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秦永敏文集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今日中国,土地问题主要表现在事关民众生死存亡的两个方面:其一是城乡居民的住房应该不受侵犯,其二是农民的土地应该不受侵犯。
   
   
   中国几千年的王朝循环,几乎无不与农民的土地被豪强兼并有关,中共能够暴力夺权,也还是靠了“打土豪分田地”。然而,今天的形势对中共而言可以说颠倒了过来,土地全被它兼并了,农民得向它要回土地了!
   
   
   我本人一无农田,二除了自住的一套小房外也别无房屋,但是我想每一个理性的公民没有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不实行公民住宅土地和农(林牧渔)用土地私有化,不仅广大民众的生存权和私有财产全毫无保障,而且国家也必然要持续处于动乱状态!
   
   
   土地私有化,更具体地说,公民住宅土地和农(林牧渔)用土地私有化(必须遵循的两个原则):
   第一原则必然是尽快把“国有土地使用权”直接转化为其私有土地,否则上述问题必将愈演愈烈;
   第二原则是直接把目前的公民住宅土地和农(林牧渔)用土地私有化,也就是说把规则公正置于首位。
   
   
   我们这个时代不能再搞“杀富济贫”、“打土豪分田地”,不能再着眼于用强权纠正过去的贫富不均,只能着眼于制定公正的规则,以杜绝新的不公正。
   
   
   中国目前的《物权法》是不包括土地私有权的,而土地私有权恰恰是最重要的物权!普通公民的固定资产中,房屋必然是最普遍最重要的,但是,没有土地私有权,房屋的私有权怎么可能有保障呢?今日中国强拆民居之风如此强劲,举国上下到处是失房之民,正是因为法律制度设计上有着这么个巨大的缺失。所以,公民住宅土地和农(林牧渔)用土地一天不私有化,中国公民的最重要物权就一天没有保障,中国的《物权法》就一天是个笑料。
   
   
   公民住宅土地和农(林牧渔)用土地私有化并非中共从前宣称的那样只是保护富人的制度,恰好相反,中共统治下最近六十几年的土地权属历史恰恰表明,距离土地私有制越远,穷家小户的房屋所有权越没有保障!因为有钱有势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轻易摆平,甚至顺势强占他人和社会的房产土地,相反,越是穷人越没有力量对抗强拆强占,也就越需要私有制加以保护。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据说,美国的房子不仅是永久产权,而且房子上面的天空,房子下面800米以内的地也是属于房主的。只有高于一定的高度之后,天空才是国家的,如果在地下800米以内发现了石油或者其他矿产,这些资源都归房主所有。我不知道这一信息是否属实,但我知道除了个别极权国家,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人民都拥有自己房屋下的土地——19世纪末德国皇帝都没法把农民的磨坊加以强占——更不要说住房了。在当今的法治世界,对于民宅,已经无人不知这样一句名言:“风可以进,雨可以进,皇帝和他的官吏不可以随便进!”
   不仅如此,这已经是人类步出奴隶制、农奴制以来的久远事实。从中国来说,几千年来,只要是和平年代,也没有说官家可以随意“经营”百姓房屋下辖的土地的。儒学亚圣孟子在两千几百年前就说:“夫仁政,必自经界始。经界不正,谷禄不平。是故暴君污吏必慢其经界。经界既正,分田制禄,可坐而定也。”显然,就是不谈现代的公平正义,仅仅从统治者对臣民施以仁政而不搞暴政的角度说,也必须把严格的土地私有制作为安定整个社会的基础政策加以实施,这一政策明确了,再把土地私有权属划分清楚,把税赋和官员的俸禄制度公正化、科学化、透明化,社会就基本上可以安定了。以此观之,今天的现实在孟子看来不正是“暴君污吏必慢其经界”的写照吗?
   2011年12月27日举行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中国总理温家宝也指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他同时警告政府官员不要强迫农民放弃土地,即使农民已经迁往城市安家落户,也要保障他们的合法财产权利。温家宝表示,不能再靠牺牲农民土地财产权利降低工业化城镇化成本,有必要、也有条件大幅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并表示明年一定要出台相应法规。他并敦促中共官员们与数百万失去土地的农民分享开发农村土地获得的利润。
   
   
   我不是法学家,不是土地问题研究专家,如何从法律上解决好中国的土地问题还需要学者们来具体研究。在这里,我只能从一个公民的角度对可怕的现状进行一些观察。同时,本着个人良知和普遍正义的原则,根据自己对中国目前由土地问题造成的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考察,提出一些不成熟的基本意见。
   首先我们来看看问题的严重性。
   
   
   今日中国,土地问题主要表现在事关民众生死存亡的两个方面:其一是城乡居民的住房应该不受侵犯,其二是农民的土地应该不受侵犯,可以说,这是无人不知的常识。全体国民的住房可以为权力随意侵犯,人民就居无定所,必然会殊死反抗,社会就不得安宁。农民的土地可以为权力随意侵犯,农民就丧失了几千年来赖以生存的基础,也必然会为求生而不畏死——“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眼下,强拆之风从天子脚下刮倒祖国边陲,举国上下无处不有,唐福珍自焚事件处处发生,早已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社会大众的神经已经麻木,多数人不强拆到自己的房屋也就不管他了,即使拆到自己的房屋,面对可怕的官府权力,多半一时也只好选择屈服,至于那些不屈服者,虽然有极少数作为“最牛钉子户”因为受到社会关注而获得巨额补偿,绝大部分民众在这种情况下其结果是极其悲惨的,也正因此,他们才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上访。如此逼反下民,遑论什么和谐,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国家以再强大的暴力机器“维稳”,社会又哪里能有稳定可言?
   
