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小平头夜话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酋長这句“估计”有劫持读者脆弱的想象之嫌!
   
   一,平头与盛雪没有任何个人恩怨;
   二,平头与盛雪没有任何个人情感纠葛;
   三,平头与盛雪没有任何权利之争。


   
   平头与盛雪团伙结下梁子,与广西文革机密有关,与中共特务有关,与费记民阵的统战部一号小组有关.是费记民阵打压平头,死保中共特务李震,详见: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链接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链接
   
   婊子牌坊两不误
   
   西諺有曰:真理需要堅持,而謊言永遠變化.
   
   读者有目共睹,在共舞台上,平头撰文击中盛雪的死穴,诸如:
   
   盛雪热衷募捐。这些年,盛雪假借“营救”,多次募捐,捞了不少,尤其在“营救”赖昌星的过程中,她为了捞取黑钱,不惜败坏民运的名声,引起了民运界的强烈不满。而赖昌星那五万美元的民运捐款的败露,把盛雪的这条生财之路,几乎堵死。于是,汉藏会议成了她唯一的肥肉。盛雪不仅在温哥华汉藏论坛中,以达赖喇嘛的名义组织募捐,在多伦多汉藏论坛中,也以达赖喇嘛的名义进行了募捐,在华盛顿的汉藏交流中,据可靠信息,她带着她的面首们,先到了华盛顿,消费了大部分经费。
   
   其次,利用汉藏会议,加固、加大她的帮派团伙,让一些对西藏一无所知,没有任何研究的人,似是而非是释说西藏,打击真正的西藏支持者,暗中削弱破坏汉藏交流和支持西藏的力量。
   
   于是,盛雪一触即跳,恼羞成怒,一方面差遣其面首李天(又名:李天明,就职自由亚洲电台)露出流氓本性,极尽谩骂侮辱之能事;一方面指使其笔会密友张朴跳将出来对平头大肆造谣抹黑,以达到混淆视听之功效。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图:盛雪(左一)与中共文化特务张丹红(中)在德国之声大厦前
   
   “张丹红事件”后,出面力挺张丹红的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新华网、费记民阵。
   
   在国内,张丹红被描绘成 “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的爱国英雄,成了中共大行嫁祸和煽仇伎俩的工具。 “亲共媚共”移花接木成“亲华的仗义执言”,不禁让人感叹中共海外统战的力道。
   
   费记民阵力挺张丹红的说辞,“但是把张丹红简单地归类为共产党派遣的特务也是过于轻率的结论。张丹红曾经专注地了解海外中国人权民主运动的发展,如实地报道2006年柏林支持中国民主化国际大会......我们尽量不要把张丹红这样有独立思考的海外新闻工作者推向专制一方。”
   
   此举与“5·19”柏林“特务门”事件费良勇、盛雪死保匈牙利和统会会长、统战部特务李震何其相似乃尔!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链接
   
   这些招数都失败后,盛雪又婊子牌坊两不误地在邮组中与其粉丝黄河清上演“高风亮节”唱“穷酸”高调的双簧——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共产暴政不除,无法安心静气享受生活”——盛雪这张照片是对这样的高调绝妙的反讽。
   
   “其实,我这人非常散漫马虎,许多事得过且过,唯一事无法让过,共产暴政不除,无法安心静气享受生活。”
   
   “現在中國民運比任何時候都更加“不景氣”。被共產黨政權絞殺,被中國百姓遺忘,被海外華人嫌棄,被有心人利用,被聰明人不恥”。
   
   “但我認爲,中國民運從來就是一個犧牲品,這是歷史的必然,我以平常心待之。中國統治政權如果加倍嚴酷,中國民運一定處境險惡、舉步維艱、難有作爲;中國政局如果出現寬鬆局面,中國社會步上民主自由的正途,那麽中國民運就自然應該退居後線、讓出空間、重新組合。所以,我一直認爲,民運是中國社會轉型期的銜接鍊;民運是中國社會斷裂帶的填充物;民運是中國社會實現民主之後一定會抛棄,但是在中國實現民主之前所必不可少的催化劑。不管這場運動處於高潮還是低谷,我只是做一些我認爲應該做的事,去參與完成這個過程。”
   
   平头成为他们嫉恨的铜豌豆
   
   其实,盛雪的本质在海外民运中很多人都看得很清楚。但大多数人都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不愿与之缠斗,惹了一身骚。海外民运落得个正气不伸张,歪风倒盛行,与大多数人爱惜羽毛不无关系。
   
   平头愚钝鲁直,坚信邪不压正,关键时刻动了“湖南骡子”脾气,光脚不怕穿鞋的,抱着“骚了我一个,清洁民运人”的念头,偏偏不信邪去捅了盛雪团伙这个马蜂窝。
   
   于公是分清敌我、为民运清理垃圾的大是大非问题。当然,盛雪团伙将平头所为由当初的斥为“内斗”,“功名心作祟”,到后来倒打一耙升级为“国安特务”。六年来也组织了众多猛男以车轮战围攻平头,平头剑走偏锋,不按常理出牌,其结局他们均以失败而告终。最终平头成为他们“砸不扁,嚼不动,煮不烂”的铜豌豆!
   
