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一周新闻聚焦:各种传闻网上疯传,十八大前权斗激烈?]
蔡楚作品选编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蔡楚:《刘晓波纪念文集》编辑感言
·蔡楚:中国,如何走出今天(图)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图)
·蔡楚 主編: 《刘晓波纪念文集》下载(图)
·蔡楚: 三月云 (图)
·蔡楚:清明 (图)
·蔡楚:残的吻—赠内(图)
·蔡楚:关注本刊作者彭佩玉案(图)
·蔡楚:谈谈知青情结(图)
·蔡楚:谈中共设“农民丰收节”(图)
·蔡楚:终于看到刘霞久违的笑容(图)
·蔡楚:端午节谈屈原(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周新闻聚焦:各种传闻网上疯传,十八大前权斗激烈?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4/2012
   
   
   作者: 施 英
   

   中共十八大举世瞩目。暗箱操作历来是中共专制政权领导人更迭的方式,8000万中共党员无权参与,十三亿中国民众也完全排除在权力游戏之外。权力斗争早已淹没了政治改革的呼声,利益集团为了自身的利益在进行争权夺利。薄熙来事件搅了浑水,离奇的剧情还在发展之中。
   中共十八大举世瞩目。暗箱操作历来是中共专制政权领导人更迭的方式,8000万中共党员无权参与,十三亿中国民众也完全排除在权力游戏之外。但是,你无法阻止人们对权力斗争的猜测与注目,唱戏的是中共高层那么几十个人,主角不过是现任的九常委、军头和江泽民等前任党魁。
   
   权力斗争早已淹没了政治改革的呼声,利益集团为了自身的利益在进行争权夺利。薄熙来事件搅了浑水,离奇的剧情还在发展之中。
   
   ●薄熙来事件继续发酵
   
   ▲明镜网5月10日报道:李成:薄熙来案能撼动中共领导体制
   
   薄熙来事件堪称1971年林彪案后中共最大的政治危机,传高层对此案的处理曾有过严重分歧,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研究主任李成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在接受《明镜》采访时表示,薄熙来案让中共面临严峻的挑战,如果处理不好,牵涉的不是某些领导人会落马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共领导体制将受到巨大的冲击,因此联合起来是中共领导层的唯一途径。
   
   联合起来是中共高层的唯一途径
   
   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后,分析认为中共高层在如何处置薄熙来的问题上曾产生严重分歧,但李成在电话会议后接受《明镜》采访时指出,也许为了顾忌公众的反应,高层曾有过一些不太重要的分歧,但他相信高层有很强的利益驱动,要在这个问题上达到一致,因此他不认为高层对薄熙来案曾有过重大的分裂,以后是否会有则要看国内形势的变化。
   
   “中共高层展现出一致性,因为他们明了这件事对中共政权的挑战太大,如果处理不好,牵涉的不是某些领导人会落马的问题,而是整个共产党领导体制将受到巨大的冲击,在此情况下,联合起来,应该是唯一的途径。”
   
   李成对《明镜》表示,让张德江接任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的职位,就是妥协的结果,张德江本来就是太子党、是江泽民偏爱的人,如此太子党与共青团的力量仍会保持平衡。高层达成妥协,不只是为了让习近平顺利接班,更全面地看,是为了让整个第五代领导人都顺利接班。
   
   虽然薄熙来式的社会主义或毛泽东主义可能结束,但一些社会问题仍在,新左派运动也可能会找到新的领袖,李成指出,官员贪腐、国营企业垄断等问题,都造成民众对领导层的不满,因此虽然薄熙来落马,中国领导仍需要注意可能的社会反弹。
   
   李成认为,现在对胡温政权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重新赢得民意、让政权更制度化地移转,要达成此目标,第四代与第五代领导人都应该进行政治改革。“这不是可以等到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第二任期时再做的事,而是应该在未来几个月立即行动,以重亲获得合法性和民众的支持。”李成举例,可在十八大选拔高层官员时,引入更多党内选举机制,例如列出10或11名候选人,由中央委员会选择其中9人担任常委。
   
   “很难相信还有人支持薄熙来”
   
   薄熙来事件涉及范围广,网路传闻众多,据传谷开来为了免于被判死刑,主动供出周永康与薄熙来计划政变、扳倒习近平。
   
   李成首先认为,中共若要真正制止谣言,就应该让官方媒体更开放,人们就会想从官媒里找答案,而不是寻求社交媒体给与解答。而对于政变一说,李成认为一点道理都没有。“当然,虽然薄熙来与习近平都是太子党,但两人有利害关系,可是当面对来自共青团的巨大挑战时,他们曾经联合在一起。”
   
   薄熙来下马前,曾传出薄熙来可望接任周永康政法委书记一职,李成也不认为这则消息准确。“薄熙来任大连市长时,广泛传闻他窃听大连市委书记的对话,其他领导也应该知道此事,这个严重的错误将是他成为周永康继任者的重大阻碍。”
   
   李成在薄熙来刚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后接受《大事件》采访时就已分析,虽然薄熙来还保留政治局委员的职务,但只是暂时的,在秋天召开中共十八大前,中共对王立军和薄熙来的案子应该会有个交代,并且对薄熙来、对王立军,都可能有不同的指控。
   
   王立军案发生前,李成认为薄熙来入常的机会是80%,王立军案发生后,薄熙来入常的机率是0%,李成对《明镜》表示,即使中共的专制政权倒台,薄熙来也不可能再回到政坛。“薄熙来的能力有限,他犯了很多错误,所以这是不可能的,不过民粹主义的观点还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民众当中也会有些人同情他,但只是极少数。”
   
