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當中國出發時 ]
明暗經緯錄
·蔣中正實行憲政的濫觴
·蔡英文的建國方案請出示
·南開之父張伯苓使得中國政治步入憲政民主
·十十 對 十一
·戰時無法實行憲政原因何在﹖
·聯合國的中國地位如何得來的﹖
·民主幾度花開在中華大地﹖
·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提倡民族主義
·Okinawa 沖繩琉球的美
·Vladivostok 海參崴 vs 釣魚台
·為何憤青不要海森威而要釣魚台
·溫總理的南水北調是捨華中華
·台灣莫再走回頭路 大陸快改造重生
·彌補劉曉波的失誤
·袁世凱與溫家寶
·比較兩位總理﹕孫中山總理與溫家寶總理
·讓中共泛起沉滓的劉曉波
·中南海智囊團是否廟堂中的社鼠
·無根蘭花滿庭芳 蝴蝶翩翩燕子飛
·雙十國慶憶孫中山先生
·國慶特告滿族同胞書
·十全十美慶雙十國慶
·劉曉波的贏得尊嚴諾貝爾獎警示誰
·郭泉是美國對抗中共的空彈原子彈
·中共太子黨的迷思
·外國的陳情表
·國民政府參政會的正負面功用評價
·一國兩制是中共強制民女裹小腳的政策
·中華民族的臨界點
·溫家寶的南水北調會遭撥亂反正
·我是長江一小沙
·遺憾孫中山先生未得到諾貝爾人道和平獎
·中共絕招是拆臺
·誰是政改第一清白的驕客
·放劉曉波不是胡溫責任
·九溪煙樹 一路歡歌入錢塘水
·彭麗媛包裝紙人之下的真人還是虛偽的土匪婆子
·中共的皇后娘娘江青的原型
·如何模懂中國人脾性特色
·劉曉波囚與放
·蔣經國的愛與恨
·曹禺藝術自由精神延續在台灣
·一張陝北黑白照片的啟示錄﹕中國在劫難逃
·美國人怎麼反抗當英國殖民地奴身
·參政員裁軍的心意
·中國又快要打仗啦
·節省的蔣中正比浮華的胡錦濤大方多了
·中共軍方的鷹派危險人物智庫辛旗可能弄巧成拙
·京華秋夢上汴水
·一國兩制就是意淫中華民國的民主憲政體制
·二個中國 vs 一個中國
·我走過一地的孤寂 浮華以外的昇華
·高耀潔應該得到下一個諾貝爾人道主義獎
·失落諾貝爾獎的兩位民國中國人
·漫談中國自治區的古文明
·中華民國護照萬歲!
·可以頒發“一個中國政策制度”死亡證書
·中華民國永遠擁有中國大陸主權 胡錦濤請歸還中華民國的大陸主權
·買賣稀土元素的秘密
·習近平能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作用﹖
·放下你的鐮刀
·請胡錦濤準備回答二個問題
·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中國共產黨政變
·要維共黨是穩
·台灣館的民族文化精神啟發
·切莫到恐怖的台灣蘇花公路
·台中的經濟成長來自于外省軍人的地
·美國大選兩黨平分秋色
·屹然的美國三權分立的體制
·民主黨在加州取得期中選壓倒性勝利
·美帝即將取消一個中國政策
·辛亥革命是中華子女締造的偉大革命
·人浮於事的七千萬共黨人員
·高人指點蔡英文成為台灣首長
·中國人命賤可以為一個中國政策永遠背書
·論窯洞習近平比清華胡錦濤的政治血統高貴
·二次金改案扁判無罪與五都選舉
·高人指點馬英九當未來一個中國的總統
·少數黨與在野黨的區分
·憶台灣望中州南陽
·一黨兩院制 vs 二黨兩院制
·全美和統會論壇智囊可能掐死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線生機
·為什麼中共沒有骨氣﹖
·美國是實驗室的啄米鴿
·破壞中華民族和解的罪人
·心劍
·為什麼要苛待江西萍鄉工人
·中華母親 妳好慘烈啊!
·中華父親 恕己待人
·照汗青 心劍
·悲壯史詩 我父參加華北保衛戰
·中華民國抗戰紀事 國軍中條山戰役
·風與沙漠綠洲
·望青天
·胡錦濤語言矮化自己成政治侏儒
·父親的金十字架
·我的支離破碎股票無端上漲6倍
·共黨空降和統兵部隊到香港
·泱泱大國美國放棄庚子賠款
·共產黨一黨專制把上海教師大樓活活燒死53人
·民進黨為何往事不堪回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當中國出發時

