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学屏幕)


   
   
    第九章:揪斗民主派
   
    巫山楚云,枉有袅红萦素。兰衾日暖,却悲闻腥风朝暮。历史总有些绕不过去的门坎。古老的黄河终日呜鸣着,奔号着,似有一腔的颤音。那黄河两岸的子民们,百代以来,源源不绝地繁殖着,生存着,他们在一些人的眼中,是龙人,在一些人的眼中,是符号。而一旦他们张开嘴,发出吃饭之外声音,那么,连世界都会为之震惊!
    时空从不在悲剧面前停止脚步。
    一个人的眸子,有时可以透视到整个人类的命运,是因为那眸子是真相的眸子。
    紫禁城的命运也连接着民族的命运。
   
    紧急状态委员会将不久前“党内民主派”万里、温家宝、胡启立、田纪云等人,对第二次文革的质疑,定性为四月逆流,特许首都红歌手联盟去搞揪斗。他们将万里、温家宝、胡启立、田纪云等人关在一大礼堂里,里面全是杀气腾腾的红歌手。把既然文革已经恢复名誉了,那么,第一次文革中的“戴高帽子”、“挂黑牌”、“坐喷气式”等等,也就“合法”化了。此时,几个首都红歌手联盟的红歌手小将们,正在批判万里。一名歪带帽子的红歌手趾高气扬地:“万里!你从第一次文革就开始走资了,一直走到第二次文革!你已经走了一万里了,该歇歇了吧!”
    万里:“前进总比倒退好吧!”
    歪帽子:“我们等会要带你去游街,让你继续前进!”
    万里:“即便我原地踏步,你们已经倒退一万里了!”
    ……
   
    另一拨人正在批判温家宝。一个眼睛瞪着有黑桃大的人厉声道:“温家宝!你还仰望星空不?你仰望星空,为什么不仰望太阳?我们今天要让你好好仰望一下我们!知道老子们是谁吗?”
    温家宝明眸蓄波:“我从来不仰望文革余孽!”
    黑桃眼给了他一嘴巴:“妈的,看来收拾你确实太晚啦!”
    ……
   
    批斗胡启立现场。一个小胡子给他架着喷气式:“说,你和胡耀邦、赵紫阳什么关系?”
    胡启立:“人与人的关系。”
    小胡子气得腰痛:“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人的关系?”
    胡启立:“民主主人之间的关系。”
    小胡子:“那你和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胡启立反问道:“民主和专制之间是什么关系?”
    ……
   
    就在这时,有人来冲击会场。一些大学生和知识界人士闻讯后到场抗议!为首的一名学者叫阳刚,他用喇叭质问:“有懂宪法的人吗?有懂民主的人吗?有懂人权的人吗?如果没有,请你们立即释放民主派人士!否则,你们将成为二十一世纪里的第一堆垃圾!我们不清扫你们,历史会来清扫你们!如果你们有懂宪法、民主、人权的人,请站出来辩论吧!”
   
    杜彬见人们面面相窥,就跳了出来大叫大嚷:“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可以用红歌淹没这个世界的人!这个世界是为我们而设立的,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的是无产阶级的血液!让你们这些人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面前发抖吧?”
   
    阳刚的音频不高,却落地有声:“不错,你们的血管里流淌着的是无产阶级的血液,可那是你们从无数的劳苦大众的身上吮吸来的!你们除了代表吸血虫的利益外,你们不再代表这颗星球上的一块小石头。如果连蚂蚁都有投票权的话,你们只能饿着肚子、光着身子在吸血虫聚集的地方,互相倾轧,那将成为你们唯一的生存乐趣!知道吗?这个世界充满着人民的权利,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来行使人民的权利!当然,这个世界不会吝啬留给你们一个耻辱柱,如果你们不马上后悔的话,你们永远有机会把你们的名字刻在上面!”
    ……
   
    人心大乱,批斗会无法进行下去。
    紧急状态委员会马上得知了情况,他们在研判眼下情形。
    李华星忧郁地:“也有人说:阶级斗争,不抓就灵。我们是不是阶级斗争抓得太多了?”陆才梦中奇语般:“毛主席说过:阶级斗争不以人民的意志为转移。其实,一开始,我们并不打算搞第二次文革,可有人硬把第二次文革的帽子扣给我们,我们百避不开,只好接受了。现在检讨起来,有两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毛主席和文革的旗帜还是可以继续扛;二是没想到不再迷信毛泽东和敢于抵制新文革的人们,比我们估计的要多得多!”薄冷峻地:“继续用红色淹没中国,黑色就将消失。”
   
    陈杠拉开窗帘,见楚山千叠,霏霏冉冉。他忽然又似看到百瀑倒挂,万马奔流。他眼圈发红:“江山难道会败在我们手中?”他阳台梦断似地发着癫:“顶住,一定要顶住!”他意识到:往近处说:紧急状态委员会与海内外民主派之间即将爆发一场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决战。往远处说:陈杠与毛新和薄之间,也潜伏着一场争夺最高权力的决斗。陈杠脸色阴深地:“我不可想象……难道我们真的斗不过他们?!”
   
    ---未完待续---
(2012/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