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熊飞骏的博客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十二、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普通国民只要肯坚守良知,对民主宪政心向往之,胸怀推进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责任心,都可以对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出很大的贡献。

   任何人只要有心肯努力,在不触犯现行法律的前提下,基本上都可以做到以下几点。

   一、 拒绝说谎。

   也许你不知道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相?但你起码能够做到努力让自己不说谎。官僚特权专制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腐败官僚一方面满口谎言自我粉饰;一方面诱使或强迫民众习惯说谎,因为只有习惯说谎的民众才容易理解谎言相信谎言。当越来越多的民众拒绝说谎时,腐败官僚的谎言就会越来越少听众,民众对说谎者的厌恶就会与日俱增。说谎的官僚在民众眼中就沦为丑角或变态者。说谎的官僚一旦不受欢迎,官僚专制的末日就来了。

   二、 不与恶政合作。

   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和勇气去反抗暴政,鼓动或强迫有家小的家庭顶梁柱在腐败力量占压倒优势时就去做谭嗣同孙中山本身就是一种不民主的行为。但你只要认清是非,不贪图急功近利,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做到不与恶政合作,不充当谎言和形式主义的帮凶。哪怕你是体制内的一名公务员,只要你不想违背良心升官发财,你就可以拒绝为领导起草说假话的文件,拒绝伪造假政绩和假数据,拒绝“图表现”为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跑前跑后,拒绝迎合上司的阴暗心理,拒绝“羡慕、嫉妒或仿效”仕途通达的势利小人……你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只是领导不高兴不肯重用你,但极少因此开除你。当然如果你经不住诱惑想升官出风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多数情况下,民众不与恶政合作付出的代价只是“吃不好”而不是“吃不饱”,也就是说生存较少受到威胁?当攀附盲从恶官恶事的国民越来越少时,贪官作恶的冲动和概率就会水降船低,这样官僚专制的基础就松动了。

   三、 积极支持声援民众的维权抗争。

   如果你在大街上看到城管暴打一个为谋生挣扎但没阻塞交通的小贩,在围观者敢怒不敢言时你就可以站出来勇敢对城管说“不”。此时城管也许会转过来打你,但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围观者跟着你的脚步站出来和城管叫板。多数中国人在罪恶面前只是不敢充当出头鸟,可一旦有人走出第一步就会跟上来对罪恶开口甚至动手了。如果你看到某人的房屋被强拆,因为“拆迁机器”的强大你无法站出来说“不”,但你最起码能给予语言上的声援,在民众评论此事时你能旗帜鲜明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充当沉默甚至幸灾乐祸的看客。支持声援民众的维权抗争你也许会付出一定的代价,但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你未来的收获也许远远大于你当初付出的代价。为了维护社会的公正,也为了你自己和亲人不致成为下一个暴政受害人,那点代价是值得的。

   通往北朝鲜的路就是沉默的看客铺就的。

   下面是波士顿犹太人纪念碑上的铭文:

   “他们最初逮捕共产党员,我不是共产党员,我不说话。

   随后他们逮捕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逮捕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我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逮捕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这时再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四、 对自己不了解的官媒消息不轻易附和

   当今中国假新闻假消息满天飞,尤其是由官媒渠道传出来的消息常常离真相相去甚远。电视新闻每天都是“领导很忙,人民生活很幸福,外国很乱”,不是“北朝鲜人民热爱金正日,伊拉克人民拥护萨达姆”;就是“汶川地震中倒塌的校舍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就算是大庭广众下众目睽睽的真相,官方的“统一口径”也能矢口否认?一旦官僚滥用职权造成“人道灾难”,官媒定调的新闻就拿“不明真相的群众”、“黑恶势力”、“临时工”……来说事,肇事官员都是奉公守法情有可愿的?我国收视率最高的央视新闻在“我爸是李刚”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就很不光彩。今天的官媒撒谎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连“县委书记割腕自杀”也要被宣传部门“统一口径”成“车祸”???普通国民也许不容易求证官媒消息的真假,但可以做到对自己不了解的官媒消息不轻易附和,更不能充当真相不明的官媒消息的传声筒。当越来越多的公民不轻信不传播真相不明的假消息假新闻时,假新闻的市场就会越来越小,被封锁打压的真相也就会慢慢浮出水面。

   五、 不阿谀权钱。

   特色中国权钱肆虐权贵横行,今天“林大官人当众调戏幼女”;明天“我爸是李刚”。西方也有很多大官富豪,可西方的官员和富豪都是夹着尾巴走路,在公众场合很难区分谁是富人谁是官员。除了民主法治是维护多数平民百姓利益的体制外;还因为多数民众对有钱有权者不卑不亢不羡慕不嫉妒,使官员富人感受不到任何优越感。所以有钱有势者不会显摆金钱权力,不会炫耀“钱是老大”,更不会仗势欺人。一旦哪位官富自以为了不起显摆权钱,不但法律会找他的麻烦,民众也会对他之以鼻,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中国人崇尚“钱是老大,官是老爷”,处处表现出对权钱趋之若鹜,对富人讨好对权力谄媚,把“权钱”笼得“不作恶就会浑身不自在”,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为官作怅为富不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拥有健康人格独立精神,拒绝阿谀权贵,官员富人作恶的冲动和概率就会大为降低。

