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藏人主张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少江
   
   
   
     薄熙來黯然下台,與本來唾手可得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職務失之交臂,不僅使中國毛式復辟派如喪考妣,同時也使得西方那些親中共領導集團的「學者」、「顧問」們倍感尷尬。他們的尷尬是因為事件的發展再次地證明了多年來他們關於中國政治、經濟形勢發展的預測謬誤百出。那些預測不僅在理論上完全站不住腳,而且帶有過於濃厚的投機色彩。
   
   
   
     中共政治權力交接依然無序
   
   
   
     首先被薄熙來事件證偽的是不少西方專家們對中國政治權力交接制度的樂觀判斷。近些年來,不斷地有西方學者發表文章,認為在毛澤東、鄧小平等政治強人之後,通過江澤民、胡錦濤等兩代領導人的努力,中國已經建立了一套穩定有序的權力更迭制度。在他們看來,這套制度是所有其他的一黨專制的國家所沒有的,是中國集權制度長期延續的一個保障。
   
   
   
     薄熙來事件證明,中國目前的權力更迭與所有歷史上和現存的一黨專制國家並無不同。在這種制度下,最高權力的分配完全是黑箱操作。不僅普通的「公民」們無法知道真相,即使是執政黨黨章規定的最高權力機構的成員─中央委員們和中央政治局委員們也無權問津。甚至作為政治局委員的薄熙來,他的政治命運也只能任由他人把弄。這一點很像古今中外所有黑社會組織的權力更迭。
   
   
   
     中國需要兩黨制或者多黨制
   
   
   
     薄熙來在十八大前以非常傳統的黨內權力鬥爭失敗者的方式下台,顯然是中共的人事更迭的一部分。他的下台方式如此的突兀,如此地出乎大多數中國和西方分析家們的預料之外。不僅如此,薄熙來事件見諸媒體之後,整個北京官場傳言四起,連中共最高層都劍拔弩張,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中共政治權力交接的無序。
   
   
   
     被薄熙來事件證偽的另一個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們的觀點是:中國並不需要兩黨制或者多黨制。他們近來不斷地闡述一個理論,民主國家通過普選來更換執政黨,通過更換執政黨來更換政策。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層可以用自己的獨特方式進行政策的更換。還有人將這一理論進一步發揮,認為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已經允許不同路線在黨內競爭,這一競爭不僅能有效地挑選適當的路線,也會產生最有能力的領導人。
   
   
   
     有的人甚至更形象地將毛澤東、胡錦濤的路線稱之為中國的「民主黨的路線」,這一路線傾向保護窮人;而將鄧小平、江澤民的路線稱之為「共和黨的路線」這一路線傾向保護富人。在他們看來,這兩種路線在中國的交替進行得十分順利和有效。這種中國特色的政策調整,與西方的普選制度比較起來,不僅更有效率,而且成本更加低廉。有的甚至不惜將中國的制度抬高到政治制度創新的高度。
   
   
   
     不錯,任何集權制度也都必須有政策調整,但是這種政策調整的成本比起民主制度下的調整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例如,毛澤東錯誤路線施行了整整三十年,耗費了數以千萬計的普通民眾的生命,直到這一條路線實在走不下去了,才不得不進行羞羞答答的調整。自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期以來,中國的政治、經濟路線談不上有什麼根本性的調整,整個中國的社會矛盾正在不斷地累積。
   
   
   
     再次證明集權制度逆向淘汰機制
   
   
   
     而薄熙來事件則進一步證明,中國的執政黨內是不允許有與中央最高領導層不同的政治路線存在的;那種希望在局部地區試行不同的政治路線,並且希望以此來挑戰最高領導的權威的做法是絕對不會被允許的。
   
   
   
     談到執政能力,中國共產黨高層領導人過去二十多年的經歷基本上是公眾信息。做一個客觀的比較,薄熙來的領導能力,無論是形成路線的能力,與基層民眾進行溝通的能力,還是通過行政系統貫徹政策的能力在如今的共產黨領導人中都是翹楚。他的失敗,恰恰證明了這個黨在挑選領導人的時候,能力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集權制度的逆向淘汰機制再一次得到了證明。
   
   
   
     西方中國專家們的無知,除了他們對中國的社會、政治的瞭解過於膚淺之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些「中國專家」們的投機心態。一方面,他們吃的是中國飯,常常情不自禁地通過美化自己的研究對象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另一方面,中國的腐敗影響至深至廣,不少西方的「中國專家」依靠吹捧集權制度可以向中國政府領取可觀的賞錢。薄熙來下台了,但是那些靠向中國集權制度領賞生存的「中國專家」們還會繼續他們的營生。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20/select/320sel07.html
(2012/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