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陈泱潮文集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特務打手徐水良
·再质问徐特務:你有什么资格說你是正确的正义的?
·政治流氓徐特务极其卑鄙可恥的叛徒嘴脸(组图)
·关于中国社会民主党问题的说明
·大多数所谓“民运人士”的致命伤
●再教訓疯狂诋毁上帝信仰的魔鬼徐撒但水良
·耶穌必授權與假基督和魔鬼爭戰的得勝者(推文三則)
·徐水良长期疯狂攻擊和詆毀民主憲政及道德基石,何其毒也!
·不容反上帝反基督的魔鬼進一步公然诬蔑佛教是无神论宗教(组图)
·质问鲍戈造魔鬼撒但徐水良
·近日斥徐撒但二帖
·你特务打手徐水良还有一丝一毫人性吗?你还是人吗?
·特务打手徐水良是名副其实的凶恶党棍!
·叛徒徐水良伪装革命派,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的邪恶手段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徐水良过街,人人喊打(摘录1)
·有深度的批判: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撒但魔鬼徐水良长期造谣诽谤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执笔者
·起诉徐水良犯有多起【诽谤罪】的授权委托书
·徐賊不打自招:长期造谣诽谤陈泱潮的就是徐水良自己!
●《反擊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小結
·嫉妒狂病患徐水良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特务打手徐水良疯狂破坏民运,铁证如山!
·对特务打手徐水良《澄清早期民运历史》邪文的批驳
·我和王炳章……等与战略特务徐水良的斗争不可避免,回避不了!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的卑鄙与罪恶
·在我陈泱潮和徐水良之间,必有一个是真正的中共特务!
·政治流氓徐水良长期使用的极其邪恶的卑鄙龌龊伎俩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极其卑鄙邪恶的群发邮件造谣诬陷手段
·徐水良诽谤罪、恐怖威胁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破坏中国民主革命首恶徐水良的本质与真相铁证如山1
·只有丧尽天良为虎作伥的人,才说得出丧尽天良为虎作伥的话!
·1、徐水良被中共物色利用、受宠于中共的贫下中农出身背景
·2、徐水良在文革中就是中共当权派的保镖和打手
·3、徐水良揣摩上意写“反对特权”大字报,幻想步姚文元戚本禹後尘往上爬
·4、“实现巴黎公社式民主”,其实也是毛泽东发动文革《16条》的内容
·5、《特权论》理论与徐水良《反对特权》大字报,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读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有感
·《巨骗徐水良确实是中共战略特务》提要与目录
·6.1.徐水良早在1975年就向暴政屈膝投降
·6.2.徐水良的出身、立场、品质等符合做特务线人的条件
●中共挑选徐水良来实施苦肉计
●专门用来对付《特权论》作者破坏中国民主革命的铁证
·徐文立证明我确实没有看到过徐水良在民主墙上有文章
·问题焦点是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是不是在上演苦肉计?
·对中共提供给徐苦肉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1
·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
·请看文革思想史专家们如何戳穿苦肉计实施者徐巨骗欺世盗名的谎言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不是陈尔晋是谁?