   六、 凭良心说话。

   官僚特权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导致全社会崇尚权力,迷信金钱,不择手段追逐急功近利。民主宪政体制的伦理基础则是健全人格、独立精神和坚守良知。在长期奴化谎言宣教体制忽悠下,多数民众已经养成了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唯权力金钱是问的价值取向,对人和事的评价不是凭良心而是凭眼前的“功利”和“需要”。站在当官那边说话显然对自己眼前有利,“良心”不能吃不能喝凭啥要坚守?多数人都这样想,总有一天自己就会沦为别人“为官说话”的牺牲品。最后多数人都免不了沦为他人“为官说话”牺牲品,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最后的“好处”都集中到官僚自己头上,民众集体付出更大的代价,在官与民的PK中官僚就日益取得压倒优势,官僚专制体制也因此得以巩固和加强。民众要想在官与民的PK中由弱转强并最终取得优势,就必须为了长远和整体利益“凭良心说话”;而不是为了个体眼前的急功近利“为官说话”。当民众一次又一次地“凭良心说话”时,官权就会由强转弱,这时“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民主宪政就来了。

   七、耐心启蒙民智,唤醒一个是一个,唤醒一对是一双。

   维护官僚专制统治的民意基础是对民众进行“谎言洗脑”;民主宪政则依赖民众的广泛觉醒。

   我国和台湾的教育法就很能说明问题:

   我国教育法的解释是“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台湾教育法的解释是“教育之目的以培养人民健全人格、民主素养、法治观念、人文涵养、强健体魄及思考、判断与创造能力,并促进其对基本人权之尊重、生态环境之保护及对不同国家、族群、性别、宗教、文化之了解与关怀,使其成为具有国家意识与国际视野之现代化国民。”

   双方的优劣多数中国人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 。

   在多数国民“被洗脑”的情势下,民主的第一步就是启蒙民智,尽可能唤醒更多的国民,从我做起,从身边人做起,唤醒一个是一个,唤醒一对是一双。

   因为愚民工程积重难返,唤醒国民的“启蒙事业”也就举步唯艰任重道远,有时付出很大的努力可收效甚微。这就需要启蒙思想者拥有足够的宽容耐心和基督牺牲精神。当年基督传教几十年,终其一生只收到区区12名信徒,其中一个还做了叛徒,把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如果基督当年没有足够的宽容和耐心,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基督教世界了。

   每个良心公民都有义务和责任积极投身到国民的思想启蒙事业上来。

   也许你没条件登台对大众演讲,但你可以启发身边的国民:民主是维护他个人利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和长治久安;是打击贪污腐败的最好体制。

   也许你不能写一手文通理顺的启蒙文章,但你可以到处粘贴推荐启蒙思想者的论著,以最大的热情和主动性传播民主思想。启蒙文章的传播者和创作者一样重要,有时传播者的功绩甚至远远大于创作者。

   下面是独立思想者“凝香的歌声”新浪博客首页的一段话:

   “让我们共同传播自由民主思想,传播真相,争取我们应有的权益,为我们的孩子拥有一个公平安全的自由环境,为公民社会的到来而不懈努力!!

    如果每位博友都能坚持每天结识十位新朋友,并带动他们共同参与传播思想与真相,追求自由的行列,将对推动中国民主转型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也会因此而加快中国民主转型的步伐.

    通过非暴力的手段与行动,执着地坚持传播思想,争取权益,我们将能日益接近我们的梦想.让我们携手前行!!”

   独立思想者常亮也说过:

   “与自由一样,民主是长期乃至永久的事业,并不存在一劳永逸之功,也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个别人身上;自由民主首先是我们每一个人自己的事情。

   即便民主政治实现,没有独立精神的人也只能是被代表。因此欲求自由民主,首先我们就应在心中发表一独立宣言:我决不趋炎附势,不依赖不仰仗,既不屈从也不盲从,永保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且放开襟怀……“

   

   真正的民主不是依赖辛亥革命,也不是法国大革命;而是依赖民众一点一滴的坚守和行动。

   

   

   十三、“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特色中国的很多现象真的很滑稽。你几乎每天都能碰到某个同事相识来到你面前慷慨激昂骂美国,当你说美国人其实离他很遥远没贪他占他骗他侮辱他,也没侵占中国一寸土地;同时提醒平时对他伤害最大的是些什么人时,他们又义愤填膺骂起贪官来,并颇为极端地发泄“把村级以上的一把手全部枪毙也不会有一起冤案,要是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就好了”。你若再向他提示“贪官也是沉默的多数宠成的”,民众在面对腐败应该努力抗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你听得最多的回答居然是:

   “我不关心政治,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只在意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按这些人的逻辑,他们的“小日子”与“政治”没有关系?

   “政治”难道真的与他们的“小日子”没有关系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说上面那话的同胞们过好了“小日子”吗?当然没有,否则他们也不会有哪么多的愤恨不平,那么期待再来一次文革好痛杀一回贪官。幸福生活的第一标志是心平气和怡然自乐,终日愤愤不平哪有幸福可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