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守卫家园]
槟郎文集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守卫家园

   
   
   
   守卫家园
     槟郎


     
     从混沌中走出的历史,
     褪去肥皂泡的光芒,
     裸露出生存最残酷的本相。
     一个小山村的消失,
     在一场残酷的土地战争里,
     岂不是种族命运的征象?
     
     发现金属矿的消息,
     从科学家的案头飞到了
     贫困县党部的主席台上。
     一个拎着空皮包的外籍华人,
     在掌声中接过公函,
     进入专政机器的操作舱。
     
     宁静的小村惺忪着眼,
     不屑顾公告栏上的呓语,
     却被全副武装的城管包围。
     在洋话通过翻译的命令下,
     向风雨中飘摇了五千年的
     家园发动凶猛的进攻。
     
     被苦难泡大的同胞啊,
     首先发现被村党部出卖。
     内奸在乡亲的怒斥声中移民。
     迟迟而来的公安拉起了偏架,
     十个领头的被抓进了衙门,
     数辆警车被愤怒的人群掀翻。
     
     奴隶的反抗迅速结束,
     被封锁的消息多年后泄密。
     审讯室里的村民死了三个:
     躲猫猫死喝凉水死做俯卧撑死,
     没有一件制服需要对此负责。
     强拆现场死了五个村民:
     
     一个身浇汽油自焚死,
     一个被挖掘机碾压死,
     一个被拆下的砖头砸死,
     一个被倾倒的泥土活埋死。
     最后一个抱着司机同归于尽,
     黄种人也变成了人肉炸弹。
     
     小山村成了一片废墟,
     再成了灰土飞扬的矿场。
     被镇压的种族做了地下的矿工,
     宝藏从他们佝偻的背上升井,
     变成金子流入了少数人的腰包,
     再被转移进了美国的银行。
     
     多年后这片矿地被遗弃,
     绝大多数本地人已逃离。
     只有零星的几户在矿渣中刨食,
     其中有人体炸弹的妻儿。
     那个华人早已回了美国,
     县党部主席也去与全家团圆。
     
     一个小山村的消失,
     岂不是种族命运的征象?
     我们被外国华人和他们的爹妈
     代表着、统治着与蹂躏着。
     他们把故土变成了一片垃圾场,
     难道我们都能跟过太平洋?
     2012-5-23
(2012/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