·范似栋欲盖弥彰恰恰证明了徐水良根本不是民主墙运动的当事人!
·真特务、假民运、政治流氓、徐巨骗的极其邪恶与无耻
●质问实施苦肉计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同伙范似栋
·驳范似栋对中共苦肉计实施者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袒护
·质问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首恶徐水良的搭档范似栋
·再质问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首恶徐水良的搭档范似栋
·事实+逻辑雄辩地证明了:范似栋是徐水良的同类项
·再谈事实+逻辑雄辩地证明了:范似栋是徐水良的同类项
·问徐水良和所有中国人:中共国民主革命名副其实的先驱者和导师究竟是谁?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长期
●与【诱捕陈泱潮清水君-纠缠恶搞陈泱潮别动队】狼狈为奸
·透过现像看007、小溪、草根一伙的本质和背景
·陈泱潮追究007
·现在事实证明你小溪与诱捕清水君的兰剑(007……)的确是一伙!
·“007(兰剑)与小溪是一伙铁证如山!
·匪党【诱捕清水君~对付陈泱潮别动队】不是子虚乌有!
·兰剑(007、019……)诱捕清水君所使用的骗术、手段
·严防货真价实的特务犯罪分子兰剑(007)之流,继续作恶害人!
·所谓“007”、“019”是兰剑当时和清水君联络的代号
·关于清水君之所以被兰剑诱骗回国被捕重判的真实原因
·001追查令(6张图)
·陈泱潮与清水君四年回首——兼谈当前中国民主自由思想与专制独裁政治斗争的主要动向
·请兰剑不要披着马甲说黑话,像老夫一样堂堂正正报出真名实姓公开你的生平来路!!
·没有长眼睛的是你兰剑——兼谈博讯论坛已经营垒分明、网特几无隐身之地!
·质问诱捕我和清水君的凶手共特骗子兰剑!
·这绝对不是民运内部吵架!网特区别网民的一个重要特点是……
·【共特兼国际贩毒组织要犯恐怖分子】兰剑!你这不是十足的流氓无赖吗?
·诱捕清水君者,却借清水君之名制造事端,实行对陈泱潮的【毁名】策略
·满江红 ——阅可疑分子匿名马甲小溪谤文有感
·质问骗子小溪!
·警惕!一场以采取制造谣言为主要手段“打李批袁倒陈”的巨大阴谋已经浮出水面
·陈泱潮和官根一伙的斗争性质兼痛斥所谓007的造谣污蔑(三附件)(2张图)
·上帝岂用作恶人——答复中共卑鄙特务所谓007 (1张图)
·具有总结性意义的《江城子——忽忆牢中牢不对称之战》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与文人相轻劣根性沆瀣一气共同作祟
·评目前网上对袁红冰先生恶搞的性质(4张图)
·陈泱潮质问草根
·陈泱潮再斥草(官)根!(附一斥)
·敦促草(官)根引咎辞职书
·就个人而言,也希望大家不打不相识,成为朋友
·[我的祖國我建設郵組]通訊正邪交鋒錄
·正义与邪恶的极不对称之战
●揭批严重危害中文网络文化的病毒——【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
·一剥草虾(草根)画皮——正告草根(同时披着草虾、乌鸦嘴、淡厚……马甲的)无赖(2张图)
·二剥草虾(草根)画皮——正告草根(同时披着草虾、乌鸦嘴、淡厚……马甲的)无赖
·三剥草虾(草根)画皮—— 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三
·四剥草根(草虾)画皮—— 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四
·五剥草虾(草根)画皮——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五
·六剥草根(草虾)造谣画皮-——对中共特务兰剑编造草根强力栽诬的《陈泱潮的经济诈骗案》的驳斥
·七剥草根(草虾)画皮——用奉行【流氓无赖哲学】的草根,就是用奸臣、用丧门星
·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原题:孙中山与章太炎、宋教仁的党见之争
   
