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北京周末诗会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对政治领袖无情,是伟大民族的标志。——古希腊历史学家普鲁塔克
   
   在广东江门新会区,一些村民自发筹款20多万元修建了一座“主席庙”,里面供奉着毛泽东的塑像,并称“毛主席是神,拜主席可以保国泰民安”。这座庙只有农村柴房般大小,供奉的神仙也简约、现代得多。这尊泥塑的神像,真人大小,身着蓝色中山装,被一个严实的玻璃框罩着,没有莲花宝座和流云仙鹤,他的身后是一面鲜红的党旗。事实上,中国到处都有一大批“毛主席庙”,比如陕西横山、四川绵阳等……穷乡僻壤的民众把毛主席当作神来供奉,希图国泰民安、财源广进。既有单独供奉的,更有把毛主席、周总理和朱老总合在一起供的。最有趣的是四川绵阳,居然把毛主席和太上老君等神仙菩萨供在了一起。
   在毛的祖地韶山,官方耗资数亿的毛纪念馆堂而皇之的拔地而起。胡温当局对毛的高调怀念更为毛万岁思潮的复辟推波助澜。民间私立的毛纪念堂数不胜数,许多民间石匠和陶瓷作坊已经把毛万岁的塑像列为主打产品,其销量甚至超过关公和观世音。民间对毛万岁的宗教化走向已经远远超过毛时期对毛的个人崇拜和神化,这种膜拜是在官方刻意屏蔽真相和民众尚未启蒙的前提下普遍发生的。


   与重庆沙坪坝红卫兵墓(文革墓)的冷清阴森相反,天安门广场毛万岁纪念堂前总是络绎不绝排着巨龙长队,虽然不排斥一部分人是为免费看尸体展,或把它当作一次长见识增加谈资的机会,但仍有相当多的人是“怀念伟大领袖毛泽东”。袁腾飞老师将其称为“中国的靖国神社”。可以断定,这座山寨版的“林肯纪念堂”将来还会存在下去,只不过会改个名字:“文革博物馆”。
   在河南各地有无数毛万岁纪念馆纪念碑纪念亭,许多是为1958-1961年毛万岁视察河南放卫星而建。当时河南饿死的农民无数,至今未见一处死难者纪念碑,倒是吹毛舔毛的铁证如山遍地都是。当一个大人物犯了一个大错误的时候,他就不会满足于犯一个平常的错误了。文化大革命只是经济大跃进的继续。彭德怀被迫害时,刘少奇在沉默;后来刘少奇被迫害时,所有人都在沉默。
   因为缺失了资本主义所必然伴随的启蒙运动,中国至今仍然延续着深厚的帝王崇拜土壤。在后极权时代的当下,毛氏中世纪的历史真相仍没有完全揭开,更没有进行任何真正的清算,毛万岁的尸体依然停在天安门广场,被当作这个政权的合法性来源。在这个大环境下,许多中国人心中崇拜毛的情结是不会解开的,而且官方对毛万岁的解释权是垄断的,是不能触动的,不可挑战的。
   
   毛万岁在中国仍是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他活着使中国人大义灭亲文攻武卫自相残杀,他死后仍可以使两个愤青互相大打出手。对毛万岁或正或邪的相反评价甚至可以使中国人分为魔道相峙的两个政治阵营,这种危险的社会撕裂正在愈演愈烈。官方基于自身合法性来源,屁股自然坐在挺毛方,但他们只接受毛的皇权思想和法家权谋,而害怕毛的无政府主义和革命主义,因此对毛的态度是敬鬼神而远之。毛主义或者毛思想往往只停留的象征性层面,官方主流意识形态并不愿意对其进行深入解读,毛更像一个四处飘荡无家可归的幽灵,而不是一个被人敬奉爱戴的神祗。
   毛万岁曾经的秘书李锐先生说:“不彻底清理毛泽东的问题,不彻底查明前三十年(1949至1978)走过的大大小小的弯路,不彻底弄清”左“为什么根深蒂固的全部历史,我们就不能轻装前进,就还会犯错误、走弯路。多年来,经济体制改革是条长腿,政治体制改革是条短腿,致使我们总不能大步前进。”
   毛万岁的拥趸正以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星星之火死灰复燃;在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世界背景下,他们在中国民间甚至官方已经形成不可小觑的政治势力。如果仔细进行考量,我们可以看清这股赤色洪流的构成,不妨将其分为七种人群,他们构成怀念毛万岁的主力阵营:
   
