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北京周末诗会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北京日报给人的感觉是很爱国、最爱国、极度爱国的,在其发表的奇文《必须高扬爱国主义这面旗帜》中,很是为爱国主义唱了一番赞歌,并且恶狠狠地把“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世界公民”的人,打入了“崇洋媚外,挟洋自重,卖身求荣,奴颜婢膝,数典忘祖,寡廉鲜耻”的范围,斥之为“道貌岸然,满嘴仁义道德,实际上一肚子坏水”。


   北京日报是如此的爱国,那就很有必要分析一下北京日报嘴里“爱国”内涵。看北京日报另一篇文章《唱响主旋律是中国媒体的社会责任》,把社会广泛存在的食品安全、医患矛盾、建筑质量、官员贪腐等现象,归结为“个别媒体所营造出的一种错觉”,是“受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观念所蛊惑”,因此,“中国媒体要唱响主旋律,必须造就一个有利于稳定局面的舆论环境”。
   何为“主旋律”,何为“有利于稳定局面的舆论环境”,在北京日报看来,就是整天只捡好的说,处处莺歌燕舞,天天鸟语花香。这就是“爱国”。殊不知,这种现象中国人早就经历过,文革时的媒体不就这样吗?报纸说亩产十万斤,现实中老百姓不断饿死。(一个人得了癌症,你天天告诉他身体好得很,是爱他吗?)爱国乎?祸国乎?
   如果从反面问一下,何谓没有“唱响主旋律”?何谓破坏“有利于稳定局面的舆论环境”?北京日报给出了它的答案,在《“人肉搜索”的缰绳该勒住了》的文章中,北京日报攻击“人肉搜索”“操作手法实难说是正人君子之所为,多是一些理屈词穷之人躲在暗地里打黑枪、放空炮。一起起“人肉”事件背后,我们看到鲜有理性的观点交锋,更多是一些网民的怒气、戾气和霸气,群体性的网络起哄甚至网络暴力。“人肉搜索”对个人、社会的杀伤力和破坏力愈发明显。”并断言“如今“人肉搜索”已越来越多地与网络谣言混在了一起,网络空间的空气质量正直线下降。”
   君不见,多少伪君子在网友强大的“人肉搜索”面前,剥去了一层层伪装,露出了肮脏、龌龊的真实嘴脸,这里面就包括那个送女儿出国的北京日报社社长梅华宁。怪不得他们这么害怕、怨恨“人肉搜索”。我想,一个人,如果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有什么害怕呢?
   北京日报攻击美国驻华大使“乘飞机坐经济舱、自己背包、拿优惠券买咖啡”是“平民生活秀”,对此,人们不仅愕然。难道在北京日报眼里,一个人,一旦做了官,特别是做的比较大的官,就不能“乘飞机坐经济舱、自己背包、拿优惠券买咖啡”,就不能再过“平民生活”?这和唱了几十年的“人们公仆”的高调南辕北辙啊。你连平民都不想做,又如何肯去做“仆人”呢?难道,北京日报的爱国,就是爱那个(以老百姓为敌的)“非平民化”。
   不过,读完北京日报这些奇文,给人的感觉是欲言又止,雾里看花,“犹抱琵琶半遮面”,好像话没说完,说透,这可急坏了它的难兄难弟环球时报,于是赤膊上阵,发扬“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精神,将无耻进行到底,中国新闻史上的又一篇奇文诞生。环球时报《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一文,表面看来,该文是支持反腐败的,可细细读后,骨子里却是在为腐败开脱。文章公开说“中国显然处于腐败的高发期,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最有意思的是这句话“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
   环球时报开始追求“普世价值”了。看来,环球时报并非像它一贯标榜的那样“反普世”,在腐败问题上,它是很“普世”的。文章还有一句话,“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如果问问老百姓对腐败的允许程度是什么?我想,百分百的回答都是:零容忍。
   文章呼吁中国“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反腐败”会反到“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之中,不知环球时报何以得出这个结论?
   吊诡的是,就在前一天,5月28日,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刚刚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原因就是因为腐败。《环球时报》这篇社评明显存在替刘开脱的意味。
   5月29日的这篇社评称:“腐败不完全是能够‘反’出来的,也不完全是能够‘改’出来的。中国无法‘根治’腐败,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社评还称:“中国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并列举了允许官员腐败适度的种种理由,“要求民众理解”。其谬论的理由包括:“中共官员的法定工资很低”,且“给官员大规模提薪,中国舆论断不会接受”。中共官员退休后无法利用名望和人脉变现,“官员退下来后一转身,利用影响和人脉赚大钱,制度就不允许。”“让富豪们去当官,更让人觉得‘变味’。”
   然后该文得出结论:所以“一些地方官员的福利常常通过‘潜规则’实现”。
   《环球时报》社评可以看做是对中共几代领导人“人亡政息”言论、“反腐倡廉”言论、“保持党的纯洁性”言论、“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言论的直接挑衅。观察家指出,环球时报此时出台这个社评,企图影响党内外一批靠腐败而得到利益的人,进而达到反对、阻挠政治改革的目的。
(2012/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