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北京周末诗会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通信节选)
   
   
   高越农: 党内民主派是真诚的民主社会主义者


   
   与第二国际比较起来,民主社会主义是更加温和的改良主义,连 “和平过渡”都不要了。在马克思主义的话语系统中, “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被看作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本质的,民主社会主义连这个目标都放弃了,实际上已经不成其为社会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一些左翼政党实行的一种带有社会主义色彩的社会政策。无怪乎许多社会民主党理论家,主张把“民主社会主义”的名称改为“社会民主主义”,以便把“社会主义” 的字样从自己的名称中剔除出去,把斗争目标明确地设定为“社会的”民主主义,而不是“民主的”社会主义。
   重复地说,从历史发展的客观趋势去衡量,两个“国际”都是错误的,都失败了。第三国际是胜利后又失败,第二国际是因为胜利无望而被它的后继者用另一种主义替代了。几十年来,民主社会主义在西欧和北欧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不是第二国际的胜利,更不是社会主义的胜利。恰恰相反,这是顺应历史潮流,一步一步摆脱社会主义乌托邦的束缚,而推行比较现实的改良主义政策的结果。所以能成功,是因为这种改良主义政策符合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客观趋势。两个“国际”的失败,民主社会主义的成功,证明社会主义不合世界潮流,不过是一个美丽而可怕的梦魇。
   党内民主派都是真诚的社会主义者。为了反对专政社会主义,他们十分看好民主社会主义,特意给它加冕了正统马克思主义的桂冠。反对专政社会主义,否定现实社会主义,非常正确。但是,这个替代方案不正确,也不现实。说民主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是没有根据的;即使当年的第二国际,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只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派别。今天的民主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他们只是在追溯自己历史的时候,不同程度地肯定马克思主义对工人运动的历史作用,认为马克思主义也是民主社会主义的思想渊源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主社会主义明确主张世界观的多元性,“认为社会主义思想根源和理论基础是多元的,包括欧洲古典哲学、人道主义和宗教(主要是基督教)思想等等,不承认马克思主义是唯一科学的社会主义理论,坚决反对列宁主义。”(见《社会民主主义的转型——走向21世纪的社会民主党》,托马斯-迈尔著,殷叙彝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译者前言”第5页)退一步说,就算他们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又怎么样呢,就能证明他们正确吗?拿马克思主义来为民主社会主义续道统,壮声势,是一厢情愿的事情,他们未必能领这份情。
   民主社会主义之所以能够在西欧和北欧“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第19页),是以那里有比较成熟的民主制度为前提的。在德国,1919年以后的魏玛共和国时期,社会民主党一度形势大好。1933年希特勒一上台,形势陡然逆转。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民主社会主义“落地生根”的土壤,更谈不上“开花结果”。在中国这样的专制制度下,一切和民主有关的思想、更不用说制度了,都无从立足,谈何民主社会主义?党内民主派提出“只有民主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其实际意义,是“只有民主能够救中国”。这为批判专制制度,争取民主的斗争,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增添了一个新的话题,是有重要意义的。但是,把民主和社会主义捆在一起,是不正确的。民主是民主,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民主是世界潮流,社会主义则另当别论。中国人正是在“为社会主义胜利而斗争”的名义下,被彻底剥夺了民主权利的。因此,决不要在争取民主的时候,重新把人们引入社会主义的迷途。用“托古改制”或“孔子改制考”之类的办法,重新定义社会主义,重新塑造社会主义的形象,有百害而无一利。社会主义不是社会发展的方向。”
   你说:“既然他们(指毛泽东们)已然成为资产阶级了,那么,他们实施的“专政”又何来“无产阶级专政”呢?这就是马克思学说里“无产阶级专政论”的悖论。其实他们实行的是千真万确的“对无产阶级专政”。全国除了掌握财产权的少数官僚以外,其他人全部沦为无产阶级。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的对象是资产阶级,而资产阶级就是他们自己。难道毛泽东自己斗自己吗?非也!他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资产阶级统治,对不同意见者进行斗争,但是为了掩人耳目,就打出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幌子。如1957年的反右运动、1959年的斗彭运动和1966年的打刘文革运动,都是毛泽东镇压异己的手段。另一方面,毛为了保持“无产阶级集团”(高:利益)最大化,以便于对他们掠夺更多的财富,对他们中有发家致富念头的人随时打成“新生资产阶级”并且立即予以镇压。”
   我认为,资产阶级是历史上形成的阶级。在学术上‘资产阶级’具有明确定义。它不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用以骂人的词汇。没有理由说毛泽东进行了资本主义的剥削。所以,我宁可说中国形成了权贵集团,不说现在的中国是被权贵资产阶级统治着。所以,吉拉斯用的词是“新阶级”。
   
