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北京周末诗会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email protected]
    ——一位年轻医生自述
   有多少癌症病人成了唐僧肉
   
   


    出于求生的本能,每一个癌症患者都不甘心坐以待毙。殊不知,他们的求生欲望与求治要求,竟让自己成为某些不良医院各科室之间抢夺(共啖)的“唐僧肉”……一位年轻医生的自述,让我们看到了其中的秘密。
    2009年,我从天津医科大学肿瘤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幸运地成为山东省某三甲医院肿瘤科的医生。
    工作第一天,我穿上白大褂,和主任一起查房。查房一上午,共有40多个癌症病人,他们病情各不相同,相同的是,对我们的话都言听计从。
    第二天上午,我接诊了一个肝癌晚期的老人。看他的影像片子,癌细胞已经全身转移,没有治疗价值了。再说,从老人的穿着来看,家境并不太好,更没有必要白花钱了。出于好心,我把老人的女儿叫到办公室,建议她放弃治疗。老人的女儿放声大哭,伤心地把老人带走了。不料,一个星期之后,我意外地发现老人竟然被收住院了!护士长告诉我老人回家后不甘心“等死”,把自己的房子卖了30万,又挂了肿瘤科的一个专家号求治,当即就被专家收住院了。护士长还悄悄告诉我:老人还在病房里说你医德不行,自己没本事治他的病,就让他回家等死!(不分好歹,冤枉好人!)
    2009年11月底,我们肿瘤科发奖金时,平均一个人才2000多元!主任关上门(难见天日!)给我们开了个秘密(存心自有天知)会议:“咱们医院实行的是绩效考核(创收第一),收入减去成本再乘以提成的百分比,才是科室的奖金。”他故意顿了顿,说:“不需要我多解释了吧?你们用几元钱的便宜药(药虽贱医德好医术高不可贱待!),那是你们的自由,不过,你不能把自己当成菩萨下凡,让大家陪你喝西北风”。主任的话音一落,大家的目光就齐刷刷地投向我,我脸上立即火辣辣的......(土匪头子!逼良为娼!拖人下水!上梁不正下梁歪。要想做个“好人”,不随波逐流、同腐共败,难啊!)。
    这件事没过几天,病房就住进一个患前列腺癌的离休干部,癌细胞也已经转移腹腔了。有了前面的教训(邪教!),我试探性地找他的妻子谈话:“我建议用相对好一点的药物,因为这样可以提高病人的生存质量......”我的话音未落,他的妻子就鸡啄米似点头:“什么药好就用什么药,我舍得给我们家老张花钱!”有了这句话,我放开了手脚,什么药贵上什么药。最后,老人在病房里住了两个月,共花费了40万元,最终还是死了。
    我心里有鬼,自觉愧对老人(童心未泯,良心煎熬)。可令我哭笑不得的是,家属办完后事,竟专门给我送来一面锦旗,说我把病人当亲人,努力提高了癌症晚期病人的生活质量(愚不可及!)。
    2010年7月,我接诊了一个早期肺癌病人,觉得有手术指征,就介绍给了胸外科一个医生。没想到,病人手术之后,胸外科医生专门请我吃了顿饭,并给了我一个500元的红包。我不要,他却说:“这是你应该得的。以后我那边有要做化疗的病人,我也介绍给你。我们俩长期合作!”然后,他还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邪教)我:“你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现在摸清楚肿瘤科的工作流程没有?简单来说就是这样:来个癌症病人,先介绍到外科给他们做手术,让外科把手术的钱赚到了,再把病人转到化疗科化疗,然后再转到放疗科放疗,等这些科室的钱都赚到了,再把病人扔到中医科喝中药。”(这还是“医生”说的话吗?是人话吗?不是。这是混入医界的“医匪”的自白!)
   
   (中医药调治癌症潜力无穷,耗费低廉。但此时送来的病人已然饱经“抢劫(非‘抢救’)团伙”使用“高科技”(手术利器和镭钴化学巨毒品)摧残,原本病入膏肓,更加元气大伤,气息奄奄,已经“真脏脉见”,无药可救。纵然神医,也已无力回天,只能“甩手而去”。此时的癌症病人,已成妖魔鬼怪手中的“唐僧肉”,此时的“中医科”,已被医匪贬为“准太平间”。可悲又可怜 !
   
   中医应当真诚地、负责任地劝诫所有“愚不可及”的患者和家属:您实在没有必要再花所剩无几的血汗钱买病人“想吃也吃不下去”的苦药——尽管此项耗费少得可怜。当初您只需拿出手术和放化疗高昂费用的十分之一,例如30-40万中的3-4万,首先就来中医科报到,您就断断不会让患者吃巨亏、上洋当,落得患者苦不堪言、全家“人财两空”。“苦口良药”的中医虽然不能担保——“高科技”手术和放化疗能担保?——患者一定能“百分之百”被救活,一定能“百分之五十”“长生不老”,一定能百分之三十“万寿无疆”,但很可能得到优于西医药十倍甚至百倍的疗效。此时的中医科已经没有任何必要被“医匪”当猴耍,参与“抢劫、宰人大团伙”,充当极不光彩而又饱受欺辱的“末位小伙计”,昧着良心且满怀屈辱地勉强吞下那最后一口“残羹剩饭”!)
    接下来的一件事,让我终于验证了这位外科医生的话。有一个胃癌晚期病人,癌细胞已经腹膜转移。可还是被转到普外科做了手术,术后又转到肿瘤科化疗,放疗科放疗,中药科喝中药,如此折腾3个月,病人就死了。我曾偷偷调出病人的影像资料,一看就发现没有手术指征(心黑手毒!谋财害命!禽兽不如!这哪是“医生”?!“医院”?!)。
    更加可笑的是,有一回,有过一次合作经历的那位胸外科医生给我转来一个肺癌术后病人。病人70多岁,早期肺癌,即使不做化疗也可以长期生存。不料,我好心告诉他可以保守治疗的时候,他却质问我:“癌症手术后化疗放疗是常规治疗,如果听你的保守治疗,我的癌症复发了你负责?”(又一个“愚不可及”,本属“医盲”还自以为是,班门弄斧!)其实,化疗有很大的副作用,尤其是对这种年老体弱的癌症病人来说,副作用更是致命的。勉强挺过4个月疗程的化疗,老人的免疫力就急剧下降,肺癌也随之复发,并出现了脑转移(谁负责?)。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再一次“愚不可及”!),我们又给老人做了伽马刀手术,结果导致了更大范围的肿瘤转移(谁负责?).......如此折腾了一年多,老人终于在痛苦中死去了(谁负责?)!
   
   (谁负责?谋财害命的“医匪”逍遥法外,谁也不负责。按理:卫生部应当负总责,医院应当负直接责任。结果只有患者和家属为自己的“愚不可及”负责埋单!)
    医院不扶伤,医生改经商。患者求活命,钱财被套光。
    医师,本是人类最崇高的职业,现在中国却......,(“医院”成了患者的死所,而且叫您人财两空!“医生”则被“妖魔化”!)根子在哪里?
   到底我们是发扬把爱和人性的光辉传递下去,或者无视这些现象在这世界存在,而采取冷漠呢?
    有一个智者说过;要评价一个社会就要看这个社会如何去对待他们之中最不幸的人。
(2012/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