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北京周末诗会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京华世象图/丁朗父
·向后转齐步跑-经济快谈二则/丁朗父
·为当前的“批孙”浪潮泼一盆水/王小华(旧文新解)
·中共18大面临大危机及可选择出路/张洞生(公民通讯)
·大陆人三评毛泽东//羽王塑、老许大叔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题画三首/丁朗父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关于吃了作者吃读者的中国出版业的严肃评论
   
    在读到秦继华先生的《以萨米亚特之名》一文前,我真地不知道“萨米亚特”这个概念。在去年四月号的《经济观察报•书评增刊》上,秦文介绍说:“萨米亚特是俄文‘未经官方许可的出版物’的意思。在一些知识分子的同期创作下,‘萨米亚特’这一词语成为他们良心的隐喻,成为对抗的隐喻,最后成为对这些知识分子的同意定义,成为他们的一个代名词。”
    对于这样的定义,我持百分之一百的赞同意见。这是因为我很是仔细地读过中国的“地下出版物”且可以追溯很远。比如,在我少年时代,那个十分缺乏阅读物的年代,手抄本的《十二张美人皮》、《一绺金黄色的头发》、《叶飞三下江南》等,都算是最原始的萨米亚特。在我青春萌动的时期,手抄本《少女之心》也是之,但它完全没了政治恐怖意味,完全开放给我一片随意性想象的空间。这时已经是一九七九年了。


    我曾创造“白封出版”概念。
    在没有接触到“萨米亚特”概念之前,我对正式印刷但没官方书号的出版物称为“白封出版”。白封出版,是我创造的一个词,最初专门用来评价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出版物《思想的蝴蝶》一书。与此同时,中国大陆的书号是可以买卖的。正是这种买卖才使书价畸高,而普通作家的收入偏低。出版社犹如一个又一个的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那样,“吃了作家吃读者”。
    我为《思想的蝴蝶》一书所撰评论《“白封出版”的重大意义》有幸被该所网刊采用,发在二零一零年第六期上。
    从创造“白封出版”概念到了解萨米亚特,再到获得挚友丁朗父(又名朱红)赠阅的诗集《穿过这寒雾我的弟兄们》,约为两年的时间。两年里,我没有精力尤其财力做自己的萨米亚特,所以一本写成十年的小说至今没有出版。好在每年还有一两本正式的出版物如《真实的交易》、《晚清官场乱象》之类的出版,但我也得承认:在获得官方发放的“准生证”之后,它们或多或少地被删节。按着商业合同,这是必须付出大代价,出版方有删节权,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你想入党就必须接受可能的“双规”一样,那不侵犯人权而是你加入组织的必要代价。
    丁朗父不接受出版方面的“准生证”规制,两年间自印了两本画册、一本诗集。对于朱红的画,作为外行人我是力捧的,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给写过三篇画评,其中两篇发表在香港的正式杂志上,一篇发在博讯网站。发在《争鸣》杂志上的那篇《一小撮人的东篱》尤其受读者欢迎,也是我认为的自己评论类作品的巅峰时刻。
    在更为宽泛的世界文化视角下,萨米亚特是严肃文学的一个派系。比如,前苏联时期所产生的索尔仁尼琴的《古格拉群岛》就是众多的萨米亚特之一。对于前苏联时期的“地下出版物”之历史现象,中国著名的前苏联问题研究学者沈志华主编的的三册本《一个大国的崛起于崩溃》一书,在第三册有专门介绍。本处不再做罗列。要说的是:第一,在极权造成的政治沉闷时代里,萨米亚特无疑从政治学到文学乃至于经济学,都给予既存统治以颠覆性的撞击,尽管撞击的效果当时并未显现,而其“内伤”后果足令体制外或还包括体质边缘欢欣鼓舞;第二,在极权出现了改革意向而没有能力实行政治刷新的条件下,“白封出版”无疑是明确的普世价值载体,以至于形成知识精英本身的再启蒙,“苏联老大哥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作为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政治期望变成今天的政治谶纬。萨米亚特与白封出版也具有了等价意义;第三,极权改革的局限导致政治的痞顽化不可避免,政治痞顽化导致文学痞顽化亦是逻辑结果,因此,类似丁朗父这样的诗作在纯文学意义上,是在探讨严肃文学的可能性。
    历史撞击力必然重复出现。
    痞顽时代在社会学意义上,是“钱信仰”的生成并泛滥,尽管它无法排除其他信仰的存在。仅仅在诗歌具有灵性、哲学内涵之特定层面讲,诗歌也是被沦陷的领域。因此,“钱信仰”不可能给回归传统或改造传统而增进统治的合法性提供可能。辉煌的历史文明无疑例外地有灿烂的史诗存在,中国的《诗经》与希腊的《荷马史诗》是等价的。但是,今天的中国,《论语》“复活”在痞顽势力之手,而《诗经》被做敝履之弃。所以,即便是现代诗,只有靠诗人脱裤子才能挣得眼球而难以挣得阅读。
    痞顽时代里,体制内的“文化内战”狼烟四起。甄嬛是否有其人,以及其在清朝的镜像如何,成为“严肃”的痞顽与痞顽的“严肃”的一个斗争焦点:前者以党报评论的形式说,后者是“煽腥色”;后者说,职场励志(生存)需要多种表现形式,《甄嬛传》是为其一也。在痞顽时代里,丁兄慨然探讨严肃问题早已超越了自我流放,他在为一种能够重复历史的撞击添加反作用力。也许在某一天,你醒来时,会忽然发现痞顽时代突然消失,痞顽文学亦悄然卷曲在历史的角落而不再猖獗。“严肃”的痞顽也将成为一场笑料,且了无文学史的考证意义。
(2012/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