   
   
   候工:思想归零以后的常识
   
    要解放我们的思想,首先要对过去所受的教育和洗脑进行彻底的清除,使自己的思想归零。然后,我们重新定义以下的概念:
   ◆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因为含有多种不确定的解释,有第二国际的议会竞选和平过渡式的马克思主义,又有第三国际的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式的马克思主义,所以马克思主义是个伪命题。马克思主义应以马克思学说代替之。
   马克思学说主要是研究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一门科学,指出人类社会是不断地从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发展的。人类社会的物质条件决定着人类社会所处的阶段。马克思强调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马克思这一结论,一般称为“阶段论”,是马克思学说的核心,也是马克思学说中的民主社会主义论的起源。
   ◆社会主义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而人,是以人权为第一位的。
   社会主义就是主张以人权为第一位,大社会小政府,政府服务于社会大众并且接受社会大众监督的政治意识形态。社会主义社会实行人的自由、民主、博爱、宪政、法治的国家形式,社会主义政府的官员由公民选举产生,为民众服务,同时接受民众监督,公民有权随时罢免不称职的任何级别的官员。社会主义致力于实现人类和谐相处的人际关系、社会关系和国际关系。
    凡是不符合上述定义的社会主义都是错误的,包括法国的圣西门、傅立业、英国的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德国的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俄国的列宁、斯大林、中国的毛、朝鲜的金日成、柬埔寨的波尔布特的独裁暴政的社会主义……
    马克思学说的社会主义是指民主社会主义。
   ◆修正主义
    修正主义主张对自己的理论进行经常性的反思,对自己所犯的错误及时修正,不唯书,不唯上,不受权威理论的羁绊,不断地解放思想,不断地进行改革。
    马克思、恩格斯就是在实践中不断地修正自己的错误的,马克思学说就包含有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是马克思学说的灵魂,没有修正主义,马克思学说就没有生命力。修正主义是马克思学说发展的前提和保证。修正主义不但修正了马克思早期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同时也修正了旧式的资本主义。
   
   ◆第二国际
    第二国际是一个工人运动的世界组织。 由恩格斯于1989年7月14日在法国巴黎创建。第二国际的指导思想是多元的,主要是马克思学说中的民主社会主义,也有资本主义的民主论和经济理论。第二国际主要由世界各国的社会党组成,其辉煌的成就是在欧洲诸国建成繁荣富强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如瑞典、丹麦、英国等。第二国际发展到今天,已经改名为社会党国际。
   ◆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
    民主社会主义是一種主張在民主體制裡進行社會主義運動的政治意識形態。大多数民主社会主义份子支持多样型经济发展,并要求国家提供良好的福利保障以及通过立法、税收、体制改革等手段进行财富的再分配,消除贫富悬殊,社会分配不公的现象。
    民主社会主义来源于马克思学说,包括马克思学说里的阶段论、个人自由发展论、个人所有制论、自由人联合体论、民主制论、股份制论、工人階級通過和平競選爭取政權論以及資本主義和平長入社會主義論。
    民主社会主义并不否认资本主义的合理部分,它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上,进行适度的改良,加进了社会主义的一些有益的原素。它的宗旨是维护和争取工人的政治地位以及经济利益;它的竞争方式是参加议会竞选;它的诉求策略与资产阶级合作共赢;它的致胜法宝是修正主义。它为了谋求工人利益,不惜对马克思学说的错误进行全面而彻底的修正。
   
    民主社会主义首先吸取了旧式资本主义(我称之为旧式民主制)民主的效率优先的优点,实行以私有制为主体的经济结构,然后吸取了空想社会主义注重公平的优点,在私有制中加进了公有制的因素,结果建成新型的民主社会主义(我称之为新式民主制)。民主社会主义是一种新型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既避免了旧资本主义的贫富悬殊,又避免了空想社会主义的独裁和低效,实现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比较理想的社会形态。当今,发达的国家正向着民主社会主义的方式演变,而民主社会主义也演变为今天的社会民主主义。
   ◆第三国际
    第三国际是在1919年3月列宁背叛第二国际,从第二国际分裂出来而成立的一个暴力集团。第三国际的指导思想是列宁主义。它的目标是推翻资产阶级;它的斗争方式是暴力革命,它的扩张策略是民粹主义,它的统治方式是独裁专制。它的手段是用枪杆子控制人的肉体,用笔杆子控制人的思想。它的政权实施红色恐怖式的“无产阶级专政”,它的国家机器的职能是垄断政治、垄断经济、垄断舆论。
   
(2012/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