   相关文章,点击:【小平头夜话】链接
   
   --------------------------------------------------------------------------------
   
   附:黄河清、盛雪诗歌书信唱和
   
   富婆与穷酸俚词四首—​—黄河清3、29
   富婆与穷酸
   
   (2007年)与盛雪电话漫语,得知《远华案黑幕》一书印了27次仅得3万余版税,分发帮忙友人,所剩无几;意外事故,治病救亲,借款2万、贷款8万,余不觉大惊亦大笑也。读盛雪寄来照片“解闷儿”,随意休闲、盛装摆甫。余瞥休闲集体合照角上有“男旦”粉影,大倒胃口,即瞥即删;细视盛装摆甫,宛然荆釵布裙之贵妇人也,点击另存。因口占二绝以记以寄。
   
   曾认富婆姐儿俏,心存芥蒂不深交。
   
   幸知同乃穷酸也,大笑仰天谢娇娆。
   题照
   
   穷酸也唱雍容歌,岂在兜中铜板多。
   
   皆道知识即财富,可知心美价无么?
   
   赠盛雪
   
   岂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玉腕凝脂是盛雪,银牙编贝只欺霜。
   
   挥毫剑冷寒透鬼,开口刀寒冷慑猖。
   
   戳破黑天翻地府,牛头马面见太阳。
   
   读帖屡见盛雪“人性长存”语,余深然之。2011年底,盛雪借赴德国开会之便,偕加拿大二友人转道专程飞西班牙探望病友我。兹检出当时书赠俚词,公诸同好。
   
   迎送盛雪探我西班牙蜗居
   
   蛰处蜗居寒士卧,虹飞雪洁美人来。
   
   纵论天下烟消尽,至性至情长驻怀。
   黄河清
   
   2012、3、29于马德里蜗居
   
   --------------------------------------------------------------------------------
   
   2012年4月4日 上午7:13,SHENG Xue 写道:
   
   河清兄:
   
   我外出六天,没有能够进入信箱看邮件。我需要用手机接收密码进行两步确认才能进入信箱,可是我没有带手机。抱歉没有及时回信。
   
   我还不认识您时,就从网络上读到您写我的诗句。认识您后,您也多次有诗送我。
   
   和您交往,我进一步理解了“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境界;这几年您卧病,我常常体会“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的孤绝。
   
   其实,我这人非常散漫马虎,许多事得过且过,唯一事无法让过,共产暴政不除,无法安心静气享受生活。
   
   2002年,我在“致曹长青兼谈民运”http://blog.boxun.com/hero/shengxue/82_1.shtml
   
   一文中曾说:“我深知,中國民運到此爲止也還只是一場極少數人願意和能夠投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理想主義者的奮不顧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知其不可為,而不得不為之的狂人的運動。我們還無法太介意我們身邊都是些什麽人,我們無法選擇參與這場運動的都是些什麽人,因爲對於這場運動本身我們沒有選擇。也許到了中國的體制走上正軌,能夠成立黨派,區分利益團體的時候,才是我們有權利選擇與誰和不與誰爲伍的時候。現在,我們只能忍辱負重,而且許多時候還要啞巴吃黃連,有苦也不能說。所以,做一點自己能夠作的正經事,去抵消一些那些別有用心的所為。
   
   現在中國民運比任何時候都更加“不景氣”。被共產黨政權絞殺,被中國百姓遺忘,被海外華人嫌棄,被有心人利用,被聰明人不恥。
   
   但我認爲,中國民運從來就是一個犧牲品,這是歷史的必然,我以平常心待之。中國統治政權如果加倍嚴酷,中國民運一定處境險惡、舉步維艱、難有作爲;中國政局如果出現寬鬆局面,中國社會步上民主自由的正途,那麽中國民運就自然應該退居後線、讓出空間、重新組合。所以,我一直認爲,民運是中國社會轉型期的銜接鍊;民運是中國社會斷裂帶的填充物;民運是中國社會實現民主之後一定會抛棄,但是在中國實現民主之前所必不可少的催化劑。不管這場運動處於高潮還是低谷,我只是做一些我認爲應該做的事,去參與完成這個過程。”
   
   祈祷众神护佑您,保有您的平安和康健。
   
   盛雪
   

此文于2012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