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曾节明文集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随着薄熙来倒台,毛左派与胡锦涛“维稳”当权派的矛盾激化,中南海内斗大升级。如何对待此次中共内斗?海外反对派阵营的主流观点是:应该对薄熙来落井下石,以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将毛左派彻底打死,然后再回过头来对付胡锦涛“维稳”当权派。这种主张的理由是:毛左派是中国民主化的最大威胁。
   海外主流反对派的这种水平,徒让人感觉时光倒流,好像现在还是华主席“粉碎四人帮”的年代。这种认识的偏差,反映了海外诸多异议人士严重脱离中国实际、对中国的现状惊人的陌生。
   


   的确,从“文革”后直至1989年“六四”前,毛左派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巨大障碍,因为从中央到地方,一大批信仰毛泽东的人还在掌权,毛左分子邓力群,甚至还当了几年中宣部长。但二十三年后的今天,昔年当权的毛左分子死的死、老的老、退的退,毛左派已基本上沦为在野派。前毛皇储毛远新、公主李纳、李敏等人既无权力、也无影响力。毛孙毛新宇虽然官至少将,但他的官职,不过是虚职,弱智的毛新宇,徒具娱乐功能耳。
   
   有人说:薄熙来、周永康就是毛左派!这种说法经不起推敲。薄熙来踏上仕途以来,从未曾有毛左派的表现,主政大连、辽宁,都是以“改革开放”、“招商引资”的面目出现,只是在2007年调任重庆后,才突然高举毛泽东的旗帜,这明显是机会主义行为。薄熙来的机会主义“左倾”,只有一种解释讲得通:就是他在投合胡锦涛的左癖,以谋求更大的权力。
   薄熙来同时敏锐地看到了邓江权贵私有化造成社会弊病——极端痛苦弱势群体渴求社会公正,再度谬托毛泽东为知己,因此举起毛左的旗帜来笼络人心、捞取民气。今天不能不承认,四年多来,薄熙来披着毛左的马甲,在重庆多少做了一些减轻暴政的实事:如减少政府的盘剥、增加老百姓的福利;以重温毛主席信访工作和拆迁指示的方式,减轻了打压防民、强迫拆迁等方面的暴政;薄熙来黑打黑社会,一方面践踏了法律和程序,但客观上大大改善了重庆的社会治安,这也是客观事实。尽管是为了个人野心,但薄某人实干的能力和胆魄,是胡锦涛乃至温家宝都远不能及的。
   
   薄熙来虽然高举毛泽东旗帜,却大力鼓励民营企业发展,鼓吹“国民共进”,这种主张,不仅与胡锦涛“国进民退”真正左倾主张有本质区别,也比茅于轼等“资改派”鼓吹的全盘私有化更切合中国的实际。
   薄熙来在重庆大力整顿吏治,重典清洗贪官污吏,很大地净化了重庆的投资环境。薄熙来主政重庆四年,重庆的私人经济发展远远超过汪洋“科学发展观”治理下的广东。“一大二公”是毛左派的经济基础,因此,主张“国民共进”的薄熙来,不可能是真毛左。这点,连毛左的笔杆子黎阳都看出来看了,不知中国民运衮衮诸公为何竟看不出?
   
   薄熙来天生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材料,他更像是中国的普京。有人造谣说一旦薄熙来上台,极左专政就要复活,千万颗人头就要落地。这纯属无稽之谈,政客都是现实主义者。试问,普京内心崇拜斯大林,恰如薄熙来崇拜毛泽东的权势一样,但普京上台后走了斯大林的路线吗?谈到为什么不复辟苏联,普京说:“忘记过去是没有良心,回到过去则是没有头脑”。难道薄熙来不懂这个道理?
   
   周永康,则连毛左派的影子都没有,除了抢班夺权的野心之外,他与胡锦涛一伙简直不分你我。
   今天的中国,毛左派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早就没有了,薄熙来、周永康就和中南海内的其他人一样,属于特权官僚资产阶级成员,他们一旦上台,奉行某种法西斯路线是肯定的,但怎么会去推行自毁权力基础的毛主义呢?
   今天的毛左势力基本在野,哪来的能量阻碍政改?当今中国的弱势群体中,虽然有许多人怀念毛泽东、向往毛泽东,但他们哪有变天的政治能量?现在的中国,哪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割据、倭寇入侵的造反缝隙?哪有前苏联那样大国扶持的金钱?
   