   一是在文革中或在毛时代过得滋润的人,他们是那个时代的黑领,阳光灿烂激情燃烧军号嘹亮,不仅生活有保障,而且既不是右派,又非地富反坏分子,也许打击过别人,但肯定没有受过毛时代红卫兵小兵们冲击,他们怀念那个时代是必然的,不怀念毛就是忘恩负义;
   二是抱有“前妻心态”的人,这种人是娶了新媳妇想前妻。总是拿新媳妇之短比前妻之长,最终忘了前妻之凶悍狠毒,又与新媳妇闹得不可开交,这种人不是生活在现在,永远生活在思念之中,或者是现实的失败者。
   三是健忘的人,也是极易心理不平衡的人。人是最爱攀比的动物。想当年大家一起穷一起饿肚子,今天我有饭有肉吃了,你却住别墅开豪车,还不如大家一样穷混混斗地主呢。那时穷开心,现在是不快乐。仇富、仇官造成了怀念毛时代。
   四是被毛时代彻底洗过脑的人,他们对毛时代有一种宗教热忱,从灵魂深处喜欢那个时代了,与那个时代不符的声音不听,不符的书不看,沉浸在往日的思念之中,即使当年受打击受虐待挨饿受饥,虽九死而心不悔,眼睛只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委员。这也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从心理学上叫做否认心理,就是对不利信息拒绝接受和承认。
   五是处于信仰危机的人。中国人素无信仰的传统,但信仰却是人的一种高级精神需求。一些人在温饱解决甚至暴富之后,面临着极大的信仰危机,而毛的强人形象成为其现成的楷模,这与中国人普遍信仰“成则王侯败则贼”一脉相承。对他们来说,没有对错,只有成败。这是一种法西斯式的狼图腾,在当下弱肉强食丛林规则的经济社会中,这种信仰大有市场。
   
   六是对当今社会无理性思考,怀有敌意心态和革命情结的人。他们怀念毛时代是为了抗衡、抵制和批判当下社会的罪恶。他们试图用毛的精神体系来化解当下物欲时代的灵魂空虚,用毛的革命性来批判当下意识形态的堕落和腐朽。特别是毛时代的工人阶层,他们中不少人对当下GDP主义所产生的被抛弃感愤懑不已,腐败、不公、孤独、迷茫、不安全感、无助感、疏离感等等资本主义弊病所导致的现实不满者都有可能从毛这里得到慰籍和鼓舞。这类人既不善良也没有智慧,而只有愤怒。
   最后就是一些善良的、朴素的、没有受过历史理性启蒙的农民和孩子,他们心性善良,不知道残酷阴暗的历史真相,没有任何批判精神,不会反思一个时代的罪与过,甚至充满奴性思想,仍把毛万岁当作大人物当作父亲当作皇帝当作神,为尊者讳,怀念毛时代对他们来说是自然的、无意识行为。
   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在1940年《给西流的信》中写道:“苏联二十年的经验,应该使我们反省。我们若不从制度上寻求缺点,得到教训,只是闭起眼睛反对斯大林,将永远没有觉悟。一个斯大林倒了,会有无数个斯大林在俄国及别国产生出来。在十月革命后的苏联,明明是独裁制产生了斯大林,而不是斯大林才产生独裁制。”
   在庆祝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之际,俄罗斯官方不仅禁止公开悬挂斯大林的照片,强调卫国战争的胜利“不是斯大林的胜利而是人民的胜利”,而且正式宣布:“斯大林针对自己的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是不可饶恕的”。而当年毛曾在斯大林70大寿上宣布:斯大林是我们敬爱的父亲和导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毛万岁就是中国的斯大林。
(2012/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