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曾节明文集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兼驳润涛阎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润涛阎在其近作中,认定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原因是既玩政治,又玩金钱,兼玩女人,并总结出一个阎氏定律:掌权者不能同时玩政治、金钱、女人三样东西,否则就一定失败。

   从逻辑学上说,如果阎某人的这个定律是真定律,那么任何符合定律条件的事物,必须要应验这个定律的结果才行,否则这个定律就是伪定律;只要有一个证伪的例子,阎某人的例子就不能成立。不应验的例子就太多了,略具二三:
   宋太宗赵光义既玩政治又玩金钱兼玩女人,大获成功,窃取了帝位、夷平了北汉、底定了北宋一百六十八年年江山;
   满清睿亲王多尔衮,既玩政治又玩金钱兼玩女人。多尔衮在时,北京摄政王王府之富丽堂皇,远胜皇宫,此虏酋玩朝鲜美女玩得两眼发直,但正是多尔衮完成了入主中国的蛇吞象大业,成就了奴儿哈赤不敢奢望的辉煌;
   清世宗胤祯,既玩政治又玩金钱兼玩女人。雍正于十三年间,把国库翻了一番,扭转了康熙末年的颓势,玩出一个太平盛世,为他的混账儿子乾隆长期享清福吃老本打下了最好的基础。
   美国的例子都有:林登.约翰逊既玩政治又玩金钱兼玩女人,却成功占据参议院位置二十三年,巅峰时期顺利地干掉了肯尼迪、窃取了总统宝座,又连选连任,再完美地干掉小肯尼迪,于越战的泥淖中全身而退,犯下一连串的谋杀罪行 至今却死无对证。无论从权力的角度还是从罪犯的角度,此公都可称得上大获成功。
   
   既玩政治又玩金钱兼玩女人的,其实现代中国还有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那就是被润涛阎胡诌成“不玩金钱”的毛泽东。毛泽东玩女人的名声如雷贯耳,只有偏瘫类的极端毛左才会抵赖,但老毛玩金钱的事情,却是“鲜为人知的故事”。史传作家张戎以充分的考证证实:老毛早在井冈山时期就玩起了金钱,打土豪以充私房,三十年代初率部在赣闽流窜抢劫时,曾打下福建富庶的漳州城,乘机狠狠地洗劫了商贾士绅,抢得大把金银财宝,运回江西埋藏起来。“长征”前夕,毛贼东眼见李德、博古、周恩来一伙要把自己丢在江西喂狗,急忙取出大批私房宝藏,行贿中共党、军高层,方获准跟随主力红军逃亡。篡权窃国后,老毛利用职权大肆出书,捞取五百多万稿费,而毛时期中国的最高月工资才多少?忍看千万国人竟成饿殍而慷国家之慨,把大批粮食支援东欧、亚非拉“友邦”,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毛始皇,对自己数百万元稿费,却不惜亲自把关,连江青都不能随便取用,这不是“玩钱”是什么?
   毛泽东既玩政治又玩金钱兼玩女人,玩得比秦始皇要成功多了:秦始皇尸骨未寒,秦王朝就被撕得粉碎;老毛缔造的黄俄汉奸红朝不仅至今屹立不倒,毛太阳也未完全落下。
   
   润涛阎不仅胡说毛泽东不玩金钱,还信口雌黄地说:“四大家族”是民国最有钱的家族,而蒋家,则是“四大家族”之首,也就是说:蒋介石的家,就是中华民国最有钱的家。这些说法,实际上早已被历史学家证伪,宋家、孔家、陈家有钱不假,但根本不是民国最有钱的什么“四大家族”,事实上,民营经济自由发展的中华民国,比“四大家族”有钱的家族有的是。试问:虞洽卿、黄金荣、杜月笙不比“四大家族”有钱?说蒋介石家最有钱就更荒唐了,史实证明:蒋介石远比现今中共的领导人清廉得多,老蒋虽然有支配国库的权力,但并没有把国库的金条划到自己名下,老蒋不当地取用国库,最多也算滥用职权,不能算腐败。既然老蒋不贪污腐败,他蒋家怎么可能成“四大家族”之首?其实,“四大家族”之说,纯系四十年代中共文宣干将陈伯达造的谣,利用国民党治下一定的新闻自由,达到搅乱国统区人心、刺激学生游街、策反国民党党政军成员的目的。被陈伯达污蔑的陈家,迁台后,连陈果夫的一个体面丧葬费都支付不起,由此可见陈伯达造的谣是多么恶毒!
   “四大家族”说,早在十年前已被独立历史学界证伪,润涛阎今天还拿出来招摇、当作文章论点的权威证据,可见,此公的史学功底,充其量不过中共高干子弟四合院水平。
   