   张耀杰
   
   


   1912年1月2日,上海《天铎报》刊登落款时间为1911年12月30日的
   《同盟会本部改写暂行章程并意见书》,该项意见书于1981年录入中
   华书局出版的《孙中山全集》第一卷。其中的主要内容,是已经当选
   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对于《中国同盟会总章》规定的“驱
   逐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宗旨的重新解读,
   以及对于直接妨碍三民主义革命事业的章太炎、宋教仁等人的严厉谴
   责。意见书中“吾党偏怯者流,乃唱为‘革命事起,革命党消’之
   言,公然登诸报纸,至可怪也。此不特不明乎利害之势,于本会所持
   之主义而亦懵之。是儒生闒茸之言,无一粲之值”一段话,所要谴责
   批评的主要对象,是已经脱离同盟会的光复会会长章太炎,以及附和
   章太炎“革命事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号的宋教仁、刘揆一等人。
   
   辛亥年十月十二日即公元1911年12月2日,章太炎在回复“武昌谭人
   凤诸人”的电报中写道:“武昌都督转谭人凤诸君鉴:电悉。革命军
   起,革命党消,天下为公,乃克有济。今读来电,以革命党人召集革
   命党人,是欲以一党组织政府,若守此见,人心解体矣。诸君能战即
   战,不能战,弗以党见破坏大局。章炳麟。文。”
   
   章太炎的电报公开后,立即得到来自革命党内部以及与革命党结盟的
   立宪派的普遍响应。12月10日,既是黄兴、宋教仁的湖南同乡又是同
   盟会本部代理庶务的刘揆一,在上海《民立报》发表《布告政党请取
   消从前党会名义书》,公开建议“凡从前所设立如同盟会、宪政公
   会、宪友会、辛亥俱乐部以及一切党会诸名义,应请一律取消,化除
   畛域,共建新猷,冀日月之重光,幸江山之复旧。”
   
   12月12日,与孙中山关系密切的同盟会元老马君武,也在《民立报》
   发表文章,宣称惟有解散同盟会,方能拯救“党派分歧之中国。”
   
   在此之前的11月15日,被大清朝廷特赦出狱的孙中山亲信、同盟会主
   要领导人汪精卫已经改换党名,以“民主立宪党汪兆铭等”的名义与
   “君主立宪党杨度等”共同发起成立国事共济会。以恐怖暗杀著称的
   沪军都督陈其美,在掌握地方政权之后也一度把同盟会改称为“共和
   本党”。一直以暴力革命作为政制生命线的孙中山,回国之后马上意
   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便有了这份意见书的出台。同为革命党人的
   章太炎、宋教仁、刘揆一、黄兴、汪精卫等人,正在尝试之中的终止
   暴力革命的退出转型机制,被孙中山一派人严厉否决。尽管如此,章
   太炎“革命事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号,在中华民国政制舞台上依
   然发挥着极其强大的号召力。
   
   1912年1月6日,由江苏省临时议会议长兼两淮盐政总理出任中华民国
   实业总长的张謇,在写给黄兴的信函中以“危苦之言,出于爱国”的
   道德借口劝告说:“总之,军事非亟统一不可,而统一最要之前提,
   则章太炎所主张销去党名为第一,此须公与中山早计之,由孙先生与
   公正式宣布,一则可融章太炎之见,一则可示天下以公诚,一则可免
   海陆军行政上无数之障碍,愿公熟思之。此为民国前途计,绝无他意
   也。”
   
   同年2月,黎元洪致电南京临时政府及各机关,所张扬的同样是被孙
   中山谴责贬斥为“无一粲之值”的“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
   号:“‘革命军起,革命党消’,此固有识者之言。某等敢进言曰:
   ‘共和国立,革命军消’。盖以破坏易而建设难,不如此,不足以收
   全国俊杰而共救时艰。”
   
   7月29日,与黄兴、宋教仁关系密切的宪政学者章士钊,在作为同盟
   会第一大报的上海《民立报》上发表《毁党造党说》,建议“将现时
   各党之构造悉取而毁坏之,一若民国尚无此物发生者也。而因各集其
   魁首,相与商榷政见,决为可否,从其可否处树党帜焉,使以后所有
   党争尽本之于党纲,而倾轧之私,期于绝迹。”这是中国政党史上,
   关于传统革命会党向现代议会政党和平转型的最早阐述,直接为主要
   从事暗杀暴动的传统型秘密革命会党同盟会,改组成为从事“权为民
   所赋”的非暴力的公平竞选的现代议会政党国民党,提供了理论支
   持。
   
