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中原教会几幅珍贵照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一,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二,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一筐萝卜/丁朗父
·听海哭的声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胡石根/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李海/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严正学/丁朗父
·大陆军迷设计的新国旗
·守望者群像之叶氏兄弟/丁朗父
·周舵应当得和平奖/丁朗父
·股市新歌/闵琦搜集整理
·梅花与半亩草堂/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闵琦/丁朗父
·致某邻居的公开信/北京中原教会朱红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基督徒/丁朗父
·在草原/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一/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二/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三/丁朗父
·六扇(一、二)/丁朗父
·刘跃的洗礼/祝中原
·六扇(三、四)/丁朗父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今日搜狐以大量篇幅、大批照片纪念习仲勋,大标题为“一辈子没犯过左的错误”——纪念习仲勋逝世十周年。引人注目,引人思考。搜狐的大专栏并借机为当年改革风云人物集体造像。
   
   习仲勋:、“杀出一条血路”


   从1978年到1980年,习仲勋主政广东3年,带领全省人民基本完成了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实现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工作。他代表省委向中央提出赋予广东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试办经济特区,为广东争取到“先走一步”的“尚方宝剑”,至今为广东人民深深感念。习仲勋为加快特区创建、“杀出一条血路”熬白了头发。一年后他上调中央,但依然心系特区。他曾多次到深圳调研,叮嘱说:“小平种的这个试验田,现在长的苗又壮又肥,这条路是对的,一定要走下去。”
   
   任仲夷:“任你胡来”
   1980年初冬,任仲夷调入广东,主政南粤,不久就得了一个绰号“任你胡来”。因为他提出了著名的“三放”原则,还制定了“给蛇口放生”的“31号文件”。后来他还提出“三个更加”和“两个坚定不移”。他曾经顶住压力两次赴京说明情况,但始终对特区建设坚定不移。亲历这一严峻时期的广东干部至今感念至深:如果当时他选择明哲保身,广东肯定会是另外一种样子。一顶鸭舌帽,一副清癯的容貌,一句句幽默精辟的论断……任仲夷离开我们多年,但缅怀这位“老书记”的文章报道不曾间断。
   
   吴南生:“要杀头就杀我”
   谈改革开放经济特区,怎么也绕不开的一个人:吴南生。这位89岁的改革闯将,不仅是广东省委原书记(时设省委第一书记)、广东经济特区的主要拓荒者,更是特区30年风雨历程的最好见证者。他最早提出“广东先走一步”,并以“要杀头就杀我”的豪言,主动向省委请缨办特区。是他,牵头研制《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是他,找到国务院副总理谷牧,拿到3000万元国家贷款移山填罗湖;是他,大胆突破计划经济的一潭死水,让特区闯出一条“引进外资,实行市场经济为主”的新路
   
   袁庚:“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深圳蛇口工业区的缔造者。提起袁庚,就不能不提那句曾响彻神州大地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而他所创办的我国第一个对外开放工业区深圳蛇口工业区,被誉为“特区中的特区”,比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性事件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早两个月,比经济特区的成立早一年多。袁庚主政蛇口工业区期间,大胆主持开展劳动分配制度、工程招投标制度、干部人事制度、劳动用工制度、城市居民住房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等一系列城市改革,这些超前试验为整个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和借鉴。
   
   习仲勋反左名言:
   “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有整过人,一辈子没有犯‘左’的错误”。这是1980年代,习仲勋与《人民日报》社长秦川在中南海散步时所说的话。当时,习仲勋正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一有左的偏向 不到半月就把一切破坏光
(2012/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