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首先,在中共一党极权专制条件下,不可能存在法治,也不可能有司法公正。原因在于共产党通过控制政法委员会方式,完全撑控了司法审判权,法官判案在中国是“判者不审,审者不判”,亦即审理案件的法官没有独立审判权,只有建议权,而不亲自审理案件的审判委员会和政法委书记却有终局裁定权。

   

   其次,中国目前的司法审判体制已经腐烂变质,完全丧失了正常社会法院裁断是非典直的正常功能。很大一部分中国律师已成为皮条型的“法律中介人”,即介绍贿赂或直接行贿者,因为中国司法体制是逼良为娼的制度。任何律师要想在中国立足,往往不得不行贿犯罪才有可能打赢官司以便赢利。整个中国几乎找不到绝对没有行贿的律师了。与之相应,中国法官几乎没有不曾受贿的法官。

   

   第三,在一般刑民经济贸易官司中,多少还有律师发挥作用的余地,但往往要行贿(金钱,高级娱乐,高档色情)才能凑效;完全依赖律师专业技能,纯凭证据,事实,法律打官司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除非原被告双方均不走关系,但此种情形仅是例外,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双方均走关系;因此,在中国打官司,很多情部下实际上是打关系金钱官司,而非打证据法律官司。

   

   第四,在所有重大刑事,或政治或人权案件中,几乎百分之百没有胜诉的任何可能;人权律师只要勇于真为当事人抗辩,全部会受到秘密政治警察电话骚扰、司法局警告,律师协会干预。人权律师唯有曲辩及不触及要害和不向外界透露案件的前提下,才能相对安全,反之,则非常危险。

   

   第五,中国的司法审判体制与律师体制业已病入膏盲无可救药,只要中共政权存在一天,便绝不可能有任何公正的司法审判,也不可能有任何司法正义。如今除了在普通的刑,民,经济争议纠纷中,且双方均没有强大的后台或足够富有的情况下,多少还有可能发挥律师的作用。

   

   第六,我在大陆作为出庭律师执业21年的实际经验告诉我:只要中共政权存在一天,绝不可能有法治,不可能有司法公正与正义。例如:2004年7月至2005年2月23日我曾作为七个法轮功当事人的辩护律师,在七个月期间,甚至未能会见到任何一位当事人,尽管法律明文规定:辩护律师有权在提出申请48小时内会见当事人!我曾作为郑恩宠,黄金秋,杨天水,张林,师涛等八名政治良心犯辩护律师,根据中国现行法律没有任何一人构成所谓犯罪,但他们全部被中共操控的法院公然枉法无罪重判六至十二年不等。我还曾代理马亚莲,王水珍,苏州历史文化街区,和烟台历名文化街区等十余起强制拆迁案,无一例外全部败诉。尽管事实,证据和法律完全有利于我的当事人。

   

   第七,中国法院的判决往往是一纸空文,且败诉当事方往往故意拒不执行,若要获得实际执行,必须另外行贿执行庭的法官,否则根本无法实际执行。且法院判决与原告实际损失往往不成比例,中共法律不判决败诉方承担胜诉方律师费用,也没有惩罚性赔偿之说。

   

   中共公检法司统一受中共控制,重大案件经常联合办案,因此根本不存在西方三权分立分权制约的机制。至于环保及消费者权益方面的普通案件,与政治及所有敏感案件,仅有量的区别,没有质的不同。因为法官没有独立审判权,司法腐败,律师法官行贿受贿化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第八,民告官的案件胜诉率非常低,如果有的话,也仅是出于替罪羊的考虑或出于宣传的需要推出一些倒霉的官员而已。

   

   简言之: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流氓暴政,中共独裁控制了一切权力,而且这种权力没有任何有效的外部力量制约之,司法不独立,媒体不自由,党禁报禁言禁网禁严厉,根本没有法治生存的余地。虽然普通刑,民,经济,行政案件,仍有律师辩护的一定空间,但律师往往被迫行贿才有可能胜诉;至于在政治良心案及所有的敏感案件中,根本没有律师辩护的余地,除非律师加强自我保护,不敢真实抗辩,消音低调不向任何媒体及互联网披露案情,否则辩护律师特别是人权律师随时处于秘密政治警察的骚扰监控之下,并随时有可能被党控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或停业甚至被逮捕判刑监禁等处罚。结论乃是:中共极权暴政一日不灭亡,中国人民的深重苦难绝对不止!

   

   

   2010年10月10日

(2012/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