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熊飞骏的博客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熊飞骏

   刚才临沂市一文友听说飞骏要来山东旅行,居然郑重其事告戒我千万别带上狗?

   我回答说飞骏哪有那条件,带狗旅行可是富豪级别啊?我只是个暂时能勉强维持温饱的贫寒书生。

   文友继续说临沂可能要展开全市“灭狗运动”,尤其是“哈士奇”狗因长相象狼,一露面即格杀勿论?

   因为山东枣庄发生了“疑似狼”伤人事件,据传已杀死一名4岁幼童和一位62岁老汉?

   “哈士奇”狗因为长相像狼,所以成为率先屠杀对像。

   …………

   山东能否展开全省或全市“灭狗运动”不得而知,但飞骏此生却曾亲眼见识过几次“集体灭杀”狗群运动。就因为“疯狗”咬了人,就出动警力用枪和棍棒把全县或全镇的狗屠杀得一个不留?

   飞骏对“发展中国家”的官富们豢养“宠物”行为一直很反感,尤其反感豢养奇形怪状的“宠物狗”,哈士奇也属宠物狗之列。那么多老弱妇孺看不起病住不上房上不起学,有了钱不去资助弱势群体却喜欢在“宠物”上摆谱炫身份,也许极端自私也许变态弱智,与“爱心”风马牛不相及。当然少女儿童养宠物例外。

   反感豢养“宠物狗”并不等于就赞成大规模的“灭狗运动”?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个体的错误和罪恶在所难免。但在未造成大规模危害情势下,诉诸“群体灭绝”的极端行动都是不理智社会行为,结果只能是利小弊大。

   中国人从来都没有“同情弱势群体”的道德传统,面对强势唯唯诺诺姑息养奸;碰上弱势步步进逼驱牛入海;恃强凌弱因此成为中国人野蛮的民族劣根性。

   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是衡量一个国家民族文明高度的试金石。按照这一尺度,多数中华大国民依旧停留在野蛮层面。

   数量急剧减少频临灭绝的狼在“导弹人”面前无疑是弱势群体。

   对狼群实施“集体灭绝”应该是一个现代化大国最容易做的事情。

   因为深信“狼吃人”的传闻,中国人碰见狼只要条件许可就格杀勿论。

   因为传闻“疑似狼”杀死了两个人,就连“基本不吃人”的狗也不放过,动不动就搞些“集体灭狗”运动。

   当某只狼或狗伤了人时,杀死几只或部分狼和狗可以理解,但实施“集体灭绝”就不是文明人的行为,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如果确然是哈士奇宠物狗杀了人,就应该严厉追究豢养者的责任,而不能让所有的无辜狗为官富肇事者顶缸。豢养恶狗的主人多数专横冷血。

   毛中国时期,贫下中农打死人只追求凶手的责任;但作为弱势群体的某个黑五类若打死了人,当地所有五类分子就将被强加“阶级敌人反攻倒算”的莫须有罪名,面临集体批斗迫害。

   中国人喜欢在没有任何反抗力的弱势群体面前显摆威风。

   在动物世界里,并非只有狼才会伤人,连耕田的牛甚至猫一样能伤人,每年死于牛猫暴力的人数绝对大于狼吃的人数。

   为何中国人喜欢对狼赶尽杀绝呢?

   这是中国人的“怯懦”劣根性在做祟。

   一是中国人深信“狼吃人”;二是群体对比狼是弱势群体,但当手无寸铁的人个体撞上狼个体时,多数人又立马转为“弱势”。

   所以绝大多数中国人莫名其妙地害怕起狼来,并且怕得要命?

   于是对狼赶尽杀绝就成为中国人的自发行为。

   中国人因为怯懦和恃强凌弱,当有竞争力的个体沦为弱势群体时,就必欲“集体灭绝”而后快。

   狗的力量虽然不如狼,但常常也能挑战个体人的权威,所以某只狗若咬死了人,就很可能给当地的狗群招来灭顶之灾。

   猫和狗都是狂犬病毒携带者,你被疯猫咬了只能怪自己不走运,但若被疯狗咬了就很可能酿成集体灭狗运动。

   生命比中国人值钱百倍的欧美人在想方设法保护狼;我们却因偶尔见到一只“疑似狼”就展开全市灭狗运动?

   多数中国人的“怯懦”和贪生怕死不但表现在对狼和狗的“集体灭绝”方面,还表现在对西人热衷的“个体冒险”行为畏而远之。不但少有中国人个体挑战珠峰、南极和北极;甚至连拳击运动都没入门?

   平素贪生怕死的中华大国民,在人类文明史上却付出了远超世界各民族的生命代价。

   且不说历史上那几次近乎人口灭绝的自相残杀内战,仅和平年代三年大饥荒时期就活活饿死了三千七百多万人;几年后的文革又整死了近千万人(叶帅说一共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八千亿人币)。

   贪生怕死的群体往往最难逃避生命灾难!

   其实“狼吃人”的思维定式仅仅是中国人的传闻。狼通常情况下不会主动攻击人,只有饥饿的群狼才容易伤人。

   问题是现代化都市和信息乡村有“饥饿的群狼”吗?

   飞骏的童年时期山村到处是狼,一到夜晚饿狼的嗥叫声此起彼伏,可从没听说过哪个山村有狼吃人的现象。

   鲁迅小说《祝福》里的祥林嫂儿子到是被狼叼去的?

   不过那是小说。

   草原是群狼的天下,草原牧民很多独家而居。如果狼真个以“吃人”为职业,那些牧民还能活下来吗?

   因为“疑似狼”伤了两个人,就连象狼的狗也要“集体灭绝”吗?

   那些毒大米、地沟油、三聚锖氨奶粉、染色面粉、矿难、建筑工自由落体……每年要致死多少人?那么大的生命伤害我们无动于衷,却因为“疑似狼”伤了两个人突然想到“关爱生命”来?酝酿起“集体灭狗”运动了?

   这个民族是不是太搞笑了?

   特色中国为何总喜欢本末倒置?

   前几天看见一个搞笑帖:说她姨妈家有只猫像极了豹子,万一被枪毙了怎么办……

   

   

   二0一二年四月一日

(2012/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