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北京周末诗会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胡先生主政已有10个年头了。一般人认为基本上还是和谐稳定,但是缺乏政治改革,所以过于平庸,没有大的建树。其实,这些评论只是看到表面,没有触及实质。其实,胡先生具有政治家的优秀品质:把握国家正确的政治方向,深思熟虑,冷静理性,在逆境时忍辱负重,在纷纭繁杂中明察秋毫,泰山压顶不弯腰,面临大事有静气,不到时机,深藏不露,时机成熟,果敢亮剑,最近在处理重庆关键问题上当机立断,为国家和国民的福祉勇于担当,表现了高超的政治智慧、卓越的领导才能和优秀的道德素养。
   在古代的事件中,给我深刻印象的是“卧薪尝胆”,公元前494年还是春秋时代,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身处逆境,为了励志,勾践每天晚上睡在稻草堆上,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品尝苦胆,为的是光复国家,为民造福。勾践做到了政治清明,顺应民意,起用贤臣,并且与民众一起到田间劳动,感动了国民,得到了民心支持,经过10年的努力,越国富强了,终于打败了吴国。胡先生执政的10年,颇象勾践的10年,由于先朝遗留和体制等原因。胡先生受到多方掣肘,甚至到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地步。胡先生的政治改革的宏图也因之受阻于既得利益集团。
   由于封建遗毒和文革思想兴风作浪,薄督把重庆搞成了独立王国,大兴文革之风,大树毛像,大搞一片红,唱红黑打,大反法治,大搞人治。他用打黑之名。行刑讯逼供打击民营企业之实,用虚假的繁荣笼络民心,用巨款收买孔某为其大造舆论,与乌有之乡沆瀣一气,一时间,风云翻滚,黑云压城。他们打出毛的旗帜,为毛歌功颂德,逆改革开放潮流而动。乌有之乡推举薄为领袖,以重庆为“现代延安”。他们有的摇旗呐喊,有的磨刀霍霍。他们为毛时代的黑暗统治张目,鼓吹要为四人帮平反,积极以组织红歌会的形式招兵买马,筹备二次文革,策动暴力革命,妄图推翻现政府,复辟毛家王朝,重走毛的独裁之路。我记得在文革时,四人帮为了杀人,贼喊捉贼,大力宣传“资本主义复辟就会千百万人头落地。”结果是四人帮在文革中害死了2000万人。广大被杀害的人民群众,都被四人帮污蔑为“阶级敌人”。现在,乌有之乡又在鼓吹杀“汉奸”,一旦毛派上台,又是一场大屠杀,千百万人人头又要落地了。
   面对薄的倒行逆施,有良知的中国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纷纷抱怨胡先生,都怪胡先生沉默不语,没有作为。有人对温相多次宣讲政治改革,胡先生却不表态支持也大惑不解,致使温相被戏称为“影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面对薄督的表演,胡先生静观其变。有六个常委到过重庆,有的肯定,有的赞不绝口,胡先生不为所动,依然的我行我素。直到薄在两会上说:“我相信胡书记将来会到重庆来的。”胡先生也没有作出回应。
   我本来是不相信“天意”的。但是,有的事还真是应验了“天意”。就在两会前夕,正当薄趾高气扬踌躇满志之际,突然爆出了“王事件”,拔出萝卜还带出了泥,一个“BZ联盟”原形毕露了。在两会期间,BZ上演了一出双簧戏:薄自我标榜,Z表肯定和支持。一时间政坛上烟幕重重,波诡云谲。直到3月14日,温相在金色大厅超时答记者问,才使国人眼前一亮,胡先生10年卧薪尝胆,终于亮剑了!温相说:“重庆现领导应该反思。”第二天,薄就被去职,接着就有全国政法书记进京培训。最近在韩国核安全会议上,美国总统奥巴马语带双关地对胡先生说:“家里最近怎么样?”胡先生充满自信地回答:“挺好!”两个政治家的看似平常的寒喧,却饱含深意,令人回味。
   在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上才能真正体现一个领导人的智慧、能力、道德和素质。经历过毛时代的人都明白文革是什么味道。那种腥风血雨的环境,使人恐惧,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就会成为反革命,因为毛说:“与人奋斗,其乐无穷!”、“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革命是暴动!”并且规定了人口中5%是阶级敌人。但是,上至国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谁敢保证自己不是属于5%呢?就如林彪这样的亲密战友,也没有逃离5%啊!天天搞运动,天天开批斗会,天天搞折腾!
   胡先生的亮剑,避免了一场腥风血雨,挽救了国家,挽救了民族,不愧是个民族英雄!胡先生以英明的决策粉碎了BZ叛国集团,掀开了政治改革的新篇章,一场民主宪政的大潮将会如期而至。胡先生提出的:“要和谐不要折腾!”是符合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的,我们需要安定,我们需要和谐,我们需要民主,我们需要宪政,我们不需要折腾。胡温政府要彻底进行经济、政治和社会改革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我为改革击节!我为胡先生击节!
   
   
   侯工:您好!
    来文细读写得很好!
    我原来也认为,胡温当政十年来起色不大,如今已到交班前夕,犹如击鼓传花,不敢触碰烫手番薯,就此扔掉了事,感到十分遗憾!
    殊不知,政坛诡谲,斗争极其复杂。在关键时刻,王事件爆发,胡温积十年的蓄力,漂亮亮剑,一举击败似乎不可一世的BZ。真是大快人心!
    尽管斗争还会继续,但是代表历史发展趋势以及人民意愿的胡温路线,是值得为之击掌称赞的。
    陈文浩 2012-04-01
(2012/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