   视毛左派为最大威胁的人,请回顾一下,二十三年来顽固阻断政治变革的,究竟是什么势力?很清楚,先后是邓、江资改派集团和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八十年代中后期,一贯反民主宪政、崇尚权贵资产阶级法西斯专制的邓小平抛弃胡耀邦、赵紫阳,与陈云专政派结成同盟,血腥地剿杀了中国八九民运,1992年,邓小平又踢开陈云专政派,完全洞开权贵私有化市场经济闸门,邓小平及其继承者江泽民,以“不争论”和不问政治一切向钱看的两手成功地化解了政治民主化的社会变革压力;江泽民被迫交班后,邓小平“隔代指定”的胡锦涛,暴露出远比邓小平、江泽民倒退、僵硬、野蛮的统治理念,他连邓小平、江泽民半吊子经济改革也反对,十年来大搞拉萨经验治国、阴狠狠地推动中国北韩化、赤裸裸地以暴力维稳。胡锦涛大力扩编政治警察,十年来于国安之外,再建成一张全国性的秘密警察大网,对老百姓实行滴水不漏的监控和黑社会式的打压,全面地推行下三烂特务专制统治,这倒是胡锦涛继毛、邓、江之后的一大创举。
   阮敏先生认为:胡锦涛要比江泽民更像邓小平。这完全看走了眼,试问:胡锦涛连半吊子经济改革都反对,他算什么邓小平的人?邓小平崇尚实用,一直淡化意识形态色彩,胡锦涛一上来就迫不及待地“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高唱“两个务必”、甚至指示“向朝鲜、古巴学习”,胡锦涛拼命要恢复共产党的大红色彩,他算什么邓小平的人?邓小平生前很少搞个人崇拜,胡锦涛在党国六十大庆的典礼,居然让群众演员抬着自己巨幅的麻批像,沿着长安街向全世界招摇,比江泽民、邓小平还厉害。
   这令人徒叹邓小平的丑恶和自私,为了防止“六四”的翻案,不惜故意隔代指定一个毛共辅导员,变本加厉地耽误中国至今,以西藏屠夫为垫背,“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有人说:谁说毛左派不是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胡锦涛不正是毛左派?这种看法似是而非、以讹传讹,流传甚广。胡锦涛为什么不是毛左派?一个简明的道理是:“文革”是毛泽东的灵魂,胡锦涛却反对“文革”,胡辅导员一直认为:“文革”带来的动乱,严重地损害了党的形象,予敌对分子以可乘之机,从反面导致了走资派上台,最终酿成了“六四”事件,这个沉痛的教训,我们党一定要汲取。胡主席还独到地指出:我们经济发展那样好还出了“六四”,朝鲜饿死两百万人却没有发生动乱,朝鲜管理社会意识形态的先进经验,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吗?
   
   很多人不加区分地把毛左派和其他左派混为一谈,其实中共国的左派,并不等于毛左,左派还有“新左”、“老左”等划分。陈云、宋平、李先念、王震等也是左派,但他们都反对“毛文革”,他们能算毛左派吗?在中共顽固派阵营中,胡锦涛更接近陈云、宋平、李先念、王震等中共“正统”专政派,而不同于张宏良、巩献田、黎阳等毛左派。
   胡锦涛是陈云、宋平的传人,政治道德和学识却比陈云、宋平皆低一个档次不止,实在是更低一层地狱钻出来恶鬼。试问:以陈云、宋平再僵硬,讲得出“向朝鲜古巴学习”这种话吗?陈云、宋平会对自己的老上级进行阴毒小人式的迫害吗?陈云会动用国保流氓,对曹思源这样的经济学者进行如厕式贴身跟踪吗?
   胡锦涛明明是陈云的传人,走的是朝鲜金家父子特务统治之路,却无耻而又狡诈地至今挂着邓小平“改革开放”的牌子,以欺世盗名、混淆视听,于大搅浑水之间,把中国的耽误延长到最大。
   
   胡锦涛“维稳”当权派虽然至今死死阻断中国的去共产党化进程,但他们已成秋后的蚂蚱了,因为他们碰上了温家宝这一克星。随着温家宝势力的隐然成型,温相终于显露出政改派周恩来的真身,胡下温上的大趋势已经不可逆转。“六四”之后的二十三年,中国的命运终于否极泰来了。今天读了黎阳的《窃国大盗温家宝》,看得我心花怒放,中共红朝亡于“阶级敌人”温世珍侄子之手,宁非天意乎?
   看人要看大节,袁世凯、蒋经国、叶利钦谁人没有污点?历史证明:右翼的专制要比左翼的专制更接近宪政民主,只要能把共产党请下台,温相纵使富可敌国又何妨?米卢蒂诺维奇说:“一切为了胜利。”为了驱除黄俄,希望温相再巧伪一点、再圆滑一点、再“汉奸”一点。
   
   曾节明 写于四月十九日中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