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万润南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ZT中国社会为何陷入群体性事件的包围之中(乔新生)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ZT你们假装申报,我们认真监督(孙立平)
·宁断
·凝立
·ZT清末商人的宪政情怀(刘军宁)
·ZT商人聚會討論“中國未來30年向何處去?”
·ZT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商人的身上
·悼林希翎
·【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秋
·[贺新郎]唱和小胡
·关注郭泉
·【七绝】重阳—为黄永玉老补三句诗
·有感于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
·记2009年中国年度汉字
·【七绝】枯木赞
·代课教师叹
·七绝四首叹时政
·宜兴万氏(1)义者宜也
·宜兴万氏(2)毕公苗裔
·宜兴万氏(3)毕万入晋
·宜兴万氏(4)始望扶风
·宜兴万氏(5)继炽江右
·宜兴万氏(6)兄弟渡江
·宜兴万氏(7)入籍勘合
·宜兴万氏(8)近亲旁支
·宜兴万氏(9)卜居万塔
·宜兴万氏(10)溪庄公诗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宜兴万氏(12)名垂青史
·宜兴万氏(13)明清之交
·宜兴万氏(14)文采风流
·宜兴万氏(15)晚清余韵
·宜兴万氏(16)二度劫难
·《宜兴万氏》缘起(代序)
·悠悠往事岂如烟
·致天安门母亲
·【五律】钉子户
·六四日记“很李鹏”
·致刘晓波(三首)
·关于晓波的点滴回忆
·【七绝】悼华叔
·【七绝】开罗茉莉花
·人间有大爱
·赠华泽——灵魂飘香
·【七绝】释放刘贤斌
·《四通故事》目录索引
·“小平头”刘迪走了
·悼哈维尔
·悼哈维尔
·薄公子三哭
·悼方励之先生
·輓方先生:悲从中来
·我的1989(1)悲剧序幕
·我的1989(2)钦老板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4)风云突变
·我的1989(5)陈东采访
·我的1989(6)刘晓波
·我的1989(7)袁木其人
·我的1989(8)柯云路
·我的1989(9)烽火五月下扬州
·我的1989(10)处理家务
·我的1989(11)五周年
·我的1989(12)血要热、头脑要冷
·我的1989(13)宣布戒严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我的1989(15)流产的“凯旋在子夜”
·我的1989(16)张福森深夜相劝
·我的1989(17)橡皮图章企图硬起来了
·我的1989(18)SOTEC讲话
·我的1989(19)亚视采访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我的1989(22)蛇口出境
·平反“六四”是中共的政治资源而不是包袱
·柴玲 vs 天安门母亲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山雨欲来(2)三五八规划
·山雨欲来(3)一剂猛药
·山雨欲来(4)流言四起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山雨欲来(5)喝茶聊天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山雨欲来(8)新年布局
·山雨欲来(9)职工大会
·山雨欲来(10)香山会议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山雨欲来(13)南北对话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笨蛋,重要的是经济!”——袁剑谈中国经济的拐点
·中南海的高层在担心什么?
·慕容雪村:如秋水长天
·子夜:北京这一夜
·金钟:薄熙来可能的结局
·犀利公评吴思——王朝灭亡的三大原因
·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左起:高新、侯德健、周舵、刘晓波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从4月中悼念胡耀邦逝世开始的学潮,至此已拖了一个半月。对朝野双方来说,都曾经有过机会,但都错过了。说服学生撤离广场的最后一次努力,是在5月27日的“首都各界联席会议”上,已经决定在5月30日举行最后一次大游行,然后全部撤出广场。
   
   参加这次会议的学生领袖,在联席会议上举手同意了,但回到广场又变了卦。广场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永远指向最激进的方向。要想改变磁场的方向,必须投身到广场的中心位置,才会有发言权,才可以有影响力,才能去踩刹车。我认为,这是刘晓波、周舵、高新、侯德健——后来他们被称为“天安门广场四君子”——宣布参加绝食的主要原因。
   
