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槟郎文集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08涉外文秘2班 杨勇
     
     在南京市江宁区的东南角,有一座山叫方山,在江宁大学城边,是著名的火山地质公园。我登上过方山,说实话它的景色断不能和五岳相比,亦不能和黄山争雄。但是他的稳重的气质和厚重的历史积淀却让他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我们的大学就坐落在这座山脚之下,所以多多少少也能习得几分沉稳吧。
     算来我在大学已有四个年头,也算是领略过晓庄的这一段风景。看待一个学校的稳重无非是它的历史、老师、校友、学生。母校的历史无需我的言喻了,老校长陶行知可以证明一切。至于他的校友和学生云云都难做评述,喜忧参半,还是让后人去评判。唯独我想呈现在这白纸黑字上的大约只有我认识的晓庄老师吧。


     在我的大学课堂有这样记忆犹新的一幕:一个身材不大的男中年教师,顶着一头服服帖帖不长不短的黑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着咖啡色的外套,单肩挎着黑色的背包,手拿一个银白色的水杯,习惯性地低着头走进教室。如果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会,他会放下包和杯子走到室外抽上一支烟,不用想,一定是“红梅”。当然这是过去的情形,现在他已戒烟了。这人就是槟郎老师。
     上课时间一到,他又会低着头走进教室,低着头,用典型的男低音发出一口苏皖结合不标准的普通话和着不慢的语速,开始他的课程。我不说,你也许不知道他是李老师。但是上过他的课的学生一定都知道我说的是谁。槟郎老师的特点显而易见,有股愤青的气息。这一点无需规避,作为鲁迅先生的左派支持者,这一点是万万不可少的。无论是从他的课堂上回忆当年的文艺风云,还是从他写的1000多首诗歌,和200多篇随笔,无不展现愤青的特质。这些都是听过他的课的学生一眼就看出来的。
     记得现当代文学课上,他在讲鲁迅先生的时候,对当时政局,群众们的劣根性的时候,俨然就是另一个活着的鲁迅!慷慨的陈词振奋人心。不过,槟郎老师也有愤青里面稳重的一面,是天性呢,还是在方山脚下呆久了?听说李老师常常和学生来爬方山,他定是常常置身与这样的环境当中吧,这种宁静日子久了,变度换成一种稳重,由内而外的散发吧。
     因为基础课和选修课都上过他的课,到毕业论文选报导师时,我报了他,还提前跟他打了招呼,他感到很高兴,希望我能被院里安排在他的名下。等导师正式定下来,他主动喊我见他谈论文,有时在他的办公室,有时在中午就餐的食堂饭桌上,也包括下面提到的方山上。
     2011年秋天,我和李老师,还有两个女生沈颖、钱心如,都是他的论文辅导弟子,一同去爬方山。犹记那天早晨飘着细雨,我们从大学城汽车终点站的小径上山,由盘山公路转到山北的定林寺,再由十八盘上山顶,逛了火山口等景点后下来,便经过情人谷下山。一路我们几个学生跟老师说说笑笑,谈论关于方山的旅游知识,也关心我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他一路环顾四周的风景,晨雾与细雨之间有烟雾缭绕的仙境。我看着眼前的美景,察觉到享受此间景色的老师,呼吸着山上独特的味道,似乎也获得了心灵的安宁。
     前些日子,我一直因为实习和提前工作的繁忙,没有去交论文给李老师,还不得不让他在百忙中抽时间给我指导论文。于是,就相约在李老师家门口的水榭处相见。谈论文章的时候,便能察觉到李老师思想中散发出来的稳重和睿智,仅仅是第二次看我的文章,便对我论文的指点清晰独特,文章的思路顿时明了啦。
     一个人总是在有过文化与生活积淀之后才会逐渐走向成熟,这亦是我期待自己成熟蜕变的原因吧。相信李老师的以前人生历程定不会是一路平坦的。记得全年年底,我和李老师在南食堂吃饭,饭后聊天后知道他和我妈妈是老乡,顿时倍感亲切。谈到他年轻时的坎坷生活的时候,李老师话语间却少见年轻人的抱怨,多的是一份平静。也许这就是生活,历练之后稳重的人生吧。
     在我大学四年的生涯里,有不少值得回忆的人,也有很多值得细细品味的质,更有一段必须去历练的道。感激方山给我的启迪,更感谢槟郎老师给我的道。快要毕业离校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方山是我与槟郎老师的一段师生情谊的见证。
     2012-5-2
     
(2012/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