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作为股市上的小散,去年没大亏,因为基本没动。拿着一只股,属于那种涨也不大涨,跌也不大跌乌龟股,现在小亏,分红后小赚。这厮没别的优点,就是分红稳定。现在七块多的股价,分红三毛九,超过百分之五,比存银行强。
   有大散,去年小亏,今年蠢蠢欲动,本小散劝告:且慢。


   中国股市不看经济,看政治,因为所有所谓经济上的问题,其实都不是经济本身的问题。
   先说小问题,出租车问题,城市公共设施问题,那是经济问题吗?走遍全世界,你能闹明白为什么非得有一个叫做“出租公司”的食利阶层利用公共服务大赚其钱,使得成本居高不下,服务质量居低不上?把这个公司拿掉,不就完了吗?广大司机反对,乘客反对,但就是奈何不了那几个人!这是经济问题吗?这是体制问题,政治体制问题。
   房价问题,那是经济问题吗?房价问题从根本上说,因为越来越庞大的政府靠土地发财。你不让它吃土地,它总要找财路。房产税,吃房子可以吧?计划生育划款,吃肚皮可以吧? 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汉朝时,打仗多,国库空,怎么办?卖官!那时买官就是爱国。在适当的时候,可以把潜规则变成显规则。卖官利厚,大臣收得,皇上为什么收不得?这是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再有,医患矛盾,师生矛盾,那是经济问题吗?一多半的公共医疗资源是为公务员服务的,公务员们护着这个人人喊打的医疗体制呢!这是经济问题吗?教育就不说了,斯文扫地,一地鸡毛,孔夫子想哭都找不着庙了。
   两油控制油价只涨不跌是经济问题吗?
   交通不通遍地劫匪物流血癌是经济问题吗?
   电是经济问题吗?
   水是经济问题吗?
   食品是经济问题吗?
   股市是经济问题吗?
   银行是经济问题吗?
   有史以来最大最贵最没有效率的官员队伍是经济问题吗?
   维稳费用超过军费是经济问题吗?
   所以政治不改,不彻底改,脱胎换骨地改,经济的问题一个也解决不了。
   政治没希望,那咱们小散不是跑不跑的问题,是跑不跑得了,跑了有没有用的问题。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2012/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