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2012/04)]
生存与超越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2012/04)

   

   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

   作者:韩志国

   文章发于:价值中国网

   2008年以来,中国股市一直在大熊市中运行。尽管四万亿救市曾引发股市一轮强劲反弹,但正是这四万亿救市成为中国经济的滑铁卢,葬送了中国经济一次千载难逢的结构调整机会,从而断送了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前景和中国股市的长期希望。去年年底以来,几乎所有的机构都判断中国股市的新一轮牛市已经来临,甚至有相当多的机构认为中国股市的万点大牛市已经拉开帷幕,但市场运行的结果却是这些机构乃至整个市场的累累亏损,看得越高亏损越大。从去年底以来,我一直对市场进行警告,认为中国股市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牛市,市场仍然在长期大熊市中运行,今年的市场将是震荡下跌重心下移,甚至反复警示创业板与中小企业板将面临灭顶之灾,但仍然有相当多的投资者幻想着牛市的来临和股市的上涨行情,其结果就必然是遍体鳞伤与亏损累累。

   中国股市的大熊市已经运行了三年半时间,大盘蓝筹股的估值水平已经很低,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会不会迎来转折,迎来市场翘首以盼的大牛市呢?我认为不会。与去年的情况相比,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与中国股市的政策面都出现了全面恶化,反弹会有,反转不会有;没有更深层次的调整和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全面好转,中国股市就不可能走出熊市而步入牛市。

   1、中国社会正在酝酿一场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机。中国的经济改革基本是半途而废,政治改革甚至成了重大禁区。目前的中国经济,正处于改革30多年来最危险的时期。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其发展速度居世界之首;2%的家庭占有了整个社会41.4%的财富;流动性泛滥呈现难以遏制之势,20年来M2增长了49.6倍;土地财政与房地产泡沫正疯狂吞噬着整个社会的财富,改革30多年来居民所得到的成果正在丧失殆尽;权贵劫持了权力,资本市场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彻底改变,正沦为权贵资本掠夺社会财富的合法工具。可以说,当今的中国社会乱象丛生,社会矛盾日益加重,社会危机不断累积。改革的严重滞后和扭曲变形正在使中国社会酝酿着一场重大危机,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危机变革,中国的社会经济就很难走出困境,股市也就很难走出危机并迎来黎明。

   2、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滞胀趋势。高通胀是中国经济面临的一个重大威胁。这一轮的通货膨胀是流动性长期泛滥的必然结果,是中国历史上发生的第一次成本推进型通胀。这种成本推进型通胀,主要有两个方面的机制传导:一是,流动性泛滥所导致的高房价导致城市生活成本大幅上升,城市与农村的比价效应使得城乡工农业产品出现了全面成本推进式的价格上涨,所有的商品都不缺,但所有的商品都涨价,这是一种特殊类型的供过于求式的通货膨胀。二是,国家的管理成本大幅上升导致整个社会的成本不断推进。日本每百万美元GDP供养的财政支出人员为1.38人,而中国则为39人;近年来国家的财政收入以每年20—30%的速度递增,但国家的债务总额却连年增加,如果把地方融资平台的14万亿计算在内,那么我国的债务比例已经接近60%。重大的决策失误、盲目的重复建设和无度的挥霍浪费吞噬着整个社会的财富,导致全社会的经济成本不断攀升。面对愈演愈烈的通货膨胀,政府只能采取紧缩银根的方式来疲于应付,但紧缩银根的结果就必然是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被严重伤害,并导致经济增长出现明显滑坡。一方面物价高企,一方面增长乏力,中国经济正出现明显的滞胀趋势。对付成本推进型通胀,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都很难见效;而对待越来越明显的滞胀局面,宏观政策将更加手足无措。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如此恶劣,还指望股市出现牛市甚至万点以上的大牛市,除了自欺欺人以外,就是社会财富与自身财富的肆意挥霍。