   
   这里,我们就仅举无锡为例,先看看无锡访民吴世明的以下介绍:
   
   
   “尊敬的各记者媒体朋友们,大家好,在中国江苏无锡拆迁无需要任何合法手续,政府流氓化,公安黑帮化,非法拘禁已经常态化,在省委常委无锡市委鬼子书记杨卫泽和无锡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的领导下,在无锡被非法迫害至死的,保守的估计不会少于50人左右,其中去年7月份隧道案一下就死了34人,当场死亡24人,抢救未果10人,除此之外有名姓的就有16人之多,还有许多被恐吓不敢说出来的,和花钱摆平的和没有被发现的灭门惨案,我吴世明就是灭门惨案的幸存者。他们拆迁没有任何合法手续,雇佣杀手潘亚伟,他们把我骗进去,5、6人打我一人,用他们的话说拆迁杀人有司法豁免权力,而且死一人就可以少分房,少给多少钱,所以有机会能杀人就尽量设置各种陷阱去杀人。我因为懂些法律,要他们出具合法手续,还掌握了他们非法拆迁和腐败对抗中央的证据,所以要将我家灭门。他们搞恐怖拆迁,拿我杀鸡儆猴,我被他们打得的昏死过去,在医院用药后上压240下压100。医院医生看到我被打得遍体鳞伤,要外科医生给我会诊,但北大街民警鲁鹏拒绝医生对我救治,包庇罪犯潘等以及犯罪集团,消灭证据。医生怕担责任,所以叫他签字,我吴世明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等我醒来,他们将我强行带派出所继续迫害,说我把潘打伤,我已经被打成那样,怎么可能伤人呢?他们的行为和动机是以非法拆迁为目的,抢夺他人财产,其手段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同时也构成黑社会组织罪,所以根据我国刑法20条第3款之规定,可以对该犯罪行为采取正当防卫包括伤亡,所以我没有必要否认。再说他们拆迁没有合法手续,警察首先应该对他们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否则就是渎职犯罪,无锡公安局北塘分局,北大街派出所却对我非法拘禁7次,法律根据是哪里来的?监视居住的法律根据又出于哪里?他们还没有放过我的楼梯扶手和水管,都锯掉了,逼死我父亲不说,还想谋杀我母亲,这个问题我已经多次反映,从街道一直到省信访局姓范同志那里,至今一年多没有解决,老母亲近80岁了,我家住2楼,每天要吃饭喝水,楼梯扶手被锯,水管被锯被破坏,每天为生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这些政府官员的谋杀动机十分明显,无锡市有名有姓的死亡名单分别是北塘区活打死袁年生,我父亲吴有仁,李金兰家被非法拘禁6人,死两人,不包括一里街、竞惠路、梨花庄等非正常死亡,还有其他区的,懂胜虎,赵三男,懂川生,沈海通,王建锋,丁振华,钟建荣的妻子,黄民菊的丈夫,马国奎,还有被绑架失踪2年以上的虞春妹丈夫,袁树培的妻子失踪已经有3年以上生死未卜。这些事实只是冰山一角,信手拈来的,是杨卫泽和赵志新的伟大功绩,一部无锡人民恐怖拆迁的灾难史,无锡中级人民法院每个星期2、5上午都有许多冤民在聚集,冤民们普遍反映说政府信息不公开,政府官员搞腐败,鬼子书记没人性,公安抓民不抓匪,拆迁杀人有豁免权,无锡无日月,神洲盼青天!
   
   
    另一篇网文《无锡拆迁运动残暴真相》的案件简介更有具体内容,为了行文简洁,这里只录小标题:
   
   
   一、杨卫泽亲自指挥下的鼋头渚违法暴力拆迁惨案
   二、沈果冬举报全国最牛政府大楼“无锡中南海”被判刑
   三、河埒口暴力拆迁导致爆炸警察致死后面的冤案
   四、警匪一家,儿被打生命垂危,父被逼绝食身亡
   五、赵三南因遭非法绑架关押,抗议自杀身亡
   六、不签字被传唤关铁笼26小时、刑拘26天、监视居住21个月
   七、惠山古镇修复,赶走原住民,不走就烧房,警察抓你坐班房
   八、唐福珍事件在无锡早已上演,丁仲初蒙冤判刑二年六个月
   九、开发区土地怎来的?,听被警察暴打死而复活者陆志奎呼声
   十、丈夫逼死,拆迁掠夺,孤儿寡母维权不断被抓施虐受酷刑
   十一、重大刑案,公安不破案抓罪犯,反把受害人抓起来胁迫签字
   十二、为让领导安心睡觉,警察夜闯民宅,把只穿裤衩的沈洪发抓走
   十三、妹妹被逼跳楼,法院违法撤案 公安不作为放纵罪犯
   十四、建设局为圈地违法颁发拆迁许可证,黑社会、黑监狱齐上
   十五、公安局长不是惩治罪犯,而是肆意指责受害群众
   十六、看奥运会要抓,走路上要抓,想抓就抓
   十七、非法移民,好水好山政府霸占,哪顾老百姓死活
   十八、拆迁造成工业经济破坏,步入小康的农民破产重陷贫困
   
   
    为此,无锡被强拆民众无数次到法院控告,却几乎都毫无作用,法院基本上不予立案,他们上省政府和北京上访,则发现全省全国到处是同类情况!可以说,这一切正应了那句老话:“天下乌鸦一般黑”。当然,这只是中国的“乌鸦”,进一步说只是中共的乌鸦,因为中共没能直接统治的香港澳门并非如此,台湾就更不一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