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听潮者说/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听潮者说/丁朗父

   
   
   
   
   


   这是北方少有的
   ——常常是短暂的
   嫩绿鹅黄季节。
   
   突然间遍地青草
   毛茸茸的,初生的青草。
   为青草兴奋的羊群
   在牧归的溪边饮水。
   每个屋顶都升起炊烟,
   从每个开着的门
   看见锅里泛着光的吱吱响的水。
   屋前屋后的杨树,
   棕色的杨花,
   一片一片落在地上,
   一团一团白色的毛
   象雪,在地上滚动。
   一群群鸟儿象一阵阵风
   叽叽喳喳,飞过来又飞过去。
   
   晚霞丝丝缕缕,片片团团,
   飘在西沉的太阳头顶,
   灿烂和绚丽又转眼成黑
   渐渐凝重。
   夜幕在天边划出一道巨大穹线
   慢慢消失。
   
   夜色下远处的山林中
   隐隐约约有狼群啸叫,
   告诉人们冬日的恐怖并未远离。
   但,此刻,这北方村庄的春夜,
   清澈又宁静。
   
   春天的晚风无声无息,
   象摇动的猫尾
   拂在人们僵硬了一个冬天的脸上。
   整个村庄,
   每间房屋里的人们,
   都坐在,躺在土地上,
   议论,倾诉,等待。
   
   村庄在等待,
   土地在等待,
   土地上的人们在等待。
   等待着那场一定要来的大风大雨。
   等待着那海潮一样的声音,
   骤然,迅疾,由远而近地
   响起在窗外。
(2012/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