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盛雪文集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德州论坛: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整理自盛雪女士在德州论坛的演讲
   

   2006年8月16日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各位朋友好。
   
   经过这么多年,还有不少人对赖昌星这个案子感兴趣,大概是因为这个案子极为错综复杂,还有赖昌星本人的一些具有浓厚传奇色彩的故事背景的缘故吧。
   
   特别是2006年5月底到6月初,加拿大最高法院对赖昌星的遣返作出暂缓判决之后,外界,主要是华人社区,一直对暂缓判决有很多质疑的说法,这突显了加拿大这个西方民主国家与中国在法律认识上的巨大差异。在这方面,我自己有几个非常有趣的经历正好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赖昌星暂缓遣返的聆讯是在2006年5月31日举行的。那天,加拿大某中文电视台的论坛节目主持人打电话给我说:“盛雪,这个周五咱们要作一集时事评论节目,是开通观众热线电话的直播节目,主题是谈一谈赖昌星遣返回中国以后的前景。”
   
   我说:“还没有遣返啊。”
   主持人说:“不是马上就作出遣返的决定了吗?”
   我说:“我相信这个遣返决定是很难作出的,他肯定走不了。”
   主持人说:“不会吧?!现在大家都说他走定了,况且机票也买好了,可以讲‘万事俱备,只欠判决’了。”
   我说:“我们还是再等一等看吧!”
   主持人说:“不管怎么样,我们星期五还是作这个节目。如果没有遣返,我们就分析他为什么没有遭遣返。”
   
   现在,诸位已经知道聆讯的结果了。可事实上,2006年5月31日星期五的那次遣返聆讯,当庭并没有作出任何结论,因为这的确是一个相当复杂、很难当庭作出决断的案子。
   
   第二天,加拿大联邦法院的法官将判决公示在联邦法院网站上。在判词中,法官列出了30条理由来说明为什么作出了暂缓遣返的决定。
   
   其中最主要有两条理由:
   
   一条是认为这是涉及人权、人命的大案,很难作出立即遣返的决定;
   另一条是认为这是个相当复杂的案件。如果现在匆忙作出立即遣返的决定,只怕将来一旦发现某些地方处理不当或司法程序有缺陷,当事人就将永远丧失请求司法复核的机会了。
   
   这两条理由与我当初的判断也很接近。
   
   2006年5月31日星期五晚上的时事论坛节目是在温哥华现场制作,由于我本人身在多伦多,并不在现场,只能通过长途电话参加节目评论,电视台就把我的照片贴到电视画面上。
   
   节目一开始,主持人问我:“那天我请你作节目的时候,你就说赖昌星遣返不了。你怎么敢在那个时候作出那种判断呢?”
   
   我说:“其实很简单,我了解加拿大司法的独立性、公正性、严密性和人道主义精神。就凭这些基本认识,我就觉得很难实施遣返。因为这个案子的确涉及到基本人权、人的生命,而加拿大正是一个十分尊重人权、尊重人的生命的国家。”
   
   接下来,主持人请现场的一位教授身份的嘉宾分析这次暂缓遣返决定的原因。 这位教授说:“我认为主要是加拿大的司法系统没有和行政系统好好合作。”
   
   当时,他无法感受到普通观众的反应,只是滔滔不绝地讲下去:“赖昌星的遣返风险评估是移民部作出的,移民部认为他遣返回中国没有风险,可后来法院认为这样的结论不严谨,决定暂缓遣返。既然政府的移民部已经作出遣返没有风险的结论,那法院就应该听政府的,法院怎么能自己又推翻移民部的决定?!我觉得加拿大政府应该找个办法,让法院听从政府的决定。”
   
   听到这里,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慨,我不知道这位教授在加拿大生活了多少年;但是,既然他能在加拿大当教授,至少也应该在加拿大接受了一部份本地教育。
   
   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说:“从华人看待赖昌星这个案子的态度,可以充分显示出我们华人对中加两国司法制度的认识有着巨大的差距。加拿大是个民主社会,它的司法是独立的,不跟任何系统合作,不跟任何部门合作,不需要跟政府合作,不需要听总理的,完全可以作出自己独立的判断。也许这位教授已经习惯了‘政法委定案,公检法联合办案’这种中国式的司法制度。”
   
   从中国大陆来的朋友对我刚才说的这些词汇都很熟悉。什么是政法委?就是政治法律委员会。政治在前,法律在后,甚至县级都有政法委。例如,县级的政府当中,法律部门就是由政治部门来统率的。包括我们都非常熟悉的“公检法联合办案”这种概念,就是公安部门、检察院、法院三方一起办案。立案之后,这三方坐在一起讨论案情,一起量刑,一起判刑,跟我们所认识和体验的加拿大这种独立的司法体系相比,完全是两回事。
   
   我相信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在中国那种法制环境下生存多年,真的已经很习惯那种法律系统,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赖昌星这个案子的前前后后就有很多地方都彰显了这种问题。
   
   比如,2006年5月31日星期五晚上,在时事论坛节目后半段的观众热线时段,有一些观众非常情绪化地打进电话发表意见。
   
   一位女士说:“像赖昌星这样的人,应该送回去枪毙一千遍也不算多。”
   
   我回答:“我也可以理解这种朴素的情绪。在中国,对赖昌星这种人官方一旦作出某种先入为主的判定,再经过官方铺天盖地的宣传之后,在很多人的头脑中,就对这个人形成了一种固定的负面印象。就像早年,如果中国政府宣布某个人是坏人之后,不仅仅是统治阶层,甚至整个社会都要痛恨这个人,恨不得把这个人立刻杀了才解恨。这让我回想起1976年清明时期,官方宣布邓小平是坏人,全国就没有人会说他是好人。这位女士也是怀着这种既定的思维,表达这样的情绪。”
   
