。自己知道,这都是老婆的功劳。如果不是老婆,自己算个屁。尽管自己文章书法画画在市里也算顶级,但这些属于副业,做官才是主业。副业弄得再好也是狗屁,人来人往拼的都是人情和利益。

   “谢谢吴主席盛情,今后一定过来多多请益”。

   王志文不知道吴人杰今天找他来的目的,既不便贸然相问,又不好胡乱说话。只好跟他客客气气打太极拳,静观其变。烟一支接一支的抽,吴人杰也不急于提什么事情,跟他聊着台湾,王志文也不客气,接着吴人杰递过来的中华,吞云吐雾。刚开始还留个心眼,揣摩着吴人杰的话,后来聊的多是瞎话,王志文就慢慢放松了下来。这时想起来了,刚才给他泡茶的美女叫王美玉,是去年才加入作协的,在年会上,肖主席曾经介绍过。

   话题转移到几位同游的老干部身上。王志文心口像是被撩拨了一下,隐隐约约了什么,因为几个老干部都在骂骂咧咧,不满意自己的退休待遇,这次台湾游,也是对他们的一个福利安排。算是安抚。王志文和吴人杰聊到几个共同认识的老干部,翻了会他们的陈年旧事,说到趣头上,两人哈哈大笑。趁着高兴 ,吴人杰话锋一转,

   “志文,今年是换届年,从上到下都要换,你有什么想法”。

   王志文一愣,因为不热衷做官,连换届这么重要的事情也忽略了。

   “哦哦”,因为没有准备,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我接受领导的安排”。

   “志文啊,文联党组研究过,也跟作协肖主席通过气,准备提名你为文联的副主席”。

   “不不不,我才疏学浅,怎么能当此大任”。

   王志文十分意外。

   “你不要客气,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意见,也同文联各位通过气,今天找你来,就是征求你的意见”。

   吴主席把“个人的意见”咬字咬的很重,其意不言自明。

   王志文听出来了,心里诚惶诚恐。

   “吴主席,我资历浅,能力弱,我看是否请各位领导重新考虑”。

   文人好激动,加上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王志文的声音有点颤抖,在空气里一弹一跳。

   吴主席透过茶杯里的雾气,观察着王志文的表情,一脸高深莫测。

   “志文,喝水喝水”。

   “文联和作协考虑,你提上来,空出来的秘书长呢,由姚小玲接替,你看呢”。

   “吴主席,姚小玲接替我,我没意见,她本来就是作协的理事,又是女同志,至于我做文联副主席,我恳请领导们再慎重考虑”。

   王志文压抑住喜悦,口头上谦让着。

   王志文走出文联大门的时候,大家开始陆续外出中饭,吴主席跟他打了个招呼,说有个饭局,中午就不留他吃饭了。王志文对吃什么好吃坏吃没什么讲究,回家剩饭微波炉里转一下也能对付,所以并不计较。反而因为怕应酬,潜意识里希望出来不要碰见熟人。

   三

   晚上老婆回家,把事情跟老婆一说,老婆喜上眉梢。

   老婆高兴,话就唠叨个没完。王志文开始也高兴,下午买菜烧晚饭,一直在琢磨这个事。事情想多了,就发现不对劲,总觉得这是个馅饼,玄玄乎乎。

   老婆在开心的头上,王志文不便泼冷水。一晚上,都是老婆在说话,王志文一味附和,按照平时老婆的脾气,看到王志文唯唯诺诺,又要骂他是扶不上墙的泥巴。不知老婆今天吃错什么药,心情格外好,对王志文的懦弱,也没有揪住不放。

   老婆不断地说话,在餐桌灯的照耀下,王志文发现了老婆左脸颊太阳穴上的一个灰点,起初以为是脸颊的阴影,王志文打开顶灯,灰点还在,王志文伸手过去,想把那灰点粘掉,又没成功。老婆看她向自己脸上伸手,用中指拨拉,没在意,继续说着她的话。

   一个灰点,比蚊子还要细微,要不是王志文眼尖,不易察觉。这个灰点既不是阴影也不是灰尘,王志文瞪着个眼睛呆愣在那,老婆的话纷纷扬扬,王志文脑袋里空空荡荡,任由自己的思绪漫无目的地飘荡。那灰点熟悉又遥远。他蓦然心里一动,马上蹑神摄魄整理好精神,联想到外公的脸,那密密麻麻的老年斑,王志文突然一阵恐惧。

   王志文点了一支烟,缓了缓神。烟雾、文联、主席、吴人杰、作协、秘书长这些东西在他脑子里又一次滚过,最后定格在吴人杰那张脸上。王志文始终觉得,那张满脸老年斑的笑容里包含着无数捉摸不透的内容。老婆说他是在还人情,可人情也有时限,什么红利,也有尽期,过期也会作废,再说四年前已经还过一次了。王志文摇了摇头,把烟头掐灭在烟缸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