   《纽约时报》引述两名接近政治局常委的消息人士指出,3月7日政治局九常委的会议中,八名常委,包括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都支持调查薄熙来,而周永康持反对意见。李成对《明镜》表示,他很难相信王立军事情发生后,还有常委会选择支持薄熙来。“即使有些传言是真的,周永康在十八大后也要退休了,这样做没有什么好处,对目前的高层来说,一致性是最重要的。”
   
   媒体经常指出政治局5名常委曾到访重庆,公开支持薄熙来的“唱红”,李成分析,其实并非所有到重庆的常委都支持薄熙来,至少有两名常委的到访可用另一种方式去解读,一位是贺国强,一位是习近平。
   
   李成表示,贺国强和薄熙来之间有嫌隙,他如何会去支持薄熙来?薄熙来或许希望让贺国强的到访看起来是在支持自己,但实际上或许只是两人之间达成某种协议。而一些媒体对习近平在重庆时说的话,也解读成是习近平要求薄熙来不要搞文革式宣传,并非支持“唱红打黑”。
   
   北京政治圈人士对明镜新闻网说,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举行了两天的秘密扩大会议,作出了两项决议:对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展开秘密立案调查、延期召开中共十八大。消息人士称,薄熙来事件打乱了十八大会议的其他事务筹备工作,所以很可能不得不推迟会议召开日期,初定2012年12月份甚至2013年春天。
   
   李成对《明镜》分析,中共原本就宣布十八大会在2012年的后半年举行,所以如果在12月份举行并不算推迟,如果到2013年初才叫推迟。“当然按照惯例是在10月份举行,不过现在延后的理由是,不这么做权力过渡的时间会长达半年,这说得过去,所以推迟到2013年不是没有可能的。”
   
   但李成也认为,外界已经认为中共内部不稳定,因此中共也有很大的动力让十八大准时召开。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11日援引英媒:中共“双规”与薄熙来的命运
   
   《卫报》网络版周四(10日)刊登题为“薄熙来的命运在共产党手中”的文章,分析薄熙来接受中共“双规”的内幕并预测“薄谷案”可能出现的结局。
   
   报道说,近来,薄熙来受到的指控“越堆越高”,谷开来面临的指控“越来越花哨”。但是,将薄谷案与西方式案件同样看待,想象当事人可能会不被控罪、无罪释放,是对中国体制的“误解”。
   
   报道援引香港中文大学法学专家萨皮奥(Flora Sapio)的话说,“他们会受审判,会被判有罪,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薄熙来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以来一直没有露面。《卫报》说,他好像“消失到中共隐秘的、法律以外的调查系统”中去了。
   
   “党高于国”
   
   报道说,对中共8000万党员来说,这类调查比司法机构的调查更加“优先”。在中国,党高于国家。
   
   《卫报》说,萨皮奥对中共的“双规”颇有研究。她说,“如果你碰了这类权利,不管你地位、金钱、威望、出身如何,你和政治异见人士、或者最不起眼的罪犯都没有任何区别。”
   
   报道说,萨皮奥发现,被“双规”者会首先受到调查问讯,然后会被要求“坦白”,再往后,会被形容为“认识程度不够、不诚恳”,要继续反思。
   
   被双规的人通常会受到昼夜监视,甚至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窗户、窗帘都紧紧关闭,里面的人不知道时间;不许读书;不许看电视;不许与家人通话;有时候还会受到拷打。
   
   但是,萨皮奥认为,薄熙来可能要比被双规的县级干部的处境好一些。
   
   尽快定案
   
   《卫报》说,被双规者最后被定“无罪”的案例非常少见,在高级别的官员中更少见。
   
   报道称,双规之后,通常是接受司法部门的调查。但是萨皮奥认为,当事人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已经受审很长时间了,律师通常也会束手无措。
   
   《卫报》说,控罪是最后一个阶段。报道援引新泽西塞顿贺尔大学中国刑事法专家刘易斯(M Lewis)说,一旦受到正式控罪,撤销控罪、或者被定无罪的可能性“非常小”。她说,审讯通常是关于被告是否能得到宽大处理,而不是关于控罪是否有足够的依据。
   
   《卫报》说,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薄熙来会受到谋杀控罪,因为这将让共产党非常不舒服;同样,虽然薄熙来有可能因为腐败被判死刑,大多数人认为,共产党不会采取这样的极端措施。
   
   文章说,像薄熙来一样的案件,有时候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上法庭,但是专家认为,由于中共权利移交在即,领导人可能希望尽快结案,即使不能“和谐”、至少也能“维稳”。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11日援引英媒:中共没有解决“坏皇帝”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网络版周四(10日)发表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利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的文章,文章分析说,两千多年来,中国的政治制度一直是围绕着一个高度集中的官僚体系而建立起来的,采取自上而下的方法,对一个庞大的社会实施统治。
   
   中国从来就没有过法治,中共现在还是发挥着皇帝的作用。
   
   中国政府一直也未能解决历史上所称的“坏皇帝”的问题。明君的手中的权力不受制约,当然会有许多好处,但是你怎么能够保证上来的就是明君呢?虽然儒家的教育制度和官吏体制应该能教育出明君,但是时不时也会出现“坏皇帝”。
   
   福山在文章中指出,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统治中国的最后一个坏皇帝就是毛泽东了。他使中国人民遭受巨大苦难。直到他在1976年去世,他的权力不受任何制衡。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决策程序也反映出这一特点:中共中央政治局9名常委实行集体负责。目前国家主席和总理的10年任期以及常委67岁的年龄限制,就是要防止再出现一个毛泽东。
   
   薄熙来最近被清洗,因为他对这个制度造成了威胁。他利用重庆打造自己的权力基础,胡锦涛以及中共最高领导层应该利用这个丑闻清除掉薄熙来这个坏皇帝,防止他最后登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