   8月11日,在同盟会北京本部的总务部主任干事、前农林部总长宋教
   仁的极力推动下,来自同盟会、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国民共进
   会、共和实进会的代表,在北京安庆会馆召开国民党筹备大会,会议
   决定设立筹备事务所具体负责相关各党的合并办法,同时推举同盟会
   的宋教仁、统一共和党的张耀曾、国民公党的张南生,负责起草《国
   民党宣言》。其中写道:“共和之制,国民为国主体。吾党欲使人不
   忘斯义也,故颜其名曰:‘国民党’。党有宗旨,所以定众志。吾党
   以求完全共和立宪政治为志者也,故标其义曰:巩固共和,实行平民
   政治。”
   
   8月25日,国民党成立大会在湖广会馆举行,公推张继为临时主席。
   孙中山中途到会发表演说,重点阐述了自己一直提倡的民族、民权、
   民生三大主义。与会人士当场推举九名理事:孙中山、黄兴、王人
   文、王芝祥、宋教仁、张凤翙、吴景濂、王宠惠、贡桑诺尔布。
   
   9月3日,由黄兴、宋教仁、吴景濂、王宠惠、王芝祥、王人文、贡桑
   诺尔布七名理事共同推举孙中山为理事长,孙中山请宋教仁担任代理
   理事长。一直负责主持国民党北京本部党务活动的宋教仁,是在“权
   为民所赋”的民主宪政的制度框架之内从事阳光参政、公平竞选的这
   个现代议会政党事实上的缔造者。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沪宁火车站遭遇暗杀。理事长孙中山

   等人以此为借口挑起发动“二次革命”。因“二次革命”失败而流亡
   日本的孙中山,再一次进行“毁党造党”,于同年7月8日在东京筑地
   精养轩召开中华革命党成立大会。所谓的中华革命党,与早年的兴中
   会、华兴会、同盟会、光复会一样,是主要从事暗杀暴动之类革命性
   破坏活动的秘密会党组织。要求每个党员宣誓效忠的党魁崇拜加党魁
   专制的中华革命党,比起宋教仁此前缔造的“权为民所赋”的现代议
   会政党国民党,显然是一种历史倒退。
   
   1919年10月,在中华革命党彻底失败的情况下,孙中山以中国国民党
   的名义又一次“毁党造党”。孙中山重新组织的中国国民党,一方面
   保留了同盟会和中华革命党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军政阶段,另一
   方面把同盟会所主张的由军政府向宪政民主过渡的约法阶段,改写成
   为由孙中山一人训党、由国民党一党训政的训政时期。象这种比同盟
   会更加崇尚革命暴力和革命专制的中国国民党,与宋教仁此前负责缔
   造的“权为民所赋”的现代议会政党国民党,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种
   政党组织。
   
   1923年11月25日,正在苏俄政府及共产国际首席代表鲍罗廷协助指导
   下改组中国国民党的孙中山,在广州大本营对国民党员的演说中再一
   次严谴痛批章太炎等人“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号:
   
     “回忆武昌起义时,我从海外遄返上海,当时长江南北莫不赞成
     革命,即如上海一隅,虽至腐败之老官僚,亦出而为革命奔走。
     惟当我初抵上海时,凡吾党同志,以至绅商学各界,甚而至于一
     班老官僚,都一齐来欢迎。其中有一官僚极郑重的对人说:‘好
     极了!现在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灭了。’我当时亦听闻此话,甚
     为诧异。不久,则见所谓革命党人所办的报馆、所赖以指导国内
     舆论者,亦持此论调,真是怪事。……其后,张謇、汤寿潜辈亦
     附和此说;久之,一般革命党人亦随着彼辈如此说。后来民国成
     立,即有政党蜂起。其时有共和党、统一党,种种色色,不胜缕
     述,大都皆以取得政权为目的;但完全未有革命党。于是宋教
     仁、黄兴等一般旧革命党人,以为别人既有了党,吾等尚未有
     党,乃相率而组织国民党。”
   
   〔原载《纵览中国》2012-05-22;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
   com/〕
(2012/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