   當中國出發時
   
   
   笨蛋中共!讀我的嘴唇! “政治改革”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失去了所有在中國的抵押品﹐同樣的,貪婪美國外包公
   司﹐搶劫人民的血汗勞工﹐將失去你的襯衫,
   
   German collateral lost all during WWI in China. Likewise, greedy outsourcing
   USA companies will lose your shirts from robbing the people.
   
   
   共產主義的縱容﹐與貪婪的美國外包公司狼狽為奸,當中國獲得了政治改革,就會
   失去你的襯衫,等候很長一段時間的司法來了!
   
   Greedy USA outsourcing companies conniving with communist will lose your
   shirt when China gets a political reform, long time justice coming!
   
   
   到時候了﹐政治進行政治改革時,就會狠踢外包企業的屁股﹐當中國出發時﹐
   挺不久啦! 待不成啦! 笨蛋!讀我的嘴唇! “政治改革”。
   
   
   Time to kick outsourcing companies ass when China embarks on Political Reform.
   
   No long time China, bozo! Read my lips! "Political Reform".
   
   
   
   
   發改委:鐵路改革應先政企分開再調整結构
   (博訊北京時間2012年4月12日 轉載)
   
   來源: 中國證券報 作者:孟斯碩
   (博訊 boxun.com)
   
   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運輸管理研究室主任劉斌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專訪時
   認為,我國鐵路体制改革應分“兩步走”,即首先進行鐵路“政企分開”的改革,
   之后再對鐵路產業組織結构進行調整。
   
   面對鐵路發展滯后于其他交通運輸方式、鐵路債務壓力的逐漸增大等問題,鐵路体
   制改革逐漸走向深水區。而“兩會”期間,高層對于鐵路体制改革的一系列表態,
   也令市場對于鐵路体制改革備受期待。
   
   鐵路体制改革時不我待
   
   中國證券報:關于鐵路体制改革,國務院明确提出,今年要按照政企分開、政資分
   開的要求,研究制定鐵路体制改革方案。鐵路体制改革是否已經非常迫切?
   
   劉斌:按照國務院通過的《“十二五”綜合交通運輸体系規划》要求,交通發展應
   在“十二五”期間達到總量平衡的階段,并逐漸將發展重心轉向結构調整。但是從
   目前鐵路發展的情況來看,鐵路發展占綜合交通運輸的比重逐年下滑的趨勢或仍將
   持續,可能會面臨著不能完成“十二五”調結构的風險。
   
   從目前綜合交通發展現狀來看,公路發展或因為鐵路發展滯后而發展得更快,由于
   公路發展會在一定程度上搶占土地、資金等資源,這會讓鐵路未來發展更加困難。
   
   
   而另一方面講,鐵路發展應在快速城市化發展之前進行,鐵路如果在城市群形成后
   再去發展,將面臨很多問題。
   
   此外,從鐵路自身的發展能力來看,鐵路持續投資能力明顯不足。鐵路管理体制自
   身也需要進行改革。
   
   中國證券報:那現在是否是鐵路改革的最好時机?
   