   6月1日下午,四君子在天安门广场发表了《绝食宣言》。
   
   说起这四君子,倒有两个半与四通有关。周舵是四通综合计划部部长,高新是刚到四通上班的新员工。他原来是北师大的校刊编辑。有一次我到北师大演讲,北师大的校刊上整理发表了当时我和同学的对话,整整两大版。我对文字有一种特殊的敏感,觉得能把一场对话整理得条清理晰、不枝不蔓,得有相当的文字功力。立刻问:谁整理的?答以北师大的校刊编辑。我赞了一句:是个人才。后来周舵便招聘了这个人才。高新到四通报到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跟着周舵到广场去绝食。
   
   还有半个,就是刘晓波,他算是四通家属,因为他的妻妹在我办公室工作,而且他本人也是四通管理学院聘请的客座讲师。
   
   刘晓波后来回忆说:“5月27日在社科院政治学所开过一个会,王丹、柴玲、封从德等都去了,大家都举手同意撤出广场,而且决定当天晚上由王丹、吾尔开希和柴玲他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撤离广场。”
   
   “但是,因为柴玲回广场后变卦,新闻发布会没有开成。”
   
   “就这样,我决定去广场绝食。因为知识分子要用理智的声音说服学生,就必须拿出行动来学生才能信服,否则就没有控制广场的能力,就不能到广场的绝食指挥部去演讲,就不能影响学生。我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起绝食。”
   
   我相信,这是他们为了影响学生所作的最后的努力。
   
   6月2日,周舵向我递交了他的《辞职书》以及一封《致万总并公司全体同仁的公开信》,开始参加四君子绝食。周舵在公开信中提到“我们没有敌人!”而且说明“不要让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们的智慧和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现在读起来,依然有意义。
   
   6月3日,北京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报道了他们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消息,强调其中有两位是四通公司的员工。
   
   6月4日凌晨,终于开枪了。是四君子组织了广场最后的撤退,避免了更多的年轻生命遭杀戮。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然而,他们却遭到了逮捕、关押、判刑……
   
   就在开枪前的几个小时,我驱车巡视了天安门广场和整条长安街,从朝阳门、天安门、木樨地到三里河。我并不是刻意要亲赴现场,而是因为当晚我出席了在芬兰大使馆参加了举办的一场晚宴。6月9日,我要随中国科技代表团去芬兰访问。6月3日晚,芬兰大使在大使官邸举办酒会,算是为我们饯行。
   
   我在赴宴的路上,途经天安门时,特地让司机小籍把车开慢些,绕广场转了一圈。广场上已经是破败凋零、偃旗息鼓,我明显地感觉到,学生们已经疲惫了,而且是疲惫到极点。也就是说,当局已经完全没有动武的必要,便可以达到“清场”的目的。
   
   这正是我非常不原谅当局的一点:不适当地、过分地使用了不必要的暴力。如果是因为愚蠢,我无语。如果真的如传言所说,是为了“杀20万,保20年太平”,那就是故意杀人了,这是犯罪,绝不能被原谅!
   
   那天酒会的时间拖得很长,我离开大使官邸时,已近午夜。离开元老们决定的“清场”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了。长安街上,除了军车和坦克,已经很少有其它的车辆。我的座车,一辆白色的丰田皇冠,孤零零地行驶在大街上,一片寂静,静得可怕……其实,我们并不孤单,因为我们车后一直有一辆黑车尾随。上了西三环北路,快到家了,小籍为了甩掉尾巴,机警地把车开进一条岔道,并熄灭了车灯。黑车从我们身边驶过,发现目标走丢了,居然掉过车身,在大街上逆行而来,当两车几乎面对面时,小籍突然打开了车的大灯。对峙了大约有一分钟,对方有点不情愿地离开了。我感觉到有一张大网,正在收紧。
   
   是的,就在6月3日的上午,曹思源失踪了。他是在家门口被秘密绑架的,后来被送到了秦城监狱。
   
   我刚睡下不久,又被电话铃声惊醒。是四通的一位员工,记忆中是条法部的刘亚军,在广场附近的现场,向我报告:开枪了!他让我听现场的一阵阵密集的枪声、一波波群众的呼喊。我从电话里能隐约听到他们喊的是:法西斯!法西斯!法西斯!
   
   我欲哭无泪。
(2012/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