   但润涛阎虽然历史不行,还是有点眼光的,他看出了宋美龄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重要责任人,这倒是真的,如果蒋介石的夫人一直是陈洁如,老蒋决不会丢失大陆;其实宋美龄同时也是造成蒋介石死亡的完全责任人,这话题我今后会论述。
   
   那么,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中国人从酱缸思维出发,总爱扯客观原因,说什么谁坐在朱、蒋、薄的位置上都一样失败,好像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前的处境都是象棋中的“长短车”将军。但细心人可以比较看:崇祯帝朱由检的处境是否要比咸丰帝奕詝的更糟?蒋介石的处境是否比赵构更糟?薄熙来的处境要比林立果好多了吧。他们其实都输在自身的弱点上。
   
   朱由检为什么失败?中国儒家史家至今都理不出个头绪来,只好把明亡的责任,隔代推到不上朝的万历帝头上。因为在儒家史家眼中,崇祯同志“无大失德”,只有个“猜忌自用”的缺点,崇祯忧劳国事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作风节俭,又不好女色,几乎是儒家的人君样板。但问题明朝在万历手上好好的,最多也是腐败而已,而腐败早就有了,光有腐败是亡不了国的;木工皇帝朱由校死时,中国(明帝国)对后金还取得了重大胜利——袁崇焕宁远大捷,奴儿哈赤中炮身亡,更加困难的,反而是四面树敌的后金。
   其实正是这个“猜忌自用”,铸成了朱由检个人,乃至整个中国甲申年的大悲剧。细读《明史》可以看出:信王第五子朱由检,就如他哥——天启帝朱由校一样,根本没有做皇帝的智力。为君者没有做皇帝的智力不要紧,你不理朝政就是了,将军政国是托付给宰相、大学士、尚书、督师去办理,万历、天启还不是这样做的?宰相、大学士、尚书、督师中虽然奸人辈出,但这些从竞争上来的平民子弟,再怎么有个精明的头脑,即便是宦奸魏忠贤,办起事来不比智力不足的皇帝有条理得多?所以在1644年三月十七日,太监王化贞在北京城城楼上观见如云的李自成军,不禁仰天长叹曰:“若忠贤在,时势必不至此!”
   最不幸的是,朱由检不仅没有能力,还是个死要面子、极度好强的主,此公事必亲躬,威柄独操,把本来局面大好的事情一件件的搞砸。他不听杨嗣昌对清议和的忠告,坚持两线作战,结果力不从心,大局崩坏。他自以为是地主持朝纲,抛弃左右平衡之道,一边倒地偏向东林党人,结果朝中袖手清议挑毛病,而无人任事之风大渐。最好扛不住了,这家伙也想向皇太极求和,皇太极也同意了,但崇祯又死要面子,执意让兵部尚书陈新甲负责,结果陈新甲不小心走漏了求和的风声,搞得外庭议论纷纷,朱由检为了“表白”自己,竟将陈新甲下狱处死,为了面子,他江山社稷都可以不顾。
   朱由检身上还深有其太祖朱元璋身上多疑、刻薄、嗜杀的禀性,动不动就杀首辅、尚书、总兵...他疑人而用、用人而疑,仅因为袁崇焕可疑,竟在大战用人之际,将满清克星袁督师打成叛徒内奸,凌迟处死;洪承畴用兵老成持重、步步为营,本在松锦大战初期,将多尔衮打得节节败退,无计可施,皇太极急得吐了血,但由检兄听信谗言,竟认为洪承畴进度太慢,靡费军粮,遂以粮草困难为由,催促洪督师脱离有利地形,尽快与八旗军野战,此举正中敌人下怀,终于反胜为败。殊不知当时清军粮草更困难,因为缺粮,满清国在锦州已经支撑不住了。
   朱元璋因为脑袋特别好用,所以多疑、刻薄、嗜杀等缺点都无碍其事业的辉煌,“猜忌自用”在朱元璋那里反而成为“明察果断”的优点。而且朱元璋也不像朱由检那样不讲时机、不分场合,朱洪武多疑、刻薄、嗜杀的时候,大明江山已经稳固,需要“鸟尽弓藏”除却功臣名将威胁之时。
   与朱由检相对照的典型人物是咸丰帝奕詝,奕詝在位时,太平军节节胜利,洪杨打下半壁江山,还差一点把清廷逐出关外,英法联军从海上直捣黄龙,火烧圆明园,而清帝国上上下下腐朽无能,许多军人都是大烟鬼,简直是风雨飘摇...咸丰帝继位后长期不理朝政,全身心沉迷于玩女人,满女玩腻了,就大玩江南汉族小脚女人,圆明园里常设“四春”,皇上几乎夜夜新欢。咸丰帝这样的烂货,在儒家眼中绝对是比崇祯恶劣得多的荒淫无道昏君典型,但此淫乱昏君,不仅没有亡国,还玩出了困境低谷,为后来的“同治中兴”打下了基础。
   咸丰帝之所以能“玩出困境”,最关键一点是性格: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东西,就放手让奴才曾国藩来办理,而且用人不疑,作风宽厚。其实曾国藩的才干,短时间很难看出来:曾国藩与太平天国对仗的时期,曾经屡战屡败,无数次被打得丧师失地,甚至差点自杀;象曾剃头这样一败再败的败类,如果撞上崇祯皇帝,早就“头示九边,尸弃荒野”了。但咸丰帝就能始终任用曾剃头,“用人不疑”,这是满清在大厦将顷之际,扭转败局的关键。
   
