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严家祺
香港《苹果日报》《前哨》文章
·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緊急狀態」就是實行「一國一制」
·严家祺谈『黄台之瓜 不堪再摘』释义
·严家祺:香港问题的出路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前哨》月刊: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苹果日报》崇拜不是爱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回顾和反思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严家祺:怎樣使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一次全文发表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废除终身制和习仲勋平反,发生在同一时间
·2013舊文:廢除終身制是怎樣產生的?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衰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展望第3千纪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大尺度『时间观』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
·
2019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五四」給毛澤
·五四百年看儒家文明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王朝循环原因论(严家祺)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


香港《苹果日报》2012-4-2


严家祺


    薄熙来垮台前,在3月9日对中外媒体记者会上发飙,两次说“一派胡言”、“一派胡言”。这使我想起二十六年前的他的老父薄一波的一段往事。我觉得,也许是老父的多年教导,也许是遗传基因起作用,薄熙来和他父亲都是“发飙”能手。
   

   1986年,邓小平提出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成立了一个“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由赵紫阳总理牵头,中央顾问委员会、书记处、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各有一人参加,由五人组成。薄一波是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参加了五人小组。另外三人是胡启立、田纪云、彭冲,是经邓小平同意参加的。鲍彤、周杰、贺光辉和我是“五人小组”下面的办公室(简称“政改办”)负责人,也是经邓小平同意的,实际上,“政改办”的领导是鲍彤。
   
   11月8日下午,在国务院第二会议室开会。会前几分钟,赵紫阳还没有到,已经到的人坐在会议桌前聊天。会议桌是长方形的,一边是彭冲、胡启立、田纪云、薄一波,另一边是鲍彤、周杰、贺光辉、陈一谘、吴国光和我和一些人。这一天,我座位离薄一波很近,斜对着他。彭冲兴致勃勃地谈起《深圳青年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说这篇文章发表後引起很大反响,有人怎么怎么说。我们大家听着默不作声,突然,薄一波发起飙来,绷着脸、大声地、气冲冲地说,怎么能发表这样的文章?这不允许,要追查!登时谈笑风生的气氛就一扫而光,彭冲也收住了笑容。
   
   赵紫阳每次都是正时到会场,他坐下来就说,到时间了,我们开会吧。薄一波接着赵紫阳的话说:“让彭冲先说一说,深圳要邓小平退休。”这时,彭冲一反刚才的态度,严肃地重述了一遍《深圳青年报》的事情。薄一波要赵紫阳去处理这件事,赵紫阳对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周杰说,会後你了解一下情况,你去处理。
   
   这次会议是“政改办”向“五人小组”的“汇报会”,主要由鲍彤谈“政治体制改革的涵义和重点”。在谈到干部制度改革问题时,“政改办”建议改变过去“党管一切干部”的做法,在中国建立“文官制度”。赵紫阳十分了解西方的文官制度,他说,政治性官员与文官是不同的,文官是政府管的,政治性任命的官员,党是要管的。赵紫阳说;“党的领袖当首相、总理、总统,这个党是要干预的。将来要研究,是否借鉴一下国外的文官制度?我看要借鉴一下。我们中国历史上,干部制度也有一些规矩,也可以借鉴。”在讨论“干部制度改革”时,薄一波话就多起来了,他讲了许多话,我感到他对赵紫阳说的“文官制度”一窍不通、似乎没有感觉。薄一波说去年开始实行“厂长负责制”,一个好厂长,还有一个好书记,都有能力,在一个工厂里,就会闹起来。当他谈到“干部年轻化”问题时,他转脸对胡启立、田纪云说:“现在青年人难以上来。我们活着,你们难以上来。启立、纪云你们也五十六、七岁了吧?我们不死,你们也上不来。”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下)


香港《苹果日报》2012-4-3


严家祺


   这时,坐在薄一波左手一边的胡启立赶紧站了起来说:“我们希望老一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健康长寿。” 我当时奇怪,大家围着一张桌子开会,是不好站起来说话的,我也奇怪,胡启立口头说话怎么用“无产阶级革命家”这样的“书面语言”呢。这些会议所有讲话都有录音,後来我看到整理好的文件上,胡启立的话改成了“希望老同志健康长寿。”薄一波接着说:“为什麽不可以从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四十几岁的人中选拔?五十几岁的,再过几年就六十岁了。”薄一波又转向右手的彭冲说,“你们委员长里面,九十几的也不算甚么东西。”“年轻化是一个大问题,要一下子也不那么容易。还要照顾到老同志。”
   
   在谈到《深圳青年报》要邓小平退休事件时,薄一波说:“《深圳青年报》如果是非党的,议论我党谁该上谁该下,不大好。党内的,这样来讲也不行。西单墙也不能这样的。我看这些人胆子不小。这是不是合乎大家都要求?党还没有开代表大会,怎么知道。国外还没有要求小平同志下去,只讲小平百年後的连续性。民主也是有界限的,那么自由地提出问题是不行的。要服从共产党的领导。”薄一波已经要求赵紫阳严肃处理《深圳青年报》後,又“建议常委过问一下《深圳青年报》的事情。”
   
   (图)赵紫阳和“政治改革办公室”成员在一起,右3是严家祺
   这次会议,在鲍彤汇报完了後,研讨小组的五位成员又进行了讨论。赵紫阳似有预感,竟然冒出“中国政治不可测”这样一句话来。当时,胡耀邦还是总书记,薄一波还没有对胡耀邦下毒手。赵紫阳在谈到了“党内民主”问题时说:“党内民主的重点,是解决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员会、书记处之间的关系。这方面,你们看看其他国家有甚么经验。要真正依法办事,按党章办事。我们现在实际上往往过分强调了核心,变成了政治局领导中央委员会,常委领导政治局、书记处。缺了另外一面,就是政治局要置于中央委员会监督之下,常委要置于政治局监督之下。这要立规矩,还要成为习惯。”他还说,现在这种制度,“没有事很好。这种制度很难保证不出事。中国人背後计较,当面客客气气的。中国政治不可测。”
   
   胡启立补充说:“中国是先君子,後小人。如何保证文革不重演?紫阳讲的这一条是关键。”胡启立说,今后五年内,政治局如果出现分歧,怎样解决?
   
   就在赵紫阳、胡启立这样说後二个月,在一次“党中央一级党的生活会”上,薄一波又一次发飙,当面批判、责骂党的总书记胡耀邦,归纳出胡耀邦“六大错误”。“文革”结束後,胡耀邦为薄一波平反出了很大力,薄一波竟恩将仇报。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把胡耀邦赶下了台。赵紫阳说“中国政治不可测”,一九八九年在处理天安门学生运动问题上,因对按邓小平意思写的一篇《人民日报》社论有不同意见,胡耀邦下台後新担任总书记的赵紫阳也被赶下了台。(文章中所引文字来自吴国光:《赵紫阳与政治改革》,太平洋世纪研究所1997年出版)
(2012/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