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谢选骏文集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113)
   
   中国文化的解放,就是对中国文化精魂的解放,也就是让“天子”真正来到人民中间。中国持久而剧烈的苦难中,将释放一道空前的精神能力,这个能力就是天子,也就是未来中国文化的创造者,也是历来中国文化的参透者……
   
   中国民族的解放,首先必须是中国精神的解放,也就是中国文化的“复兴”。在此之前,必须是“对文化创造者天子的深切信念及永恒期待”。这是“中国文化精魂的崭露头角”。死灰尚可复燃”,何况是中国的精魂。


   
   民族的灵魂是其文化精神──文化衰亡了,民族还能复兴?所以,中国民族若不转向创造者,若不恢复“对天子的深切信念及永恒期待”,则中国无法获得前进的动力、无法获得协调的机能、无法获得正确的方向,如此,则中国的得救将是无望的,中国的苦难将是无尽的。
   
   (114)
   
   新风的喧嚣:“天子”、“一尊”、“创造者”──就是生命的本原。他只在“喧宾夺主”的浮游生物们都被剥落之后,才显露出金色的光。一切都要归顺他,一切都由他来肯定。
   
   中国历史的整个衰弱过程──就是对这创造本原的逐渐遗忘过程;中国民族重新振奋的过程──就是重行恢复对这本原的追随过程!
   
   (115)
   
   天朝的理想作为陈旧的古装已经破碎不堪、甚至随风而弃了。在今天,还有谁能理解它?甚至还有几个人能够知道它并珍藏着对它的追忆?中国的一切都似乎已经完结;中国的历史好像已经“到此为止”了,人类好像已经“达到顶峰”了。但是嘲笑“天朝”的理想,也许到头来自己也会变成一个笑料。
   
   且慢!且不要大笑于失声──“天朝”虽然已归乌有;但酝酿了它的那种“需要”并未消失。中国文明失去了天朝的心灵,因此而奄奄一息,陷入深刻的病态。我深深知道:形式的破败不能否定内容的必要,褴褛的衣衫装着的不一定就是死尸……华贵更不是生命力的可靠标记……
   
   (116)
   
   一座大厦可以坍塌,但也可以重新建立,甚至建造得更好、更出人意表──只要建造这大厦的心灵具有虎虎生气。一个真正的生命冲动决不会被限定于单一形式的牢笼中,命运告诉我们:富于生机和魅力的崭新形式,很快就将展示在世人面前!放胆创造吧。放胆跟着创造者,跟他前去纵横天下!
   
   成为巨流中的微滴,是水的福气;成为社会成员,是人的福气,流亡者无法得到平安,只有地头蛇才有“长生久视之道”。人类的文明也是这样,只有融洽地活在自然中,才能保证自己的生命不致萎缩。个人反抗历史、人类反抗自然,是同样没有希望的挣扎,也是历史对个人、自然对人类的更深的奴役……
   
   
   (117)
   
   能够创造历史的那个人,是文明的再创者,是真正意义的“天子”。其意志不仅是控制人群的意志,而且是超人一等的意志。他的创造性愈是受到抑制就愈是增多,就像我们要统治世界、塑造历史的意志一样。他就是为了这个而生存、而斗争、而胜利的。他受到的抑制愈强,他的成长就愈是成倍增长。“我来到,我看见,我征服。”
   
   (118)
   
   明成祖的雄才远略、唐太宗的左右逢源、汉高祖的知人善变、秦始皇的登山刻石──在他面前,都是小小的把戏、小小的半成品。并不是因为他“生得伟大”,仿佛那些权欲熏心的帝王神话,而是因为他面临的挑战,比那些古代帝王曾经面临过的,要严峻得多、复杂得多、急迫得多。如果他不具备“超帝王”的天赋与修炼,难免被这空前的挑战碾为齑粉,甚至死无葬身之地。他必将完成中国百年未成的慢性革命,否则中国的健康发展将永远是个苍白的白日梦。
   
   (119)
   
   永恒的期待、命定的兑现:中国心灵对“真命天子──文明的创造者”的永恒期待,是不会消失的。从真挚的孩童般的赤子之心中涌现而出的这种情感十分顽固,他是中国文明论的灵魂!只要这一期待还存在着,中国民族的生命力量就不会断绝。“真命天子”是强有力的精神凝聚剂,是无法毁灭的精神引力,他聚揽五光十色的人类物质──造就新的机体、分泌新的社会。
   
   (120)
   
   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是百折不挠,富于耐心的。他们永远都在真诚地等待,永远都怀着最动人的希望默默等待,等待什么?──等待“真命天子”来横空出世。希望什么?──希望这惊天动地的横空出世会创造“超越理性”的奇迹。
   
   有人说这种希望是可怜的,注定要落空;有人说这一等待是徒劳的自我麻醉──但其实这种纯朴的信仰才是中国历史的基调、才是中国文化借以发光的基本动力。
   
   在历史上,这种永恒的期待多次把中国从可怕的困境中解救出来,给中国人民以新的存在形式,新的生活方向;为中国文化披上新的圣装;注入新的内力……整个中国历史都这样写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小雅•北山》)这是一个充满了创造力的国度。
   
   这种纯朴的、基本的信仰并未消灭,它还在各类事变的表层、各种生活的万花筒之后,闪烁着不朽的微光……这是“中国文明的原教旨”。
   
   哀哉!自暴自弃的支那人!悲哉!自怨自艾的支那人!你们看不见这一微光──因为你们的眼已被现代文明的霓虹灯,炫耀得半瞎了!你们忘记了在中国深厚而坚定的沃壤中──永远会徘徊着这样一个富于创造能力的心灵!一个永不消逝的电波。
   
   现代中国被欧洲文明弄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在国内外的复杂压力下趋于分裂瓦解、对峙自残、阶级斗争……这时,充满创造能力的心灵,满带着祝福与诅咒的电波并未消散:他只是暂且隐居、伺机复出……让我们期待他,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创造者。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