   劉斌:鐵路在現階段的确面臨很多問題,譬如“十二五”規划完成有難度,鐵路債
   務問題怎么解決,停工的項目如何解決,沒在規划中卻納入部省協議的項目如何發
   展,社會資本如何進入到鐵路建設中來如果鐵道部進行体制改革,這些問題可能會
   得到實質性的推進。
   
   目前也的确是改革好時机,如果“十二五”時期以后,鐵路“四縱四橫”骨架工程
   將完全建成,屆時鐵路再進行改革將面臨的都是改革成本。譬如在債務解決問題上,
   現在可以通過社會化籌資解決,而如果項目利用現有的融資模式建設完成后,再去
   解決債務問題,成本會非常高。
   
   四、五年前可能是個更好的時間點,但是當時認識沒有那么深,鐵路所面對的矛盾
   也沒有這么突出。鐵路發展在“十一五”期間的确出現了問題,包括要反思“十一
   五”發展節奏的問題等。
   
   從政企分開到產業組織調整
   
   中國證券報:1998年至2001年,鐵路曾經進行過“网運分离”的改革,為什么會失
   敗?
   
   劉斌:鐵路近些年來一直在摸索并嘗試了大大小小很多次改革,但是在改革中有一
   個問題一直沒有明确,就是鐵路改革的導向性。
   
   我們首先要明确的是,通過鐵路体制改革,應解決鐵路長期發展不足的問題;解決
   長期政企合一導致的運价不透明、价格扭曲、壟斷經營問題等一系列問題。而這些
   問題的根本,可以概括為三個關系的調整。即鐵路与政府的關系、壟斷与競爭的關
   系、路网与運輸的關系(鐵路資產的關系)。其中,鐵路与政府的關系是問題的核
   心。
   
   這就使得改革分為兩個層次,一是調節鐵路和政府的關系,第二是調節產業組織結
   构。現在很多改革都是因為行業內部組織關系沒有理清楚,而延誤了第一個問題的
   改革。比如鐵路發展問題、投資問題、鐵路運輸組織、調度指揮等問題,這些問題
   一提出,好像第一個問題就很難改。
   
   實際上是,改革的第一步要實現政企分開,而接下來的改革,應該由新的鐵道主管
   部門來進行的,而不是一個行政部門來改其他行業的問題,而且只有這樣改,改革
   才能得到推動。
   
   中國證券報:對于改革方案,現在業內有很多种不同的意見,究竟是該像歐洲一樣
   搞“网運分离”,還是像美國一樣做“网運一体”,或者像日本的“區域性競爭”,
   哪种方案更适合中國?
   
   劉斌:中國的鐵路改革是非常复雜的,現在討論的方案都沒有經過時間的檢驗,說
   哪种改革方案就是最好都是預測的,都缺乏實踐依据,各國的改革模式也不适宜直
   接套用。
   
   目前談改革的產業組織方案還為時過早,鐵路改革最關鍵的是解決“鐵路与政府之
   間的關系”這個問題,核心都是改革鐵道部核心職能問題。接下來另外“兩個關系”
   的改革中,鐵路產業企業邊界,運輸組織等方案即使有瑕疵,也是可以不斷完善和
   調整的。
   
   中國證券報:有建議稱,鐵道部進行政企分開后,并入交通部組建“大部制”;但
   也有聲音說,之前民航局并入交通運輸部的改革是失敗的,交通“大部制”的思路
   到底有沒有意義?
   
   劉斌:按照大部制的要求,形成我國綜合運輸管理体制是一個發展趨勢,其融合過
   程是漸進的,管理机构調整是關鍵步驟,但是具体工作職能的合并還需要根据我國
   的情況,有序推進。鐵道、公路、民航、水運等納入一個行政管理部門管理,符合
   現代綜合運輸發展的方式和趨勢,解決我國交通運輸發展階段面臨的一些核心問題
   也需要管理体制改革來推進。就鐵路而言,行業管理職能、運輸組織職能、資產管
   理職能分開,即把行政職能拿出來,實現鐵路行業政企分開,政資分開。在這關鍵
   一步的改革完成以后,推進大交通部的改革也更容易了。
   
   本文來源:中國證券報 (博訊 boxun.com)
(2012/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