   3、宏观政策已出现全面的紧缩趋势。去年12月8日,我曾在微博上作出预测,到2011年底,存款准备金率会上调10次,利率会上调4次以上,通胀率不会低于5%,两位数以上的高经济增长时代正式结束。时至今日,存款准备金率已上调6次,利率已上调3次,通胀率已越过5%,经济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趋势。虽然我们在口头上仍然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财政政策,但货币政策已经在事实上变成过度从紧,财政政策的宽松局面也已经很难维持。有人预测今年的通胀会出现前高后低的走势,并预言货币政策会出现不断的放松趋势,因而中国股市的熊市局面将很快结束,新一轮的牛市已为期不远。我的看法与此完全不同。在我看来,导致这一轮通胀不断加剧的客观因素没有任何消减,预测通胀已经到顶实在是为时过早。今年的通胀形势已远远超过2007年,如果不是数字造假,实际的通胀率早就超过了10%。即使统计局继续造假,通胀也没有回落的迹象。这一轮的实际通胀,必定会超过2007年的水平,而且在2-3内都很难过去。里昂证券认为,加息过程已经结束,今年下半年上海股市会达到3800点。不知道这样的判断根据何在,去年底绝大部分机构都判断今年的股市会出现达到4000点左右的上涨行情,但结果却是大多数投资者都有30%以上的亏损;保险资金在4月份大举抄底,但却出现了500多亿元的浮亏。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国际投行对中国股市的把握从来都不可信。从宏观的角度来分析,中国股市的唯一上涨理由可能是维稳,是管理者为制造虚假繁荣而进行的政策托市,经济的基本面与政策的基本面都完全不支持股市上涨,更不要说什么牛市行情。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宏观政策发生了五次重大的方向性调整,这在国际经济发展史上都是天大笑话。牛市形成的前提是预期的明确和稳定,在方寸大乱的宏观经济政策环境下,指望市场走出牛市甚至大牛市实在是痴心妄想。

   4、大小非套现冲动正空前剧烈。大小非套现征收20%的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法的调整,都向大小非发出了强烈的套现信号,目前的大小非套现压力甚至超出大熊市的2008年。由于社会的两极分化日益加重,而股市正成为扩大贫富差距的重要场所并且日益引起整个社会的强烈不满,因而改变现有政策已成为客观必然。无论政策怎样调整,政策取向都会对大小非越来越不利,这就促使大小非产生强烈的套现冲动,从而给市场造成越来越大的资金压力。再加上市场的扩容多重合奏,供求失衡的局面在短期内很难出现改观。

   5、国际板与新三板会对现有市场格局产生强烈冲击。国际板市场的建立会对主板市场形成强烈冲击,既有的投资理念、投资方式和投资格局都会随之发生重大改变,并且会促使主板市场再下一个台阶。新三板对创业板与中小板市场的冲击更是显而易见,虽然创业板与中小板市场的股票大多已经腰斩,但随着新三板市场的推出,很多高估值的股票还会继续遭受重创,股价还会有巨大的下跌空间。今年以来我一直对这两个方面进行警示,但并没有引起市场与投资者的严重关注。创业板市场与中小板市场已经被权贵资本劫持,这两个市场服务对象的改变标志着中国股市的彻底失败。除了周而复始的“圈钱”与再“圈钱”,股市的积极功能可以说已经丧失殆尽。在这样极度扭曲的制度环境下,牛市的根基又会来自哪里?

   6、欧元区解体的阴影仍然笼罩着世界经济。今年以来,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除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外,意大利也出现了主权债务危机,而且根据我的实地考察,法国也极有可能爆发主权债务危机。可以说,目前的欧元区主要由德国独家支撑,一旦德国支撑不住,欧元区就可能出现解体趋势。如果欧元区解体,不仅会导致一场重大的经济危机,而且会对中国的巨额欧元外汇储备造成重大威胁,甚至造成巨额外汇损失。

   总起来说,现阶段的中国股市内忧外患,压力大于动力,下行可能大于上涨可能。从更深层的角度来说,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1、内在矛盾已经爆发,不去想办法解决,而是想办法掩盖。2、引发经济困境的导火索已经找到,不去掐断这个导火索,而是延长导火线。3、用面子工程代替民心工程,既麻痹社会也麻醉自己。4、用激化矛盾的方式去解决矛盾,如流动性释放。5、用GDP的增长代替一切,一俊遮百丑。

   中国正在等一场危机,一场重大的经济与社会全面危机。

(2012/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