   还有一个人打进来电话说:“应该把盛雪这样的人跟赖昌星一起送回中国枪毙。”
   
   我说:“幸亏你在加拿大,所以你可以充分受到加拿大政府、加拿大司法的保护。假如有一天,你和家人也不幸受到中国司法制度的不公正对待,或遭到中国司法冤枉的话,你可以来找我,我仍然会为你说话、辩护。在中国,因司法不公导致的冤案其实有很多很多。”
   
   刚才,我知道只有几个人读过《远华案黑幕》这本书。的确,赖昌星所涉的远华案是一个案情相当复杂,背景也是相当错综复杂的案子。现在,我们所讲的赖昌星遣返案,其实是远华走私案的后续部分。
   
   赖昌星,这名远华案的主嫌犯,1999年以旅游身份合法进入加拿大;之后,2000年在加拿大提出难民申请。从1999年8月14日起到现在,他到加拿大已经7年了。在他提出难民申请之后,他的难民案一波三折,因此,引起公众对他持续地关注。2000年6月,他提出难民申请。2001年7月3日开始,加拿大的难民委员会开庭审理了他的难民案。
   
   这个案子也成为加拿大历史上审理时间最长的一宗难民案,因为此案涉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当时,加拿大难民委员会没有当庭作出裁决;到了2002年的2月,才作出了书面裁决,拒绝了他的难民申请。当时的理由是:他是一个重大刑事案件的嫌疑人,按照《日内瓦难民公约》的相关条例,他没有资格受到难民法的保护。
   
   随之而来的就是他这么多年的上诉。在这么多年的上诉当中,有几个事件突显了中加两国在司法领域巨大的根本性差距。
   
   如果听众朋友一直关注这个案子的话,一定会关心有关这个案子的中国官方新闻报道。你会发现,这几年,中国官方曾多次报导赖昌星遣返的消息,甚至有几次都给出了具体的时间,有时候是通过采访国际法律专家来作这种预测。
   
   比如,有一位加拿大政府专家证人之一、加拿大刑法改革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杨诚教授作出过很多次这样的预测。他曾说赖昌星最迟明年5月份遣返回中国;可如果到时候没有遣返,他会说最迟明年9月份遣返。那时,我看中国官方的那些报导也很担心,我想,杨诚教授胆子怎么这么大啊?敢这样轻下预测!而且,他还是法律界人士,是法律专家。
   
   我也不是搞法律的,我只是一个记者,由于一直追踪这个案子,所以,会多多少少研究一点跟这案子相关的加拿大移民法的一些程序。如果对加拿大的法律《移民和难民法》多少有一点常识的话,几乎是不可能作出杨诚这种预测的。
   
   就算是审理赖昌星案的法官,他也不可能作出这样的预测。为什么?因为这个案子的程序非常复杂,在每一个程序展开的时候,都有两三种可能性;而每一种可能性,又会导出下一个程序,下一个程序又会导出两三种可能性。所以,到现在为止,加拿大法官也绝对不敢说赖昌星在什么时候遣返。只有华人法律专家,可以轻易作出这种政治性的预测;而且,他们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名誉受损。
   
   的确,很难相信中国的司法是独立的,而缺少独立的司法制度,就很难作到公正审判。而中国恰恰又是一党专制的政体,在这个前提下,法律一定会受制于政治,为政治服务,中国无数的司法判决都证明了中国的法律只是政治的奴婢。赖昌星案就非常明显地体现出这个特点,由于加拿大的司法是完全独立的;因此,赖昌星现在获得了加拿大法院暂缓遣返的裁决。
   
   目前,就要看加拿大法院是不是接受赖昌星暂缓遣返的上诉。如果接受的话,有律师预测,可能又会拖上两三年或四五年的时间,这主要看整个审理程序的快慢。假如他不能获得上诉,那么,加拿大移民部就会重新启动遣返程序。
   
   他的律师主张:如果重新启动遣返程序,就会让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出面,紧急阻止遣返。因为加拿大是个废除死刑的国家,不允许把人遣返到可能面临死刑判决的地方。所以,所有遣返赖昌星的障碍,就在这里。另外,加拿大是一个签署了联合国反酷刑虐待公约的国家,不允许把人遣返到可能受到酷刑虐待的地方。
   
   现在,赖昌星提出的主要要求是:
   1,中国官方作出的“遣返不判死刑”的承诺是不可靠的。加拿大政府和赖昌星的律师在这点上作过很多辩论。
   2,如果遭遣返,即使中国官方不公开判他死刑,也会用其它手段置他于死地,包括在拘押期间或在狱中受到酷刑虐待。
   
   如果赖昌星向联合国反酷刑委员提出上述两个要求,那么,辩论、听证就要继续进行,到时候就要看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如何裁决。如果该委员会认定赖昌星的申诉理由成立,就会阻止遣返。我们现在只知道这么多,我绝对不敢预测他下一步到底会是什么命运。其实,赖昌星的命运关键还是取决于大家非常熟悉的案件,就是“远华走私案”。
   
   “远华走私案”被中国官方定性为1949年以来最大的走私案,据说涉案金额达到800多亿元人民币。仅仅从这个数字看,在过去的10到20年的时间里,可以说“远华走私案”的的确确是中国最大的走私案件;可是,这当中就出现了很多的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