   从朱由检和咸丰帝的对比可以看出:领导人好色只是小缺点,而猜忌自用嗜杀却是致命的缺陷!从儒家史家总结历史教训的糊涂偏谬也可以看出:儒家根本是亡国之学。儒家把小德当大德,以事必亲躬为治国美德,这样的学说怎么不导向专制呢?儒家又把小缺点当大缺点,对前代统治者身上的致命缺陷却麻木不仁、无能鉴别,这样的学说怎么祸国亡国呢?自宋理宗以来至明思宗,我中华历史上两次彻底亡国,都发生在儒家理学的高峰时期,这难道是偶然吗?
   
   蒋介石之所以失败,有着和朱由检类似的原因。因为受儒家理学毒害很深,蒋介石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表现出来就是“匹夫之勇,妇人之仁”。老蒋之丢失大陆,联共抗日是头号原因:本来西安事变是中共制造的,老蒋却听信周恩来的鬼话,视中共为救命恩人,从“仁义”出发接受中共的“输诚”;本来中日之间的华北战事由共特引爆,目的是诱使日本全面侵华,解除威胁苏联远东的能力,本来华北战事尚可调停,老蒋却在由共谍煽点起的民意刺激下,以礼义廉耻为重,愤青般地对驻沪日军发起总攻。
   日本苦战三年仍灭不了中国,也感觉深陷中国泥淖危险,就请德国来调停,建议老蒋效法汪精卫,共同防共,熟料老蒋以礼义廉耻为重,愤青般拒绝调停,自以为坐稳了美英的马仔,岂料日本还没投降,就被罗斯福、丘吉尔给卖了。在民族问题上,老蒋比赵构差得远。
   老蒋同样猜忌自用,为了小算盘收拾各路军阀的地盘,不惜放纵红军一路流窜,以致猪毛股匪逃到北方,终成大患。为了防堵桂系势力,执意拒用共产党克星白崇禧主持东北,宁可连续使用熊式辉、杜聿明、陈诚、卫立煌等庸才、小人、共特,以致于东北大局不可收拾。老蒋还听信谗言,将林彪克星陈明仁赶到关内,将剿共骠骑将军孙立人打入冷宫,几乎整成岳飞第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