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北京周末诗会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今天我看了网友拜访方竹笋家的视频。2011年4月,家住重庆涪陵区的方竹笋网友因在微博上说了一句调侃重庆主政者的话,被劳教一年。方竹笋网友在视频中讲述了自己被劳教的整个过程。
   通过视频我了解到,方竹笋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市民,一个典型的草民,仅仅因为在微博中说了一句话,得罪了重庆的主政者,而遭受严厉惩罚。对于方竹笋网友的遭遇我表示同情,但我并不感到意外,作为一个生活在重庆的市民,我很清楚薄、王统治重庆期间的那种残酷和野蛮。方竹笋以为在网上说几句话,发发牢骚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低估了重庆模式的恐怖性和残酷性。
   尽管我很喜欢在论坛上发帖子,但是在薄熙来统治重庆期间,我从来不在网上发表任何有关重庆的帖子,也不参与这方面话题,因为我很清楚非议重庆的后果。薄熙来搞的是法西斯极权,他是那种心狠手辣、心胸狭隘的人,对批评和反对他的人绝不会有任何宽容。我的一位同事曾经告诫我和其他人“你们千万不要在网上发帖议论重庆的事,后果会很严重”,我的那位同事跟一些政界和商界人士有交往,知道很多内情。


   在汪洋主政重庆期间,报纸上常有批评政府的文章和评论,可是在薄熙来当政期间,报纸上再也没有了异议的声音,只有歌颂和赞美。重庆的公交车和出租车涨价,市民只能欢呼而绝对不敢表达不满。敢于同薄熙来叫板的民营出租车公司老板黎强,作为第一个被宣判的“黑社会分子”已被判了重型,这种恐吓作用是明显的。
   汪洋主政重庆期间,有一次下暴雨,把几个县城淹没了,汪洋乘坐橡皮艇参与救灾,有网民发帖调侃“汪洋一来,重庆一片汪洋”。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网民因此遭到非难。但是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不少重庆市民像方竹笋那样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而遭到严厉惩罚。方竹笋因为碰巧是凯迪网友,所以才出了名。这些事情都证明了重庆模式的残酷和恐怖。本来最初警察把方竹笋喊去批评教育了一顿,方竹笋也表示接受并回家删除了微博,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当时的警察也是这么对方竹笋说的。可是重庆主政者还是不放过他,于是派出所决定拘留方竹笋10天,重庆主政者还是不解气,于是方竹笋不得不劳教一年。对一个冒犯自己的草民如此残酷,无丝毫宽容之心,其心胸之狭隘,内心之狠毒可见一斑。幸好薄熙来统治的只是一个城市,毕竟要受制于中国的法律和全国舆论的监督,薄熙来要是统治了整个国家,方竹笋很可能被整死。
   说错一句话就遭受严厉惩罚,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我记得强国论坛的一位名叫“狄厄尼索斯“的网友在给疯僧网友的跟帖中说过一段话,他说“我不算经历过文革,应该没有什么发言权,不过小时候批斗打骂我母亲学校的老师的场面还是依稀记得。那位可怜的女老师,就因为少说一个字,他让学生把毛主席像挂起来,说成“把毛主席挂起来”,结果被批斗,打瞎了一个眼睛,断了一条腿,终身残疾。”重庆模式实际上就是文革的变种,薄熙来在重庆建立一个法西斯极权模式,他想在全国推广。这种模式一旦在全国推广,会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
   薄熙来在重庆搞的那一套法西斯极权是一种倒退,与当今世界潮流背道而驰。践踏法律,搞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对中国脆弱的民主法治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薄熙来利用民众对贪腐、贫富悬殊等的愤恨心理,利用”唱红打黑”运动来煽动造势奴化愚民,树个人权威搞个人崇拜以满足权力欲和实现更大的野心,民众是得到了一点实惠和安全,但从长远来说对中国有百害而无一利。
   最近正在看威廉.夏依勒的著作《第三帝国的兴亡》,讲述了希特勒的纳粹德国从兴起到灭亡的整个过程,威廉.夏依勒是1930年代驻柏林的记者,亲身经历过很多大事件。他的这部著作内容详实、资料十分丰富,看后让我感触诸多。对照重庆发生的诸多事件,这部历史著作又具有了现实意义。希特勒是一个很有魄力很有才干的领导人,比魏玛共和国(希特勒上台前的德国称为魏玛共和国)的那些平庸腐败的官僚有气魄有雄心,他唤起了民众对拯救德国的希望。希特勒上台后,清除犹太奸商,让德国百姓有工作有面包,社会秩序良好,这与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重庆模式差不多,都属于“国家社会主义”(纳粹是“国家社会主义”的音译),采用的是法西斯手段,大肆破坏民主法治。
   希特勒得到了多数德国民众的拥护,被清除掉的犹太人只占德国公民中的一小部分,何况德国百姓对这些犹太人并无好感,而那些敢于反对希特勒的日耳曼人则作为叛徒关进集中营。在重庆,被作为“黑社会”清除掉的民营企业家也只占3000多万重庆市民中的很小一部分,何况老百姓对这些富人并无好感,而那些敢于反对薄熙来的草民,如方竹笋之流则被作为坏分子关进了集中营。
   有很多学者赞美重庆模式,甚至包括萧功秦这样的著名学者,在被邀请到重庆去转了一圈后,回来后写了一篇肯定重庆模式的文章。这些学者只看到重庆模式的“国家社会主义”的一面,而忽略了“法西斯主义”的一面。其实这也不能怪这些学者,在1930年代能够看清希特勒本质的人也是极少数,连英国首相和法国总理都被他蒙蔽了。
   希特勒在兴起的时候,德国社会各阶层都对他寄予厚望。威廉.夏依勒在《第三帝国的兴亡》中时常哀叹德国民众的糊涂。今日中国也是这样,支持薄熙来和重庆模式的人还相当多,把他视为一个能给老百姓带来福祉的救星。方竹笋在重庆接受记者采访时遭到围观民众的指责,说他说“前领导人(薄熙来)的坏话”。对于普通民众来讲,多一个方竹笋或少一个方竹笋,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薄熙来为重庆还是办了不少实事。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说过,群众永远是盲从、愚昧和目光短浅的,他们只关心眼前的利益。的确如此,直到德国遭到毁灭成为一片废墟,德国民众才幡然醒悟。
   有很多人认为薄熙来倒了,重庆模式完了,这未免过于乐观。希特勒在1924年啤酒馆暴动后被当局抓进了监狱,纳粹组织被取缔,纳粹报纸也被查封。当时人们都认为希特勒完蛋了,纳粹运动要消亡了。然而没过几年,希特勒东山再起,因为他的支持者依然存在。今日的中国也是这样,政治体制改革举步维艰,普世价值遭到诋毁,老百姓对民主、法治、人权这类概念知之不多,腐败和社会不公现象严重,这些都给法西斯主义可乘之机。薄熙来如果翻盘,东山再起,所有那些反对过他的人都是死路一条,这个国家会血雨腥风,千百万人头落地。
   《第三帝国的兴亡》一书的开篇印着这么一句话:“凡是忘掉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历史会重蹈覆辙吗?只有天知道!
(2012/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